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寧夏首位登頂珠峰女性 蔡艷娟:山的召喚 心之使然

2020-10-02
■蔡艷娟(右)和隊友在珠峰頂。■蔡艷娟(右)和隊友在珠峰頂。

人到中年的女人,會有什麼夢想?41歲的寧夏女子蔡艷娟找到並實現了目標-翻越一座遙不可及的高山,讓寧夏的「馬蘭花」綻放在雪山之巔。5月28日10時,歷經7天艱難險阻,克服左眼視力模糊、恐高、左腿麻木等困難,蔡艷娟成為寧夏第一位成功登頂珠穆朗瑪峰的女性。日前,蔡艷娟在銀川,香港文匯報記者電話採訪了她。提及登頂,她意味深長地說:「感謝珠峰接納了我。」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王尚勇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準備

蔡艷娟來自寧夏永寧縣的一個普通農民家庭。從寧夏高校畢業後,她從事建築行業,找項目、趕工程、催賬款......高強度的工作時常壓得蔡艷娟喘不過氣來。一次偶然的機會,朋友建議她通過登山來釋放壓力。

「真的管用!」登上寧夏賀蘭山頂峰,高喊幾嗓子後,一切煩惱隨茈梮傍あV遠方,蔡艷娟的心情瞬間好到極點。在一次次徒步、登山的過程中,蔡艷娟不僅緩解了壓力,還強健了體魄,甚至連恐高症也有所好轉。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高山。」2015年,蔡艷娟在無後援狀態下,駕車進入大雪冰封的青藏線,抵達西藏墨脫。當年5月,她成功登頂海拔5,117米的曲登嘎布雪山。成功攀登第一座雪山後,蔡艷娟「一發不可收拾」,徹底迷戀上登山。「朋友說我『中』了白『毒』,喜歡所有的雪山。」在之後的5年時間,蔡艷娟相繼登頂海拔6,168米的雀兒山主峰、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海拔8,163米的世界第8高峰--馬納斯魯峰。幾次成功登頂讓蔡艷娟對自己愈發有信心,她堅持跑步、爬山、做體能訓練,每年還到四姑娘山參加中國登山協會組織的攀登技巧訓練,了解冰岩混合線路,熟練掌握上升器、主鎖、繩結、高山靴等器械的運用。一切都是為了終極目標而做準備。

今年3月,蔡艷娟加入由19名民間登山愛好者組成的雅拉香波珠峰登山隊,準備從北坡攀登珠峰。聽聞蔡艷娟要攀登珠峰,朋友們紛紛發出質疑聲。「有人說我是在找死,有人覺得我不管兩個孩子,太不負責,總之同意的沒幾個。」蔡艷娟說。但在她自己看來,真正懂她的人太少。「不是所有人都適合攀登珠峰。」蔡艷娟告訴記者,並非體力好就能爬雪山,她的一位朋友平日體力非常好,甚至能一路小跑茪W山,但是在缺氧、高寒的雪山面前,這位朋友卻出現嘔吐等不良反應。

多次成功的攀登經歷,讓蔡艷娟愈發珍惜自己的天賦和潛能:「或許我是那個被雪山眷顧的人。」「孩子同意你爬珠峰麼?」記者不禁問。蔡艷娟有兩個孩子,老大13歲,老二僅9歲。「平時我會潛移默化地給他們傳遞登山的益處,他們是支持的。我更希望孩子成年後,會以我的這些經歷為榜樣,從登山中學會堅韌、細心、寬容。」

衝頂

攀登前,蔡艷娟進行了「魔鬼式訓練」,除了每天必須堅持的徒步、慢跑之外,每周進行一次2萬米跑步,每半個月負重15公斤,到寧夏賀蘭山進行徒步拉練。此外,每天早晚做引體向上、俯臥撐等運動。到達日喀則後,蔡艷娟在珠峰大本營與海拔6,500米的前進營地之間又進行40多天拉練,目的是不斷提升適應高原反應的能力。

登山,亦需要天時地利人和。每年5月,是寶貴的珠峰登頂的窗口期。蔡艷娟笑蚖﹛A自己運氣很棒,這次遇到了好天氣。5月21日10時,迎虓x陽,蔡艷娟從海拔5,200米的大本營出發,開始正式攀登。然而出發後不久,她行動緩慢、步履艱難。原來在過渡營地沒有穿羽絨服,蔡艷娟受涼了。所幸1小時後渾身被汗水濕透,感冒居然奇跡般地好了。22日下午,蔡艷娟到達海拔6,500米的前進營地。25日,向海拔7,028米的C1營地進發。此時,不少隊員開始吸氧,但體能好、適應性強的蔡艷娟進行了4個小時的無氧攀登。

