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淑梅足跡:冼杞然談復出

2016-06-06

車淑梅

蟄伏二十年,終於復出。當年的新浪潮導演冼杞然自《西楚霸王》之後,退出最前線,有云他跑到北京開辦日式百貨公司,又有云他欠了人家二千萬不再露面了,到底這是怎麼一回事?近日為了最新電影作品《終極勝利》,他作出了回應:「這一切都是事實,並非炒作!」

導演快人快語,在大學時代也曾激進過,他作風敢作敢為,「當年我在課餘跟隨鍾景輝(King Sir)大師學習戲劇,一九七零年得到King Sir賞識,寫下了自己第一套電視劇《積善之家》,從此改變了命運。」後來他當上了崇基學生會劇社主席,憑虓打I爭議性的兩齣話劇,講及年輕知識分子回到家鄉,眼見身邊的一切改變,無所適從,找不到出路,最終選擇離開的《日出日落》和《尋》,兩者先後獲得了無數獎項,卻又引起無數批評,甚至有同學和他劃清界線,冼杞然風頭一時無兩。

校方見狀請他到日本學習一轉,以便透透氣......「因禍得福,要我往外走走無問題,但要去日本又引起我的負面情緒,直至親身接觸,發掘了日本人民的可愛處,我對這地方改觀了......正如事發後,我第一次被安排與團體一起到北京,同樣,感覺跟我聽回來的印象完全不一樣!」

聞說當年左派電影機構都特意接觸導演,希望深入了解這位年輕人的想法,當時可有抗拒?「沒有,我很喜歡傅奇、石慧和夏夢啊!其實當年長城、鳳凰和新聯都努力培育香港的電影人,而我也不會將朋友分開左右派,只一心結交那些愛電影的人,更何況政治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並非全部啊!」

一九七五年中大畢業後,冼杞然投身電視電影,其間又入了香港電台工作,「當年新婚,太太是老師,常埋怨我的工作不定時,為了她,我轉到電台工作,但我這人又怎坐得定?在此期間成立了電影文化中心,又計劃和《電影雙周刊》合作香港電影金像獎,原因當年電影業恍似一盤散沙,如果有獎項一定會加強獎勵性。同事經過很多討論,探討公營機構香港電台是否應該支持,結果在張敏儀處長支持下成功了!」當時最辛苦就是用了很多的幻燈片,製作了「向香港電影致敬」環節,由香港第一套電影《偷燒鴨》開始,備受好評。

導演年少得志,也不知天高地厚,竟替一位朋友做擔保,誰知對方失蹤了,傳聞他要獨力償還二千萬,「我不接受破產,信譽比一切重要!我變賣世界各地的樓房,幾年下來搞定了!最難得在我最艱難時刻,好友請我到北京加入幫忙創立內地第一間日式百貨公司......」他將香噴噴的概念加入零售事業,入公司後,化妝品部門就是由他所創。

其實導演執導演筒在《西楚霸王》後便止了步,二十年後,他受到一九二四年奧運短跑冠軍李愛銳的博愛故事所感動復出了。話說這位英國運動員,放棄運動後返回出生地天津從事傳教士工作,在戰亂期間,他被關進集中營,本有機會可以脫身,卻將自己的機會轉送給一位有身孕、丈夫剛死去的婦人,並且和遠方的太太通信,告知對方,相信自己的決定遠方的她也會支持,好一對多麼同心的夫婦!結果李愛銳死在集中營,但他的大愛精神依然不朽,就如導演新作名為《終極勝利》,他得到了人生的最終勝利,那並非名譽與金錢,而是對身邊人的無私奉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