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藝粹 > 正文

任正江墨香潤澤自然生命 破繭傳統構築時代繪畫語言

2020-10-20
■任正江在工筆與寫意中,求索出當代花鳥畫的豐富與和諧■任正江在工筆與寫意中,求索出當代花鳥畫的豐富與和諧

在當今中國畫壇,較之人物與山水,寫意花鳥畫的開拓最為艱難。不僅因花鳥形象的千年不變和傳統經典的沉重,更因近代花鳥畫發展前期,齊白石、潘天壽等大師構築起座座難以逾越的高峰。然而,藝術家們對於當代花鳥畫時代語言的探索卻從未停止。其中,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安徽省工筆畫研究會常務理事任正江便是這探索中極富創造性的一位。他創新出中國花鳥畫新的藝術語系,在工筆與寫意、水墨與重彩中,求索出當代花鳥畫的豐富與和諧,將傳統筆墨結構的個性化拓展到一個新的境地。■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趙臣 圖:受訪者供圖

賞任正江的花鳥畫,觀者會被帶入一個清新雅麗的世界,如此親切、如此自然地被喚醒久違的童心和稚趣,使人浮躁的心靈陶冶在一片恬靜與和美之中。任正江的畫如同一座橋樑般,傳達出他對人世間與世無爭和充滿平常心的超然態度。任正江喜歡靜,在他看來,靜能生慧,只有靜下心來才能從紛亂的世界中得到反思。他亦常說,畫畫,急不得,練筆,先要練心境。他向香港文匯報記者介紹,他的每一天,都是從打坐冥想開始。

央美進修令眼界大開

1965年,任正江出生在安徽省天長市一戶普通農民家庭,但他從小就喜歡畫畫。靠茼菑v的不斷鑽研,在1988年的一次偶然機會,他得以進入安徽省滁州書畫院進行系統的繪畫學習。1990年,在滁州書畫院學習兩年後,任正江來到中央美術學院進修。這次進修是任正江真正走上藝術生涯的轉折點,也為他以後的藝術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任正江記得,在中央美院進修的那一年時間,沒有節假日,每天的課程也被排得滿滿的。「那時學校不僅給我們開設了油畫課、國畫課、平面設計課等各類課程,老師們也經常給學生分析最新的國際知名繪畫作品。」那一年在藝術領域接觸到的海量知識,讓任正江現在都受益無窮。而那次在藝術繪畫領域廣泛的學習,也讓任正江成為一名「多面手」。再經過自己的刻苦努力,他不僅擅長花鳥、山水、人物等多個畫種,還在寫意畫、工筆畫等中國畫畫法方面均有造詣。

融古匯今花鳥傳意境

跟大部分畫家一樣,任正江在繪畫之初也經歷過「為形所累」的階段。後來,他開始吸收宋人的古厚深刻,融入元人的淡逸典雅,加入西畫的造型與寫生,在不斷重塑又打破,打破再重塑的創新中,才慢慢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繪畫語言。任正江的作品中,既有文人畫筆墨、章法的影響,也有西畫的痕跡,還有水印木刻和水彩畫的技法。這些技巧、技法在他的藝術創作塈峖角@個有機的綜合體,在他創作過程中不經意間就流露了出來。大概正因為如此,有人認為他的作品不是純粹的中國畫,而這卻正是任正江藝術創作的特色之一,也是當今中國畫走向多元觀念和多樣形式的一種探索與創新。

任正江擅長的畫種很多,但花鳥卻是他最為癡迷的。借助筆下富有情感和生命的花鳥,任正江將自己生活的積累,對人生觀、價值觀的認識,以及對自然思想理解的意境都傳達了出來,沒有絲毫的造作和矯飾。通過他對傳統和西畫技法的吸收改造與融合,使他的花鳥作品在抒情與氣息上與傳統獲得了連接,在視覺空間上獲得了當代感的圖像體驗,並形成了濃厚的抒情風格。借由花鳥,他把水墨和色彩當作表現感情的藝術語言,淋漓盡致地反映出自己的精神風貌和所思所想。也正是因為注入了自己的情感,即便沒有艷麗的色彩,即便只是含蓄的表達,任正江的花鳥畫也顯得格外靈動。

自由表達求雅俗共賞

不論是吸納古今還是融合中外,任正江的繪畫作品始終注重觀眾的審美需求。在他看來,繪畫藝術首先要感動自己,同時亦能感動觀者,這才不失繪畫藝術最本質廣博的意義和價值所在。他希望通過文明的表達,透過「雅」「俗」共賞的境界,使自己的作品具有平民性、現代性和生動性。而任正江真正追求的繪畫語言,是希望自己的藝術作品既有共性,又有個性,傳達自己思想的同時也能激起觀者更多的思考。「正如這些靈動的花鳥,它們就像一座橋樑,架在我與觀者之間。」

然而,任正江的目標卻不止於此。他在繪畫中不斷探討,更希望將寫實畫與抽象畫融為一體,透過抽象畫的創作氛圍去自由表達。他崇敬八大山人可以將自己的家仇國恨完全融入到繪畫中,佩服顏真卿可以透過他的書法將情感表現得淋漓盡致。任正江也在不斷嘗試,很多被他稱為「實驗水墨」的作品還從未公諸於世。任正江坦言,繪畫是思想領域的創作,能通過繪畫作品將自己內心真正的心聲表達出來已是不易,而繪畫藝術的最高境界是擁有真正的藝術話語權,即畫家通過作品表達的思想可得到大眾的普遍認可,這需要極高的藝術造詣,也是自己藝術之路的終生目標。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