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黑暴回望】設施毀壞易修 社會撕裂難補

2020-06-15

建制議員痛斥黑暴:開了壞先例 是非黑白混淆 兩極化惡化

黑暴肆虐已逾一年,親歷黑暴分子衝擊立法會大樓的多名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近日接受了香港文匯報訪問。他們對去年黑衣暴徒多次暴力衝擊大樓的情況記憶猶新。今日,雖然大樓的主要部分已經修妥,會議繼續舉行,但整個社會的氣氛已經變得不一樣:社會撕裂,年輕人無視法治精神,暴力及恐怖主義抬頭等等,仍然籠罩蚅雪|以至整個社會。更令人痛心的是攬炒派不斷毒害年輕人,以各種手段向他們灌輸歪理,混淆是非黑白,令社會兩極化越來越嚴重。為了撥亂反正,建制派議員們呼籲大家必須團結,在惡劣的社會氣氛下咬緊牙關、迎難而上,希望讓香港走出困局。 ■香港文匯報記者 鄭治祖

民建聯議員梁志祥:議員間多了隔膜

去年6月12日,黑衣暴徒已連續多日聚集在立法會大樓外,企圖以暴力的手段阻撓議會運作。其間,有7名建制派議員突圍成功進入大樓,做好開會的準備,梁志祥是其中之一。

梁志祥憶述,去年踏入6月初,社會氣氛已變得很緊張,多次發生衝擊立法會大樓的事件。6月12日當日,立法會計劃審議《逃犯條例》的修訂草案,令緊張氣氛進一步升溫。

此前,大批示威者已連續多日在立法會大樓外聚集。由於預計到他們一旦發難,攻勢將十分激烈,他為免在進入立法會大樓時遭示威者挑釁甚至衝擊,故一早就起程到立法會大樓。

當梁志祥乘坐的汽車駛到金鐘一帶時,路旁已有不少示威者,大樓已被包圍,令他及部分議員被迫改從政府總部進入立法會大樓。不久後,其他議員已因圍堵情況嚴重,不得其門而入。連同他自己,當日可以成功進入立法會大樓的議員僅得7人。

他憶述,自己由辦公室的窗口望向街上,只見一大片黑色的人頭,且數目有增無減,形勢十分緊張。大家都擔心其他同事的安全,並不斷了解其他建制派議員如何返回大樓、會否有危險。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到11時立法會開會時間,仍然「毫無動靜」,大家唯有等完又等。最後,會議還是在大樓被暴力圍堵衝擊下被迫取消。

去年6月12日,立法會大樓幸保不失,但萬料不到在去年7月1日慶祝香港回歸祖國紀念日,暴徒竟闖入大樓並大肆破壞。梁志祥直言,自己在大樓被破壞後返回大樓,當下即時呆住了,感覺自己到了一個戰後的廢墟,並回憶起自己在2012年成功當選、初到立法會大樓辦公時,感受到大樓莊嚴的氣氛,還注意到議員入口擺設了很多藝術作品,但這一切被暴徒破壞到一件也不留。除了唏噓,實不懂應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雖然已事隔一年,但他對當日發生的暴力事件仍歷歷在目。一年過去,大樓的維修工作仍在進行,基本設施雖已回復正常,但當日的氣派已不復再。隨之而來的,是不同意見的議員因社會撕裂而變得有所避忌,人與人之間多了一層隔膜,這是當初預料不到的。

金融界議員陳振英:香港已不再安全

去年6月12日,陳振英是另一名成功進入立法會大樓的建制派議員。他坦言,去年6月開始所發生的連串事件,打破了大家一貫以來的想法:曾被全世界公認為十分安全的香港,竟變得極不安全,特別是莊嚴的立法機關立法會大樓竟在一天內就被暴徒徹底破壞。其後,身為中銀員工的他幾乎每晚都看到各區的中銀分行、櫃員機被破壞、縱火,心情實難以形容。

陳振英憶述,去年6月12日,自己被困在立法會大樓內,感受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到去年7月1日暴徒攻入大樓、大肆破壞,自己其後返回大樓點算損失,感到的是心痛:大樓不但是自己工作的地方,所有設施,一分一毫都來自公帑,「是否要如此浪費呢?」

立法會大樓受到嚴重破壞,數個月內無法運作,議員也被迫提早休假,令已經繁重的立法相關工作進一步堆積如山,需要協助的市民被迫等完再等,令陳振英感到無奈及更不開心。

大樓的門窗被打破,更打破彼此互信關係。陳振英說,過去一年,無論議會內外都被暴力的陰影籠罩。黑暴肆虐,公物受到嚴重破壞,市民更隨時遭到私刑,這一幕幕血淋淋畫面,相信所有人都不會忘記。近期,由於新冠肺炎疫情的關係,黑暴的規模稍為緩和,但仍不時發生駭人聽聞的暴力事件:有市民被動私刑而成為「血人」、「火人」。

陳振英直言,立法會大樓目前仍被大水馬重重包圍,反映大樓仍然處於高危的狀態,被衝擊危險仍然存在。同時,會議廳內的暴力惡行亦不斷升級,兩極化情況越來越嚴重,相信未來一段時間都難得安寧。

