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黃凱馭不喜安定自封「隨意的藝術家」

2016-05-27
■黃凱馭不後悔由建築師轉做藝術家。 陳敏娜 攝■黃凱馭不後悔由建築師轉做藝術家。 陳敏娜 攝

由建築師轉型做藝術家,由專注畫畫轉為將科技融入作品中,擁有一個如吉普賽人般漂泊不定的靈魂,自我形容是一名「隨意」的青年藝術家,他就是80後港男黃凱馭(Hiram)。他坦言不知道會做藝術家多久,但他享受這種生活,也建議年輕藝術家保持享受之心才是長久之道。

Hiram早前擊敗多位競爭對手,成為K11 Art Foundation(KAF)和「錄映太奇」全力策劃的「K11 Art Foundation x FUSE ISEA2016HK駐村計劃」4個藝術單位之一,遠赴武漢的K11藝術村駐留6至8星期進行創作,創作出「我們共享只有過去」為題的作品。他指其作品結合了科技,與計劃主旨相符,加上喜歡由一個城市跳去另一個城市,從而決定參賽,而其作品夥同另外3組單位於上周起在港舉行Re:FUSE 《顛覆的覆》展覽。

教堂屋頂辦展覽

回看Hiram的人生,他的足跡遍佈不同地方,在香港出生,在美國康奈爾大學建築學院畢業,再赴英國倫敦中央聖馬丁學院修讀美術系碩士。2013年他獲得Berengo藝術獎,應邀在意大利威尼斯創造玻璃作品。及後,他先後赴奧地利、韓國,至今次的武漢駐留,他的作品也因而染上不同的風采。「在奧地利時,我偶然認識了一位熱愛藝術的神父,他讓我在有過千年歷史的教堂屋頂上辦展覽,是從沒有過的體驗,很有趣。而韓國那次,工具較齊全。」他續說:「在武漢時,當地人很幫手,但他們的工作方式和我們港人很不同,每件事都花較長時間去做。」

起初Hiram專注畫畫,後來風格慢慢改變,活用建築背景和加上科技元素,走上新媒體藝術家之路,「兩年前在韓國駐留時開始想做一些不固定的東西,透過煙在不同時間的形態轉變帶出人和環境互動的關係。今次作品即是在武漢和香港設置相同的裝置(細胞屋),讓兩地人可見到對方,因透過網絡傳遞影像,會出現時間差,所以大家見到的是過去的景象,帶出錯誤傳達的意思。」

盡情享受最重要

Hiram形容自己是一名「隨意」的藝術家,不像其他藝術家只專注一方面,他沒有特定。他透露讀中學時已讀藝術,當時一心升大學選修藝術系,可惜家人不贊成,轉為讀建築,「做了幾年建築師,都是做初級工作,畫廚房、廁所畫了幾年,個心一直想茼p果讀了藝術是否會不一樣,所以把心一橫轉行。」他享受作為藝術家的生活,但他承認很難,「因為無錢,現在是盡量享受,將來就算要轉回做建築都不會後悔。」他沒有為自己設限,亦不肯定自己會否長留在這行業裡,他唯一可以給後輩的建議:「盡情享受吧!不要想出名,就算想出名都不一定能出名,為了出名而做就不能享受到。」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陳敏娜

Re:FUSE《顛覆的覆》的「我們共享只有過去」

日期:即日至7月4日

地點:chi K11藝術空間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