休整期間,蔡艷娟極少說話,確保自己盡快恢復體力。在高海拔下,人的腸胃也會發生反應,蔡艷娟一度沒有食慾,甚至看到食物會噁心、嘔吐。「不吃東西就會掉隊,意味茤騉鞳I」嚮導的話一遍遍迴盪在蔡艷娟耳邊。蔡艷娟忍虒z胃的翻山倒海,拚命往嘴媔諨鼓哄C26日,蔡艷娟和隊員經過大風口,到達海拔7,790米的C2營地。27日15時,抵達海拔8,300米的C3突擊營地,準備衝頂。

攀登的過程中,最深刻的印象有哪些?「人間仙境,步步成景。真的是身在『地獄』,眼在『天堂』。」蔡艷娟如是回答。但蔡艷娟沒有拍照。在她看來,對大自然的敬畏與尊重,沉澱在攀登的每一步堙C「不能過多迷戀美景,否則會分心,萬一腳下一滑就要墜入懸崖。」作為世界第一高峰,珠峰的極高海拔、缺氧、大風、極寒以及複雜的攀登地形,對每一位登山者都是非常嚴峻的考驗。在8,000米之上的衝頂之路,蔡艷娟遇到了莫大的困難。

登頂

28日2時17分,蔡艷娟從突擊營地出發。夜間靠虓L弱的燈光行進在懸崖峭壁上,難度可想而知。行至海拔8,550米左右的第一台階之後,風雪交加,蔡艷娟感覺左腿、左腳開始發麻,雪渣一個勁兒往眼睛灌,左眼視力也模糊了。蔡艷娟的步伐慢了起來,心中生起一陣恐懼。「左腳會不會凍壞了?」「萬一踩空怎麼辦?」隨荇拔增加,嚴寒、高反、缺氧等問題接踵而至,蔡艷娟的左腳使不上勁兒,步伐逐漸緩慢。讓她最為擔心的是,恐高症也隨之而來。她不敢往下看,她在心堿餖拷荂C

有沒有想過放棄?「沒有,前面付出那麼多努力,豈能輕易言敗。」電話那頭,蔡艷娟的聲音堅定。在攀登過程中,生死只是分秒之間的事。不過也正因為經歷過生死,蔡艷娟直言,如今她更加珍惜生命、感恩生活。

蔡艷娟回憶,也記不得走了多久,從星空當頭爬到旭日初升,再到烈日當空,5月28日10時,歷經7天險象環生,她成功登頂珠峰!站在珠峰最高處那一刻,這個表面看似堅強的女子再也抑制不住內心感受,將所有的情緒化為淚水,灑在世界之巔。「經歷那麼多險阻,無人能訴,無人分擔,一切只能靠自己。不是我征服、戰勝了珠峰,而是珠峰接納、眷顧我。」談到這堙A蔡艷娟的聲音有些哽咽,「在大自然面前,我們很渺小,再強大的人也別想茈h征服、對抗自然,只有懷虓q畏之心,大自然才能包容我們。」蔡艷娟說。

在蔡艷娟看來,下山的難度遠遠大於上山。「十個腳指頭都磨破了,每走一步,鑽心般疼。還有恐高症,我根本不敢往下看。」蔡艷娟說,身體的不適,讓她在下山時走得異常緩慢。其間,她還看到兩具遇難者遺體,恐懼再次瀰漫心頭。「上山易下山難。不能沉溺於登頂的喜悅,而是要慎終如始,走好每一步路,如果稍不留意,我將重蹈覆轍。」19公里的路,蔡艷娟走了整整8個小時。待回到大本營,蔡艷娟雙腳血肉模糊,腳後跟也磨了一個洞。蔡艷娟告訴記者,這次登峰共19人參加,1人中途放棄,3人因病放棄,最後成功登頂15人。作為15個幸運兒的一員,蔡艷娟總結成功的秘訣-登山的本質是人與自然的對話,在聖潔的雪山面前,任何急功近利的行為都會被摒棄。感恩珠穆朗瑪峰,接納了攀登的人們,讓眾人一覽它的真容。

成功登頂後,蔡艷娟的朋友閆東華賦詞一首《天仙子-色林錯登頂珠峰有感》贈予她:「珠峰凌雲九霄外,飛鳥欲渡不得過。塞上女兒多奇志,臥堅冰,戰嚴寒,蓬頭垢面又如何!四十天堜埣m苦,八千米處生死間。誰言巾幗非英豪,迎狂風,走峭壁,且看紅裝耀雪山。」

這是山的召喚,更是心之使然。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