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老兩口從不會寫信到當寫作人

2020-06-06

「上大學時,很多人最盼望的就是收到家書,可每次收到父親寫給我的信時,總是有些失落,因為他每次最多就能寫出一張稿紙的三分之一來。」林超然說。

林超然的父親林修文雖當過鄉堛漱p學老師,但自己卻從小就害怕作文。十年前,林修文患過腦血栓,之後左半個身子就再不靈便。但看到孩子們搞的公眾號受到越來越多人的喜愛時,他也在75歲高齡開始嘗試寫作。採訪時,老父親基本沒有說話,但能感受到他對家的熱愛,對文學的嚮往。林超然說:「父親現在也很勤奮,不肯落在別人後面,所寫的都是人生經驗,現在已有了很多固定的讀者,只一句『我們上學的路上會有狼』就吸引了不少粉絲。」

林超然的母親孫守雲更為傳奇,只有小學一年級的教育水平,結婚後甚至有很長時間沒人叫過她的名字,「老林大嫂」、「老林大奶」等等成為了她的代名詞。但從寫作開始,她終於又找回了自己的名字。

採訪中,孫守雲回憶了婚後不久的那段時光,她說:「丈夫當兵時我們只能求人寫信,經常找不到合適的人,有些話也不方便說,我就自己開始學寫信,當時身邊還有很多人嘲笑我,說一年級文化還能寫信?」

每天早晨上工前,二十幾歲的孫守雲提前起床在煤油燈下抄寫漢字,從每天50個到每天100個,一個月左右就練會了2,000多字,她的第一封家信足足寫了三頁,讓中專畢業的丈夫又驚又喜。後來左鄰右舍的人也都來找她代寫書信。

孫守雲晚年在林超然的引導下所進行的歲月敘事,既是百姓故事,也是中國故事。老人家的文章也被網友們評價說接地氣,極具草根性,甚至有大學和中學把她的作品當作寫作教學的範文。

許多個清晨或黃昏,兩位老人家端坐桌前,時而構思發呆,時而揮毫潑墨。這一幕,讓晚輩們都不好意思懶惰不寫了。前不久,兩位老人家領銜的「林修文、孫守雲家庭」,被評選為黑龍江省2020年度「最美家庭」。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