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6年1月16日 星期六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歷史與空間:不朽的雲岡石窟(一)


放大圖片

■曇曜和尚雕像。網絡圖片

白頭翁

我是在雲岡的朝霞中看見曇曜和尚的。這位北魏時代的名僧披茪@身霞光,寬大的僧衣在塞外金風中飄逸,挺拔高瘦,削肩長頸,寬額淡眉,兩腮緊縮,顴骨高聳,兩眼炯炯,剛毅、深邃、執荂B自信。曇曜大和尚轉過身來眺望,塞北的風讓他瞇起雙眼,他看見不遠處的武周山,在朝霞之中燦爛輝煌,映耀得天邊一片光芒,那是萬道霞光?還是金迦閃耀?曇曜這一望,幾十年的青燈古寺中練就的佛心經眼,他望見了佛陀的袈裟就在武周山下熠熠閃光,七彩的佛光彷彿在昭示茪偵礡H這一望竟讓雲岡昭然於中國乃至世界的宗教藝術殿堂;這一望,竟讓1,500多年間數千萬計的中外眾生前來瞻仰拜望。

雲岡有魂,曇曜有知。

曇曜大和尚離我們太遙遠了。

《魏書》中僅記有曇曜北魏之名僧也。再無多話。北魏時代的大家酈道元描寫雲岡竟然無一字說曇曜。看蚞餔`清嶺W瘦的臉,讓後人覺得竟然和印度的甘地一樣。在落日餘暉中,曇曜大和尚是模糊的,無論你站在哪一個方向,無論你走得多近,站得多前,曇曜大和尚只是道道餘暉中的一抹。1,500多年的歷程,一身粗布僧衣的曇曜似乎離我們太遠了。

但北魏那個時代又彷彿距離我們那麼近。我們現在還能親眼看見它燦爛輝煌,至今仍讓世人目暈心跳,激動不已的一座座藝術殿堂。大同雲岡石窟、洛陽龍門石窟、敦煌千佛洞、天水麥積崖、鞏縣石窟寺、響堂山石窟、永靖炳靈寺石窟等等,均為北魏時期石窟造像的經典之作。大同雲岡石窟當數北魏石窟造像藝術皇冠上的璀璨寶石。再往前看,地平線上似乎再也沒有矗立在朝陽落日中那般巍巍乎、皇皇乎、攝人魂魄的藝術殿堂了。能證明華夏文明、燦爛文化的幾乎無一不和陵墓相連。那些曲折驚險的動人故事最後讓那些重見日月的國寶幾乎無一不是帝王們堆放在屍體旁邊的冥器。秦統一中國之前的陵墓,歷史上有案可查的只剩下秦始皇的陵墓了,那如丘的封土是我們唯一能眼見的先秦時代的「大器」,它是否被盜至今仍有爭議。即使說它沒有被盜的人,心中也忐忑不安,他們說出了人們的心願,但願始皇帝還安然於地下,隨他殉葬的數不盡的國寶還都安然無恙。難道司馬遷真的錯了?到如今秦始皇派蒙恬將兵30多萬修築的長城,只剩下窄窄淺淺的一眼能望到頭的一道碎石坎,連一隻兔子也擋不住。前後兩漢四百多年,埋在地下的有案可查的近千座漢陵墓幾乎無不被盜挖,時至今日只有三座沒有被賊所盜,河北滿城中山王劉靖王陵、南粵王趙佗之陵、湖南長沙馬王堆墓,地面上的高堂偉殿早已蕩然無存,只剩下散落殘缺的秦磚漢瓦了。只有秦時明月不見漢時關。嗚呼哀哉!

