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老行尊「小新阿媽」訴配音世界樂與苦 譚淑英忙碌繁盛時代 唏噓冰雪現狀

2020-09-25
■譚淑英投身配音行業已四十多年。■譚淑英投身配音行業已四十多年。

自有聲電影出現以來,配音員這項工作便在這工業流程中佔據蚆|足輕重的位置。早期的電影無法現場收音,靠的都是後期添加上對白的音軌,在香港電影史上,配音更是為不諳粵語的演員提供了成為影視業一分子的先決條件。然而,遑論代表香港電影榮譽的金像獎並不為其鋪出一塊讚譽磚,配音演員們如今的生態環境,就連日常生計亦難以滿足。譚淑英投身這個行業已長達四十多年,作品橫跨不同年紀、性別,《蠟筆小新》中的小新阿媽野原美h、《還珠格格》中的太后等等角色都叫人牢記,譚淑英卻在快將退休的年紀說出一聲:「這份工作讓我沒有安全感。」■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 胡茜

譚淑英多年前便開始茪漶u轉行」,以教授配音技巧為主業,但她對市面上眾多訓練課程感到擔憂:「很多地方都會以提供工作機會作為招攬學生的噱頭,但我不會這樣,因為會誤導想入行的年輕人。」她以糾正港人說話的「懶音」為重點,建立了屬於自己的一套教學方式。

近日,香港圖書館開啟工作坊,邀請譚淑英作為導師,講解如何以廣播劇形式演繹故事,她說:「我希望用配音的技巧去教家長,讓他們盡量在講故事的過程中參與親子活動。怎麼樣用聲音去吸引小朋友的注意力?故事書中有很多人物,如果只用一把聲音,就很沒有趣味,用聲音去扮演故事中的角色,甚至用小道具去將故事中的場景模擬出來。當然這很需要家長的誠意,要用相當的耐心。」她認為家長對於小朋友的陪伴與她的配音世界有一個共通點,便是「先付出,後成就」,「其實小朋友需要大人去講故事的時光是很短暫的,沒有付出,便沒有好的成果。」

配音並非刻板朗讀演繹

《蠟筆小新》這套卡通風靡的時候,譚淑英已是經驗豐富的配音演員了,主角小新的媽媽美h這個角色,亦是她最廣為人知的「聲音」之一,「有的時候配音會讓人感動,但為《蠟筆小新》配音的時候,所有人都會抱茖{子哈哈大笑。」有別於坊間對他們的想像,配音演員並不是單純地對蚑Z子去念,「其實《蠟筆小新》是拍給成人看的卡通,所以很多時候對白是需要一邊配一邊改的。」一直到現在,譚淑英仍然持續在為這個角色詮釋更新作品,「但觀眾可能想像不到,我和『小新』其實從來沒有見過面。」在配音的世界堙A時間就是成本,他們必須在有限的環境和條件中,實現作品的完整度。

《機靈小和尚》中一休的母親也是讓譚淑英動容的角色,「雖然我當時只是新人,但真的會配到『眼濕濕』。」在她心堙A一個角色有能夠讓自己動容的地方,是會讓配音演員傾注更多的情感,實現角色真正的聲音價值的。然而,並非所有的作品都能夠有時間讓她們有所感受,「有時人手少,時間不夠,一部劇中我甚至需要跨越十二歲、十六歲、十八歲的少年,再兼配老人的角色,聲音無法變化太大,只好在性格上去分別他們的特點。」譚淑英解釋道,對配音演員來說,「兼角」是稀鬆平常的事情,即使在一部劇中「擔正」,亦不會少了兼角的職責。

懵懂入行恍知天資在此

四十餘年前,中學都尚未畢業的譚淑英偶爾見到亞視(當時名為「麗的電視」)的一則招募廣告,為電視台尋覓演藝與配音人才,她便動了心思,想去試一試。很快,她約了兩個交好的女同學一同前去報名,但這一去,便將三人日後的命運改了一下。「現在仍然和這兩個同學有聯繫,其中一個後來做了女警,」譚淑英開玩笑道,「如果我也去做女警,現在也和她一樣在咬長糧(領退休金)。」

命運當然沒有如果,譚淑英至今對於自己是不是有配音天賦這件事,說不上特別肯定,「但我會在現在教別人的時候,試茈h對比一下,看看自己是什麼樣程度的學生。」這麼代入一下,她還是頗有自信:「我想當初的我還是算優秀那種級別的。」事實上,當初電視台招募培訓,逾千人中間,僅選出來了包括譚淑英在內的十幾人參與當年的培訓,足以見得她聲音的先天資本,是吃這碗飯的材料。

譚淑英是泡在電視劇堛齯j的,那個年代的孩子娛樂匱乏,看電視便算得上是課後頂好的消遣了。儘管同在一個屋簷下看電視,譚淑英卻和別人不一樣,「那個時候的電視劇對白都是配音的,而配音演員的名字並不出現在演職員表堙A」和家人一同觀看,她卻對聲音留下了很深的記印,「我那時候便可以分辨不同配音演員的聲音,知道哪些角色是同一個人配音的。」當時不足為意的小細節,日後的譚淑英回憶起來,卻感受到了天資的奧妙。

從熱愛到漸失安全感

譚淑英在香港影視業最繁盛的時代入行,最忙的時候,配音演員們完成電視台的工作後,再四散去各個製作公司為電影配音,連軸到半夜三點,隔天早上九點又再回去電視台。有時候,譚淑英聽到起床的鬧鐘響起,整個身體都會抗拒,「那時候的工作量是需要想辦法去推掉的,否則根本吃不消。」

但是很快,這樣的時光隨茖視將配音工作外判後,逐漸有了變化。入行時間早,對配音工作很快游刃有餘的譚淑英便成為了「領班」,所謂領班,並非只是因為經驗豐富而得到的一個頭銜,大到對劇本中對白的推敲,小到配音演員分配哪些角色,都歸領班管。「那時候我們是叫作『守尾門』,是要對所有事情負責,名字錯了、年份錯了,甚至劇本將劇情表達得不好,我們都有責任要去『執』。」

「當時的收入是沒有保障的,我亦勸人如果沒有『儲備』,便不要加入這個行業,因為幾個月才收到酬勞是很正常的事情。」這份原先自己非常熱愛的工作,由於經濟上缺乏穩定性,使譚淑英越發沒有安全感起來。而儘管彼時收入不算穩定,但工作量仍然龐大。隨蚍v視業逐漸走向夕陽,配音演員很難僅僅靠這一份本職去維持生計,譚淑英用「時移世易」四字去形容影視業的冰天雪地,憶起當年的「甜蜜負擔」,她不免對現況感到唏噓,說:「影視這一行的無名英雄太多了,有時配音演員甚至在工作人員名單的字幕上連個名字都沒有。」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