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古經今品】管教有方 子女成材

2020-11-16

上一次我們談論過「母教」,今次談談「父教」。

《三字經》說:「竇燕山,有義方。教五子,名俱揚。」這堨略作解釋。竇,粵音「逗」(dau6),普通話音「dwu」,姓氏。燕,粵音「煙」(jin1),普通話音「ygn」,地名,在今北京一帶。竇燕山即竇禹鈞,因他世居燕山府而得名。這四句的意思是,竇禹鈞教育兒子,有正確的方法,他所教出的五個孩子,都揚名於世。竇禹鈞明白,愛子女便要把子女教育好,因此他以身作則,對子女嚴加管教,結果五個兒子都登第為官。《孝經》說:「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中國儒家傳統文化是很積極入世的。有學問、有品德修養的君子,除非處於黑暗政局,否則不宜獨善其身,總以兼善天下為尚。十載寒窗,考科舉,入朝為官,施展抱負,利澤人民,是光宗耀祖的事。

竇禹鈞五子登科,獲尊為父親的典範,因此衍生了「老竇」一詞,成為日後「父親」的美稱。

《三字經》說:「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中國古時師徒間的關係是很密切的,有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老師可以與父親相提並論。那麼,身為「萬世師表」的孔子又怎樣教育兒子孔鯉呢?

據《論語.季氏》所載,孔門弟子陳亢曾問孔鯉:「你有沒有在老師那兒聽到特別的教誨?」孔鯉說:「沒有啊。有一次父親獨自站在庭中,我剛好經過,他問:『你學過《詩》嗎?』我回答說:『未學過。』他說:『不學《詩》,不懂得如何說話。』於是我退下來去學《詩》。另一次,父親也是獨自站在庭中,我剛好經過,他問:『你學過《禮》嗎?』我回答說:『未學過。』他說:『不學《禮》,不懂得如何立身。』於是我退下來去學《禮》。」

陳亢退下,歡喜地說:「我問一句話,得聞三件事,第一是須學《詩》,第二是須學《禮》,第三是君子並不特別私厚自己的兒子。」由此可見,孔子為父為師都很人性化,值得現代父母借鑑。

施仲謀(香港教育大學中國語言學系教授、系主任)

李敬邦(香港教育大學中國語言學系項目主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