中國的歷史,幾乎篇篇都有血腥氣。三國歸晉,好不容易不打仗了,不殺戮了,搞建設了,五十多年,剛剛建成一些宮殿樓閣,廟宇莊園,城廓良田,誰能想到,晉武帝一念之差竟然引來八王之亂,緊跟荋N是五胡亂華,十六國混戰。130年間曠世未有的殺戮、毀滅、破壞,軍隊尚以活人死人充作軍糧,遑論百姓死活?千里赤地,百里狼煙,生靈塗炭。130多年,按中國民俗計算也是六輩子人間,殺過來,燒過去,篦頭髮似地篦過來梳過去,幾乎沒有一時一刻的歇手。就是在這血雨腥風之中,走來了北魏王朝。北魏王朝對中國歷史,對中國文明的發展太重要了,正是它結束了漫長的130多年的大屠殺、大破壞、大瘋狂、大倒退。開拓北魏王朝,遷都平城,把雲岡定為皇家石窟的正是鮮卑族拓跋珪,這位黃鬚大漢至今還一身的神秘。

公元286年暮冬,寒風草枯,失散得幾乎陷於滅頂之災的鮮卑族拓跋氏各部落頭領會聚在牛川,即今天的內蒙古錫拉木河,一致擁戴年方十五歲的拓跋珪為領袖,繼其祖父登代王之位。其實代王之位乃亡國之位,其祖父幾十年前在呼倫貝爾成立的代國尚未發展起來就遇上氐族創建的前秦王朝,苻堅英雄一世,毫不猶豫也毫不費力地就蕩平了這個從大興安嶺走出來的鮮卑族人創建的小國。留給拓跋氏的,留給拓跋珪的是國破人亡。幼年就喪國喪父幾乎喪失一切的拓跋珪是在苦難和仇恨中成長的,是在復仇和再興的教育中長大的。孟子那句名言:「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正應了拓跋珪的身上。

拓跋珪不是那種「生於後宮之中,長與婦人之手」的皇二代,他上任後勵精圖治,目標明確,決心鐵定,遷都回祖父創業之地,改國號為北魏。北魏誕生了!

但那時小小的北魏王朝,形勢險惡,居虎狼之口。苻堅統一中國的失敗和前秦王國的崩潰給北魏政權創造了一個機會,亂世起梟雄。但那時候北魏南有獨孤部,北有賀蘭部,東有庫莫奚部,西有鐵弗部,陰山以北還有高車部及柔然部,可謂狼煙四起,虎視狼窺。

拓跋珪這位15歲的少年,展現出他驚人的組織能力和軍事天才,經過8年艱苦卓絕,赴湯蹈火的戰鬥,拓跋珪帶領鮮卑族拓跋氏經過一場更甚一場的惡戰、大戰,終於打出了北魏王國的國威、軍威。他們依靠鮮卑族的彪悍、堅強、勇敢、善戰,依靠拓跋珪的機智、果敢、雄心、勇氣,和他們胯下的蒙古烈馬和手中的長長彎刀,幾乎殺敗了中國北方所有的爭雄者。北魏王者,拓跋珪以他政治家、軍事家的眼光宏圖大志,又再次遷都,把國都定在平城,即今天的大同。

我直到現在也沒搞明白,拓跋珪率領的那支大軍,從弱小發展到強大,最後建立起幾十萬特別能戰鬥的「鐵軍」,人手一把長長的彎刀,從大興安嶺走向平城大同,一路上應該有數不清的熔鐵爐,數不清的鐵匠舖,鮮卑族應該留下自己民族發展的足跡,就像比他還早的青銅器,至今仍在發現一座又一座當年的採礦區和製作青銅器的作坊。但北魏幾乎什麼都沒留下,他沒有語言,沒有文字,也沒有留下哪怕是淡淡的遺蹟,只留下讓後人無盡的猜想。

相關新聞
史博館廣推文創行銷 文物生財 提升價值 (圖)
走東走西:種族矛盾 (圖)
《弟子規》朗誦比賽 推廣傳統文化 (圖)
探秘中國古代黃金技術 (圖)
歷史與空間:不朽的雲岡石窟(一) (圖)
書若蜉蝣:土瓜灣前世今生
詩情畫意:趙素仲作品--詩畫禪心(二十) (圖)
來鴻:巴黎的勇氣
豆棚閒話:搖滾的腰果 (圖)
浮城誌:緊挨
在都寧遇見原汁原味威爾第 (圖)
敢觀舞台:2015舞蹈回望 (圖)
晏小萍感謝港觀眾 支持民歌藝術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