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辯話無窮:辯賽反思人性

2016-11-21

以前,筆者準備某場辯論比賽的時候,想到一個邏輯完整的論點,興高采烈地告訴教練,最後卻沒被採用。我和教練爭論,教練只是淡然地告訴我:你太年輕,缺乏閱歷,人們不會接受你這種講法的。

那時候筆者覺得教練不講道理,人們怎麼想你怎麼知道?再說,辯論不就應該討論所有的可能性嗎?後來看的比賽多了,自己打的比賽多了,才發現辯論這回事,其實就是一場對人性的追問和反思。

之前為一場中學生辯論賽當評判,很有意思。辯題是「忘記/銘記歷史衝突更有利於和平」。正方強調,銘記歷史衝突只能讓仇恨滋長,不利於國與國間的和平。反方則表示,銘記歷史記住的是衝突帶來的傷痛,人們才會以此警覺建立反戰機制,所以更有利於和平。雙方關於「銘記歷史衝突」的定義爭持不下,讓所有評委在投票的時候都撓破了腦袋。

這場比賽,雙方最後的分歧其實落在了「人性」上。正方認為,人有劣根性,所以我們在衝突之後記住的是仇恨,記住仇恨當然不好,所以我們要忘掉。反方則認為,人很善良,不願意傷痛再次降臨人間,所以銘記歷史衝突是為了讓我們警醒,避免重蹈覆轍。這兩種說法都有道理,而勝負就是哪一方對人性的詮釋和解讀更能讓人信服。

還有一場比賽,辯題是「若生命能夠永琚A是人生之幸/悲」。講人生之幸的一方,說永琲漸糽R能讓人有無數次機會彌補遺憾,讓人有漫長的人生去領略不同的風景,遺憾不復存在,未來豐富多彩,如何不是人生之大幸?至於堅持生命永甯O人生之悲的一方,則認為因為稀缺,所以珍惜;因為遺憾,所以用心。人生有限,所以每處風景都會細細咀嚼,長久回味;人生有憾,所以每個抉擇都須再三思量,方能無悔。

辯題五花八門 論人喜憂欲懼

正方認為,有無數機會、無數精彩的人生,是人們所追求的人生。反方認為,讓人用心過好每一分每一秒的人生,是人們所追求的人生。所以最後,雙方的分歧成為了「什麼樣的人生是人們所追求的」。落腳點,還是在「人」。

一些辯題如「門當戶對是不是過時的婚戀觀」、「戀愛中橫刀奪愛有沒有錯」、「青春更應該仰望星空/腳踏實地」,看似討論的問題五花八門,但其實最後都是在講人。講人之欲、人之懼、人之憂、人之喜。爭的是人性中的哪一部分值得肯定,哪一部分應該摒棄。

日常生活中,我們在討論一些問題的時候,大家往往各陳利弊之後,末了還會補上一句:這個看人,其實不一定。辯論場上的很多辯題,其實也就是看人。理解了人性,也就參透了辯論。 (標題與小題為編輯所加)

■林森 中華思辯學會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