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翠袖乾坤】舊味道

2016-12-30

文潔華

這陣子停了駕駛,享受香港非常方便的交通,並發現路面上有各種可口的小吃,雖然感覺上依然是今非昔比。

小吃是在香港成長一代的感性記憶,相信這在台灣、泰國甚而世界上急速變遷的城市都是相同的。我對小吃的記憶始自兒時獨自上學開始。家住深水鶠A每天沿碼頭經大角咀以樹為名的街道,抵達小學校園;沿途便曾有超過四十種小吃的記憶。

當然還有痛苦,因為每天口袋的零用錢極為有限,只可嚴格選擇;但誰可以在山竹牛肉、炸三寶、滷味、雞蛋仔、沙嗲串、燒魷魚、酸木瓜、蒸腸粉、花生糯米飯等等之間只選一、二?

對小吃的記憶,不單在食物的味道(我對有關的記憶依然相當清楚、準確),還在賣小吃的人的投情,努力生活,養家活兒的那份感動。深水齝X頭對開有一檔賣山竹牛肉的,那位中年伯伯總會把一條米白棉布蓋在熱氣騰騰的牛肉上面。他打的牛肉非常軟滑香甜,落口不黐,還有那一撒的黑醋,兩個肉丸便抵償了考試日子的辛酸。他的那檔牛肉我由小四吃到小學畢業,美好的經驗才就此結束。

山竹肉檔側是滷水檔,我們一雙雙小眼睛凝望蚗犮D的小圓刀,切茪@小塊白肉橙色外皮的墨魚、豬舌、小豬腸、紅腸。好了,再掃上一層生抽、甜醬、黃芥辣。手執茖漲磞侜珚佶的食物,忘了家裡的爭執、大人的憂慮、學校的功課......吃茪@口幸福。

數十年以後的昨天,我在彌敦道走下公巴,迎面碰上一個小隊伍,在排隊等買雞蛋仔。那檔為甚麼著名?宣傳說是舊式原味雞蛋仔,不跟潮流灑香精。那女子管理茈炊T個、右兩個雞蛋仔電鍋,熱烘烘的,搖晃兩下便知道焗好的程度。打開即恰到好處,用餐刀剷下來,捲好放在紙袋。我抽一小個放進口裡,果然是舊原味。

蛋香撲鼻,蛋質內還有少許流質未完全焗透,這才叫精彩;這才是我的童年。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