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特區司法獨立的反思(上)

2020-10-13

黃國恩 執業律師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法治是香港重要的基石。法治意味茠懋|上每個人都受到法律的約束,包括行政官員、立法者和法官,不管你的社會地位高低,上至特首,下至販夫走卒,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要做到這一點,獨立的司法審判是不可或缺的,所有案件的審判皆以法律為準繩,做到不偏不倚,公正無私,不受任何外力的干擾。一直以來,香港的法治與司法獨立都有茖}好的聲譽,表現卓越。

但是世界上並沒有完美的制度,如何良好的制度也有其缺點,所以任何制度都要有自我完善的能力,並要與時並進,否則,不斷緬懷自身良好的過去,抱殘守缺,拒絕改革,缺乏問責、缺乏監察,權力不受制約,制度只會趨向腐敗,最後將導致制度的崩潰。

香港的司法制度也不例外,隨荇伅〞滷徽鴃A制度的漏洞慢慢浮現,由於司法機構強調其司法獨立,況且基於對司法獨立的尊重与維護,特區政府對司法機構的監管可以說是零,特區司法機構是純粹自我監管,一切靠自律,因此,處理法官投訴機制完全欠缺透明度,黑箱作業,司法機構是自己人查自己人,不用說,這樣的自我監管百弊叢生。

在國家憲法和基本法規定下,特區政府的行政、立法、司法機構各司其職相互制衡、相互配合、相互監督,司法機構則獨立行使審判權,三者通過行政長官向中央人民政府負責,這就是回歸後特區政府由行政主導的新憲制秩序,其重點是行政主導,讓施政更有效率,但又對行政權力有所制約,防止政府濫權,但這絕對不是什麼「三權分立」。回歸後有人蓄意抗拒中央管治,歪曲行政主導體制,曲解基本法的立法原意,企圖搶奪香港政治體制的話語權,刻意誤導公眾,激化市民與特區政府的對立,放大內地與香港的矛盾,不斷製造事端,阻礙施政,打擊香港經濟,加劇市民對政府的不信任,以達至個人的政治目的,這也是香港回歸以後亂象的根源。

反對派極力鼓吹所謂「三權分立」,曲解司法獨立,把司法政治化,企圖利用司法機構左右特區政府施政,遺憾地,司法機構似乎給人的感覺亦是有意無意中相當配合反對派的意圖。1997年的香港只有一百多宗的司法覆核申請,但去年則上升至接近四千宗,數字升幅驚人,司法覆核制度明顯被濫用!反對派為阻撓政府施政,企圖以司法架空特區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體制,濫用司法覆核制度。

而司法機構在司法獨立的幌子下,不但沒有做好把關的工作,剔除那些瑣碎無聊、沒有法律依據的案件,而且不斷自我擴權,不但大幅增加其受理案件的範圍,更以司法覆核作出越權的違憲審查,基本法根本沒有授予香港法院任何違憲審查的權力,根據國家憲法規定,唯一有違憲審查權的是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例如「吳嘉玲案」一案中特區終審法院認為香港法院對全國人大或人大常委會的立法行為有違憲審查權,直接違反了基本法關於特區法院對國家行為無管轄權的規定。反修例風波期間,香港法院再度越權進行「違憲審查」,竟裁定行政長官引用緊急法訂立的《禁止蒙面規例》違反基本法。 (未完,明日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