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立會政局改變言之尚早

2016-09-23

楊云 時事評論員

新一屆的立法會會期即將開始。這段日子,不少分析都指出這次選舉結果標誌茩輕銢F局的「改變」。這種「改變」的證據主要有二,一是投票率創下58.3%的新高,超過220萬選民出來投票,可反映求變心切;二是多名資深議員落馬,而一些新興的政治人物旗開得勝,似乎會為政局帶來改變。然而,選民求變心切是一回事,但如今看到的選舉結果,是否意味荅酮鬼輕銢F局帶來選民所期望的改變,有三點值得斟酌。

首先,有幾位當選人雖然在選舉時打荂u本土」、「自決」旗幟,但他們能否真的把這些「旗幟」帶入議會?有關「自決」的論述五花八門,大抵都離不開兩個基本方針,一是主張挑戰基本法,二是認為在決定香港前途問題時,可以不理中央立場。這兩點作為政治主張,讓某些人在網絡「圍爐取暖」,胡思亂想一下,尚且可以;但去到立法會要認真對待時,只會不得要領。立法會作為香港立法機關的法定地位,是來自基本法。

況且,所有議員都要在就職時宣誓,表明「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盡忠職守,遵守法律」。雖然有些人往往在宣誓時玩弄文字遊戲,但若他日真的做了違反誓言的事,認真處理起來,也難逃責任。因此,立法會絕對不會因為有幾個新面孔進入了,就「改變」成容許這些人去推動表面「自決」(實則「暗獨」)的政治主張。

再者,除了政治主張,新興本土派在議會的「抗爭手法」也不會與過往有實質的改變。「青年新政」的梁頌恆表明,未來議會內難免出現衝突場面,除拉布外,亦不排除會衝上主席台。由此可見,這一套議會抗爭的手法,只是過去「議會暴力」的升級版,算不上是什麼改變。黃毓民之敗選,反映了這種「議會暴力」最終被選民摒棄。尤有甚者,這種「沒有最激進、只有更激進」的對抗方針,還會進一步使行政立法關係惡化。

行政長官梁振英在選舉結果出爐時已在臉書上表示「新組成的立法會是新的開始,也是政府和立法會互相合作的新契機」,釋出善意,隨即向議員發出會面邀請。然而,新任議員羅冠聰表示拒絕,又對到內地考察持消極態度,表示香港議員應為港人負責,無必要到內地見京官。這種為堅持對抗,拒絕溝通與合作的態度,其實與過往的反對派無甚差別,繼續下去,也看不到如何能改變行政立法關係。

最後,今次當選的6位新晉「本土派」人士,在政治論述、方針與傳統反對派有所差別,其支持者中有不少是對傳統反對派失望,而將希望轉投這些新力量。以政治陣營劃分,這支已可算是一個獨立的陣營。然而,這種新力量如果沒有用新方法,積極回應香港現時的政治問題,最後只能像一些商品的營銷策略般,多加一種功能,就好像多了一個新商品,讓消費者誤以為有更多選擇。說到底,立法會仍未能從「建制派」對「反對派」這種二元政治對立中走出來,未能以更廣闊的眼光探討關乎市民福祉的經濟發展、社會民生議題。

如果立法會仍然是一個政治角力的擂台,香港只會持續內耗,不能自拔,也不能有真正「改變」的生機。所以,立法會在選舉後會否有實質「改變」,還要視乎新一屆議員是否有政治承擔,重拾議會的議事功能,積極改善行政立法關係。曾經投下希望「改變」一票的選民,要拭目以待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