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數據生活 > 正文

螞蟻上市觸礁 內地網貸監管成熱話

2020-11-09
■螞蟻「花唄」的分期手續費遠高於銀行。 網上圖片■螞蟻「花唄」的分期手續費遠高於銀行。 網上圖片

螞蟻集團暫緩上市,網貸話題頓成近日內地微博及討論區的熱話。根據內地監管部門的回應,是因為近期有關收緊網絡小貸金融科技監管環境的變化,可能對螞蟻業務結構和盈利模式產生重大影響。近年內地的金融創新、金融科技發展一日千里,令人目不暇給,促進了經濟發展,也對人們的生活帶來很大便利,但也有意見認為由於有部分公司披茯鴠齱B創新的外衣,繞過金融系統的嚴謹監管,以超高槓桿率操作,賺取巨利,卻為社會埋下金融隱患。■香港文匯報記者 岑健樂

內地的網貸平台一度相當泛濫,高峰期曾多達五六千家,但由於亂象叢生,「跑路」、「爆雷」不斷,並嚴重影響到金融秩序和社會穩定,迫使中央出重拳大力整治網貸平台。資料顯示截至今年3月底,內地實際在運營網貸平台只有139家,較去年初大減86%。

投資者8000多億未回收

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今年8月中接受中央電視台訪問時指出,網貸曾經是很嚴重的問題,涉及幾千萬老百姓和出借人,經過兩年多集中整治,可能到年底時專項整治工作就基本結束。他指出,出借人資金有8,000多億元(人民幣,下同)未回收,部分肯定很難收回,但只要有一線希望,都會配合公安等部門追查清收,最大程度償還投資者。他又指,網貸平台從最多時五千至六千家,到6月底時只有29家在運營,反映專項整治工作或年底基本結束,轉入常規監管;金融管理部門持續整治網絡借貸等互聯網金融風險,推動互聯網金融風險市場出清。

除上述網貸平台外,其他的「類網貸平台」,則以螞蟻集團的「花唄」和「借唄」、騰訊微眾銀行的「微粒貸」、京東的「白條」和「金條」等形式,藏身於網絡巨企的身影之下。

以新聞主角螞蟻為例,據其招股文件顯示,佔公司整體收入近40%的微貸科技平台,主要面向未被服務或未被充分服務的消費者及小微經營者群體。從監管部門的回應及連夜推出針對性的措施(《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來看,當局關注的是其通過高槓桿、無抵押的操作可能帶來的金融風險。用重慶前市長黃奇帆日前在外灘金融峰會上的話來說,螞蟻微貸先用自己的錢放貸,再將收到的借據拿去發ABS(資產支持證券),收到錢後又再放貸,再將借條拿去發ABS,收到錢後又再放貸,如此循環,由於市場沒有規定循環多少遍,「花唄、借唄30多億資本金搞到了3,000多億,放大了100倍。」

高槓桿操作令風險加劇

螞蟻的招股書對這個操作直認不諱:公司的業務模式,是不利用自身的資產負債表開展業務,並且不提供擔保。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平台促成的信貸餘額中,由公司的金融機構合作夥伴進行實際放款,或已實現資產證券化的比例,合計約為98%。

換言之,只要螞蟻出2元本金,就可以通過與夥伴合作,使用金融槓桿手段借出100元。這個「放貸、再融資、再放貸、再再融資,再再放貸」的循環,當所有債仔都按時還款,理論上是可以無限循環下去的,但當中一個環節出事,由於槓桿放大了影響,破壞力也是幾何級數的增大,釀成金融風暴,甚至系統性金融危機。韓國2002至2003年的信用卡危機、台灣地區2005至2006年的「雙卡風暴」,與美國2007至2008年的次貸風暴便是前車之鑑。

今時今日,金融科技行業坐擁龐大的客戶群和巨額的資產,從系統穩定性來說越來越重要,同時他們所覆蓋的低收入人群和沒有信用記錄的年輕人,又可能潛伏茪j量風險。

納入監管防「次貸風暴」

此外,金融科技公司還因為造成借款人融資成本實際上攀高而飽受詬病。銀保監會消費者權益保護局局長郭武平最近撰文稱,螞蟻「花唄」與銀行信用卡業務基本相同,但分期手續費高於銀行,實際上是「普而不惠」。有分析認為,如果金融科技公司的壟斷使得銀行的獲客成本提高,就變相提高了給到實體經濟的利率,這也不是監管希望看到的。

為使像螞蟻微貸這類網絡小貸業務更健康發展,螞蟻日後至少或需要達到監管部門針對金融控股公司、即將出台的小額信貸公司的監管要求。未來,螞蟻集團或會進入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的監管框架,需要螞蟻集團進行補齊資本、增加風險準備金等調整,藉以避免出現類似美國次貸風暴的情況。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