財務委員會主席陳健波:港核心價值盡毀

去年6月初,社會上開始出現大型遊行示威,陳健波坦言,大家當時都沒有預計到,遊行示威會演變成一場又一場的大型暴亂,對香港造成開埠以來最惡劣的破壞:不單各項公共設施等實物遭破壞,更令人痛心是攬炒派持續毒害年輕人,通過各種手段向他們灌輸歪理,混淆是非黑白,令年輕一代以至整體社會都變得傷痕纍纍。

去年,立法會大樓連續多次遭暴力衝擊,暴徒肆無忌憚地大肆破壞大樓內的設施。陳健波說,議會大樓受到破壞而無法正常運作,導致很多涉及民生、經濟等必須處理的事項都因為某些人的政治立場或訴求,最終伴隨破爛的議會被迫停滯數月,沉重及不必要的代價就由全體港人一起承擔。

陳健波直言,被破壞的大樓可以修復,但法治精神、社會制度、人與人之間的尊重等這些香港賴以成功、自豪的核心價值,竟在短短數月內被徹底破壞,特別是年輕人竟將暴力視為「理所當然」,無法無天,令人心痛。

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溫和示威難復再

葉劉淑儀表示,黑暴大肆破壞立法會大樓,正式揭開了黑暴橫行的序幕。過往,示威者即使衝擊一般都相對溫和,但自去年6月開始,有人發起有計劃、有規模的破壞,黑暴分子更越來越大膽,不但破壞立法會大樓,更圍堵警察總部、公然挑釁執法部門,更衝擊香港中聯辦,絕非一般的遊行示威,而是近乎恐怖主義的行為,相信背後一定有大台指揮。

她憶述,去年在立法會大樓外發生的衝擊一次比一次暴力,想不到暴徒在去年7月1日衝入立法會大樓,更大肆破壞,幸未波及其議員辦事處,未造成更嚴重的損失。雖然如此,眼見自己往常參與會議的樓層,被破壞得體無完膚,有如一片廢墟,令人心痛,並慨嘆全世界的立法議會,都不曾遭到如此嚴重的破壞。

工聯會議員郭偉L:民生經濟同遭殃

回看修例風波,郭偉L最大的感觸,是在修例的過程中,特區政府和建制派已盡了很大的努力,但想不到被一些別有用心者不斷扭曲、抹黑,加上外部勢力推波助瀾,更出力煽風點火,引爆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黑暴風潮,至今仍然擾亂香港社會,民生及經濟同樣遭殃。

他對立法會大樓去年被大肆破壞當然感到可惜,但最令人唏噓的,是由這一次衝擊開始,激進暴力橫行,一切令香港得以安定繁榮的制度完全被摧毀,甚至衍生恐怖主義抬頭。在未來一段時間內,政治氣氛對建制仍然不利,大家都必須咬緊牙關撐下去。

經民聯議員梁美芬:須努力撥亂反正

梁美芬形容,去年6月立法會大樓被衝擊,標誌茪@系列暴力、攬炒、破壞的開始,包括暴徒在去年7月1日強行闖入立法會大樓大肆破壞,其後暴徒的襲擊行動不斷升級,發生了一場又一場血腥暴力的場面,不單打爛了很多公共設施,更打爛了不少港人的心,和大家一直致力努力維繫的法治精神。

她憶述自己去年7月1日後回到議會時,「立法會秘書處安排議員返回大樓查核損失,但看到立法會被破壞的情況,心底不禁要問:立法會大樓做錯了什麼?可以打得如此稀爛,守法精神去了哪堙H當時真的想哭。」往後的黑暴事件,全社會都耳聞目睹,令人既憂慮又傷心。

由於立法會大樓被毀,平日議員在大樓內接受傳媒訪問的位置都沒有了,被迫在大樓外街邊放置臨時的「咪兜位」,但每當建制派議員欲走近咪兜位講話時,都會受到很多不知名者以粗言穢語指罵,甚至霸佔咪兜位置阻撓發言等。

經歷了這麼長的黑暴衝擊,梁美芬坦言社會已嚴重分化,要撥亂反正,就需要大家付出更大的努力,由各方面及不同層次盡力撥亂反正。

自由黨議員邵家輝:推港淪「黑暗時代」

邵家輝批評,攬炒派去年將香港拉入一個「黑暗時代」。回想去年6月12日當日,自己與一眾議員被安排在一個安全的地方,準備返回立法會大樓,但最終亦未能成事。去年7月1日,立法會大樓更受到嚴重破壞,自己事後返回大樓善後時,看到每天經過的會議廳、議員休息室等位置有如戰後的廢墟般,「令人難以想像。」

他說,自己當時還未想過暴力衝擊蔓延到全港多個地區,市民可以隨時被「私刑」對待、正常生活受到打擊。過去一年,大家過得並不容易,社會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希望大家不要再糾纏在泥沼中,而是要團結一致,一起走出困境,「正所謂不進則退,面對外圍環境的競爭及挑戰,依靠的是大家全力以赴。」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