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隨想國】我的老兄古龍

2016-12-30

興 國

古龍仙遊前的兩年,在台灣的《民生報》開了一個《不是集》的專欄。其中「不是朋友」這樣說:「大家都知道倪匡是我的好朋友,而且是我的兄長,他們都錯了。倪匡根本不是我的朋友,也不是我的兄弟。」

為什麼?古龍自然是用他詭譎多變的文風,一轉而說到倪匡和他到底有什麼關係。

所以,我要說的是,古龍不是我的朋友,也不是我的兄弟。因為我從第一天認識他醉臥在他當時的永和家中,他就一直稱我為興國老弟。所以,他是我的老兄。老兄自然要照顧老弟,所以他教我用散文的方式來寫影評,他叫我在他喝醉時替他續稿,不要讓報紙每日的連載斷稿。所以,看古龍後期的作品,覺得如果刪掉那一兩千字一點也不會影響故事的發展,那些廢話,有可能出自人人口中的古龍徒弟薛興國的代筆。

古龍在另一篇「不是就是」中說:「不是,就是『是』,天下再也沒有比『不是』更『是』的事了。」所以,古龍是不是我的什麼人一點也不重要,因為是就是不是,不是就是是。重要的,是古龍的作品,反映出的人性是你我共同經歷過的,裡面有荍A我深刻的人生體認。

古龍如果有遺憾,就是只留下了作品,卻沒有留下足夠供後人研究他一生的事跡。古龍的真正徒弟丁情在抱恙的狀態下,今年年底完成了《我的師父古龍大俠-丁情回憶錄》(香港豐林文化出版),應該可以讓古龍在到處仙遊時,懷茼w慰的心境來喝他最愛的XO白蘭地了。

老兄,乾一杯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