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專題 > 正文

抗疫之路企業篇:董事長王煜:備戰苦日子 年內增七飛機

2020-07-27
■ 春秋航空董事長王煜。 香港文匯報上海傳真■ 春秋航空董事長王煜。 香港文匯報上海傳真

新冠疫情攪局全球經濟,尤以航空、旅遊業首當其衝,旗下同時擁有內地最大廉航及最具規模旅行社之一的春秋航空也不例外。春秋航空董事長王煜接受香港文匯報專訪時坦言,由於疫情反覆,預想中的暑期遊高峰並未到來;加之全球範圍的不明朗,航空、旅遊業可能會過好幾年緊日子、苦日子,要做好「持久戰」的準備。但他說公司不會減慢發展速度,即便眼下不少航空公司退掉飛機訂單,春秋今年仍會引進7架飛機,「只要我們比別的公司過得好,就不會擔心,因為市場總有一天會復甦。」■香港文匯報記者 章蘿蘭 上海報道

「新冠肺炎疫情如晴天霹靂,市場急轉直下。此後光機票就退了141萬張,春秋國旅亦退了25萬遊客,原先最賺錢的時間段,轉眼變成了最虧錢,公司遭遇的挑戰和壓力可謂相當巨大。」王煜回憶,今年春運前期,市場形勢原本一片大好,春秋航空亦鉚足勁道決戰黃金旺季,春運最高峰時,一日淨利最高達到2,700萬元(人民幣,下同),平均下來每日可淨賺2,300萬元,但一場疫情令公司由盈由虧。春秋航空第一季度實現營業收入23.84億元,同比下滑34.5%;期內虧損2.27億元,上年同期為盈利4.75億元。

一旦停擺 每天燒二千萬

在風雨飄零的市場中,航空業真的是「傷不起」,由於供給剛性穩定,需求卻波動很大,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受到顯著影響,遑論如黑天鵝般的新冠。王煜為記者算了一筆賬,在最壞的情境下,一旦春秋航空的飛機全部停擺,不計人工成本,僅算上租賃、折舊等等固定費用,每天就有2,000多萬元付之東流, 一個月下來就是6億。

據王煜所言,當時首當其衝就是要保證資金鏈,進一步拓展融資渠道。所幸很快就搬來了「援兵」,工行僅用3日時間審批就提供給公司10億貸款;之後公司又獲得了50億元的發債額度,作為儲備「彈藥」以備不時之需;國家支持政策亦迅速到位,例如民航局就為春秋航空減免了近2億元民航發展基金。

公司高管半年零薪酬

其餘「自救」措施也緊急上馬。除了根據疫情及時調整航班,盡可能減少損失外,成本控制也是重點。於是公司高層主動提出降薪、甚至零薪。迄今為止,包括王煜在內的公司高管已經是第6個月零薪酬,其餘部門經理以上管理層在實行3個月零薪後,現在亦只拿半薪。

當時業界普遍預計,日子雖然難捱,但疫情頂多也就持續兩三個月,最晚到端午節應該可以撥雲見日。其間隨茯戔”勳惆得階段性成果,5月開始國內航空市場的確漸漸恢復元氣,春秋航空還乘勢一口氣新增、復航了47條國內航線。直至北京新發地疫情爆發,市場形勢又急轉直下。王煜直言,6月中旬之後的退票潮,一度幾乎堪比今年1月的春運。

暑期一直是航空、旅遊旺季,今年原本同樣被寄予厚望。但王煜坦言,日前北京疫情反覆,對暑期遊影響還是很大,雖然整體市場要好於6月,但距離預期還差得很遠。而內地不少學校亦明文通知,要求家長在暑期內不要為學生安排跨省長途旅行,若因其餘事項不得不離開當地,則需向學校報備,返程後必須隔離兩周。

儘管航空和旅遊市場仍有寒意,今冬疫情是否會捲土重來難以預料,但王煜堅信,長期看,中國的廉航和旅遊市場仍深具發展潛力。他說,已做好「過幾年緊日子、苦日子」的打算,但當下的困境不會改變春秋的發展及擴張的步伐。

深信市場總有一日復甦

「春秋航空現在擁有102架飛機,今年還將引進約7架。」王煜說,現在很多航空公司都在想方設法推掉原先的飛機訂單,但春秋航空不會這樣做,「我們還在發展時期,就算效益有所下降,那是因為全行業都處於寒冬,只要我們比別的公司過得好,就不會擔心,因為市場總有一天會復甦。」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