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從施政報告看司法改革

2020-11-27

龔靜儀 執業大律師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公布最新施政報告,在「法治」方面提出「公平審訊」和「正當程序」等。根據基本法,司法機關在法治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從而履行其重要的憲制職能。行政長官也強調法官履行職責時,只會以法律條文和法律精神為依歸,不受任何干涉。在現實中,是否所有法官能夠真正做到這個完美的標準?相信普羅市民心中已有定論。既然高院原訟庭周家明法官日前表示,警察投訴科只是屬於「自己人查自己人」, 按此邏輯,司法機構應該接納周家明法官的建議, 之前由總裁判官處理公眾人士對其他裁判官投訴的做法,亦即時取消, 司法機構應並以身作則,馬上引入一個獨立調查法官投訴的新機制。

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提出 ,涉及修例風波的被捕者中,被檢控的2,300多人,大部分案件的司法程序正在進行。對於18歲以下有悔意而非涉及嚴重罪行的被捕人士,警方願意視乎情況考慮採取讓其可改過自新的措施,例如以警司警誡或簽保守行為來處理,但前提是該未成年人士需承認他犯錯的行為。

綜觀法院處理涉及修例風波的案件,入罪率偏低。 實際上,在不少案件中,被告脫罪之餘,還成功申請到訟費。要是這些案件可用簽保守行為方式處理,控方可以不用「冒險」,起碼可以令被告要守一段時間的簽保令,總比被告成功在審訊後脫罪、最後兼得訟費、還指責警方濫捕及律政司濫告理想得多! 當然,這只是一個消極的下策,但也不失為一個「積極地消極」的權宜之計, 尤其是在今時今日的特區政府根本尚未有推行司法改革的決心和勇氣之時。

從最積極的一面來看, 律政司應增加人手,密切注意、跟進及分析每宗經審訊後被裁定罪名不成立的案件,只要該案具有一定程度的上訴成功理據,必須就被告之脫罪進行上訴。的而且確,很多修例風波的案件的脫罪判決,已引起社會人士的廣泛不滿,且更是有理有據, 很多市民也對香港的司法質素, 存在茪ㄓ祧頨獺C

更甚者,儘管部分案件的確鐵證如山、證據確鑿 ,但法庭仍以「疑點利益,歸於被告」,放生被告。 這到底是普通法成功之處,還是一個容許司法人員濫用酌情權的嚴重法律漏洞? 相信廣大市民也心中有數!

不管如何,可以替這些情況進行實質把關的, 便只有律政司。要覆核每宗審訊案件,揀選出判決不公的脫罪案件進行上訴,特區政府需要投放的資源是很巨大的。 不過,為了維護社會的法律公義,這些支出是必須的。

因此,特區政府必須多撥資源予律政司,作為這方面的用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年紀輕並不是犯法之後可以獲得厚待的藉口。否則,等同間接鼓勵及縱容更多18歲以下人士進行「違法達義」的勾當。如此一來,香港永遠不能真正重歸平靜。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