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園 > 正文

來鴻:夢裡蒲草格外香

2016-06-07

劉傳福

隨蚨搕臨近,節日的期待如同小溪裡的蒲草,和蚖揮眭滬結驕う囍b記憶深處。

「五月五,過端午,背個竹簍入山谷。溪邊百草香,最香是菖蒲。」時隔30年,母親教的這首童謠,依舊歲歲年年在5月前後情不自禁地從心底唱起。

母親教唱童謠的那年月,是在老家一道彎彎的小溪邊。小溪離我家屋子不遠,屏住呼吸都可以聽見溪流潺潺流淌的聲音。如今,溪流已不再,不絕於耳是孩童們同唱的那首經典不老童謠。

記憶中的那條小溪,遠道而來,一年四季芳草萋萋、暗香浮動、水流不斷,穿過村莊一直流向我家屋後,再一路清唱而去,流向不知名的下游。

端午節的前一天下午,母親背上一個大嘴巴的背簍,帶上我來到溪邊。簡單囑咐幾句後,她便用鐮刀劈開一條小道,鑽進比人還高的蒲草叢裡,小心翼翼地割蚖Z草。而我,則悄悄溜進小溪裡,使出渾身力氣搬開一些光滑如玉的石頭,淘氣之餘捉弄幾隻來不及躲藏的螃蟹四腳朝天......

不知過了多久,母親叫喚荍琲漕臟W返回,背茪@大簍蒲草,手裡還拿茪@把青藤。趁蚋a朧的夜色,母親牽荍琲漱p手一路哼唱茧謠回家。

昏暗的煤油燈下,母親用剪刀撥去幾朵大大的燈花,在院壩攤開蒲草,草尖上的露珠晶瑩剔透,一陣陣清香撲鼻而來,沁人心脾。母親用青藤將長短不一的蒲草紮成把,然後整整齊齊地立在背簍裡,準備第二天一早背到集市去賣。

過節的那天早上,我一覺醒來,母親已經賣空了蒲草歸來。背簍裡,是她將蒲草換來的錢置辦回來的菜、肉等過節必需品。如今回味起來,還是滿背簍的溫馨和期待。

一晃眼三十年過去了,過節還在延續。然而母親老了,背簍壞了,鐮刀早已袑騑陷酗ㄕ釆豸l,母親也多年沒再割蒲草換錢了。

可惜村裡的那條小溪,不知何時何因早已不復存在。為了工作,我們背井離鄉,蒲草那濃濃的香味,事到如今只能回味。

端午臨近,往昔的念想因久違的蒲草變得更加濃烈。今年過節,老家是否會有一把香噴噴的蒲草掛在門庭陪伴父母?

夢裡,那溪依舊在流淌,蒲草青青格外香。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