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琴台客聚:鍵盤時代的溫度

2016-06-09

伍呆呆

我和男友相愛多年,因為彼此都是老派的人,所以並未像新時代的戀人般在婚前同居。不在一起的時候,我們也一樣跟隨潮流,每天通過時下最in的微信溝通聯繫。

多年來我們之間僅有的幾次矛盾都起源於網絡上的談話。每次都是我說的話激起他的怒火,他繼而隔茷拊黤o飆,一路狂奔到分手的邊緣,若不是我每次都及時剎車,胡亂地先向他道歉,兩個人分分鐘就此了斷,讓所有的恩愛煙消雲散。

每當兩個人冷靜下來後反省矛盾產生的原因時,都不禁啞然失笑:其實,幾乎每次都是因為在網絡上的對話,僅僅依靠文字,在屏幕上看不到對方的表情,同一句話說出來,對方在不同的心境下看到的含義不一樣,便形成了不同的理解,在我或許是一句溫柔的關心,發到他那邊變成了冷淡的嘲諷,於是便有了一次次的誤解。

幾次以後,我和男友達成了共識,在網上說話必須要附帶表情符號,若是遇到重要的事情,或者寫一封郵件詳細地敘述,或者即便是在途中要堵上幾個小時的車,也要見面才談,絕不要在鍵盤上敲來敲去,讓按鍵代替彼此的交流。

也有一些彼此間不夠了解的朋友因為網絡上的交流不暢而漸行漸遠。當然,也有的通過鍵盤在網上交流得很順暢,但離開網絡一見面,便「見光死」,這也是網絡時代交友的永恆插曲。

我的舅父生前是一位在內地小有名氣的書法家,他曾教過我一句話:「書法是寫字,但寫字不一定是書法。」他懂電腦,但從不用電腦寫字,但凡需要親筆寫的文字必用毛筆,若是在家中寫字,必定要研墨而寫。

舅父說,書法需要花時間,當你用心,用時間去研出的墨,寫出的字是溫潤的,細膩的,能夠讓人視之感覺溫暖。而用鍵盤無論如何都是冰冷的,敲打出字,可以迅速用機器打印出來,速度雖快,兩者卻是天壤之別。再者,後者會隨荇伅〞漪y逝變得淺淡模糊,而耐心研墨寫在宣紙上的字,卻能經受時間的考驗,千年不變。

當然,舅父所說的在書法和寫字之外的本意是,無論何時何事,都可以慢一點,再慢一點。

回想起我與男友的爭吵和矛盾,當然也不止於網絡上文字交流的誤會,多少還是不能免俗地有茼b現代都市快節奏的生活中難以避免的浮躁所產生的情緒,只是,同樣自負和驕傲的我們都不大願意承認。

記得我年少的時候曾經交過幾個知心的筆友,彼此有茼@同的愛好,隔上一段時間便給對方寫一封信,信裡除了說些生活瑣事外,大多在談自己對某一本書或是某一部電影的體會。寫一封信需要斟酌許久才肯下筆,信寄出後,等待回信又要癡癡地盼望許久。待郵遞員把回信送到手裡,信封上還帶荈l遞員的體溫。拆開來,信上每個人所書寫的不同的字體,所表達的不同感情自有它們不同的溫度,連拆信前的渴盼和猜測都是暖洋洋的。

那時的時間像是一甕密封的醪糟酒,在等待中自然發酵成熟,開封的時候甜香撲鼻,回味無窮。

前段時間因為給某報寫一篇專題稿,重讀數遍木心先生的《從前慢》,然後,懷茪@份莫名的尊崇,像進行一種儀式,把千字的文章,用小楷細細地寫了,才打開電腦,敲擊鍵盤錄入文檔發給編輯。延長了寫作的過程,彷彿鍵盤也變得溫暖起來。

我們不可以改變時代前進的速度,但可以放慢自己工作和生活的節奏,可以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悠閒一點,可以把「日色變得慢」,慢到「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