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演藝蝶影:《歌壇粵韻》的驚喜

2016-05-27

小蝶

上星期我在此欄撰寫參觀油麻地戲院的情況,並且提及欣賞了一個很有新鮮感的音樂會。到底那是一個怎樣的音樂會會令我覺得有新鮮感呢?我欣賞的是一個名叫《歌壇粵韻》的音樂會,是一個包括演奏中樂、西樂、演唱和解說的演出。

讀者可能對我以「新鮮」來形容此音樂會大惑不解。不是所有音樂會都是由前三個元素組成的嗎?香港每個星期舉行的音樂會不知凡幾,到底有何新鮮之處?對我來說,它的新鮮之處在於它是一個專門演奏上世紀三十至六十年代在香港茶樓、酒館等地方所設的歌壇的音樂。換句話說,在這個音樂會上演奏的音樂,都是一些香港近年已經甚少聽到的歌曲,但卻是我們在小時候經常可以在粵語長片中聽到的樂曲。

我從場刊中看到十多廿首歌曲的名字,我以為我除了《檳城豔》、《步步高》、《夜來香》、《秋水伊人》、《花好月圓》等之外,我大都不認識。怎知每當音樂一奏起,傳來的都是耳熟能詳的樂曲,只不過我不知道它們的名字而已。例如﹕《銀塘吐豔》,原來是芳豔芬的「荷花香,新月上」。不說不知,原來此曲還是唐滌生為電影《紅菱血》作詞的插曲哩﹗《天上人間》的名字很有仙氣吧?原來竟然被「惡搞」成《條街黑mi mung》(條街黑到鬼都怕咯)。《花間蝶》的名字富詩意吧?我們認識它相信是來自鄭君綿二度創作的《明星之歌》,即「鄭--君--綿」,然後下接數十名影伶紅星名字的歌曲。《青梅竹馬》的名字聽起來很天真純潔,原來竟然是《光棍姻緣》(即「擔返口大雪茄」)的原曲﹗每首歌曲都給予我喜出望外的驚喜。沒想到聽一個懷舊歌曲的音樂會,竟然會有新鮮感,此乃此音樂會的弔詭之一。

音樂會的另一個弔詭則是所有西樂樂器均由一班年長的西樂演奏家演奏,反而傳統的中樂樂器竟是由數名年輕小姐演奏﹗完全顛覆了一般人對中、西樂器的固有形象。我非常欣賞這種做法。一來台上兩批演奏家的組合教人驚喜;二來由一班資深的音樂家帶蚍あW資歷較淺的後學一起演出,很有承傳的象徵意義。

廣東歌壇曾在香港上世紀有過光輝的時刻,其歌曲日漸凋零是一件非常可惜且令人痛心的事情。難得有一班有心人願意將這些歌曲繼續演奏,保存下來,是很值得我們支持的。我看茈x下的觀眾都十分珍惜是次可以再聽這些歌曲的機會,希望政府能夠繼續支持這類樂曲的演出之餘,也能撥出資源讓有心人研究、保存和發揚這些屬於廣東人的樂曲。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