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新聞透視眼 > 正文

【文學之星系列】登頂覽旭日 榮辱皆浮雲

2017-02-13

我一向愛爬山 。山給人一種最原始的感動,似乎單是看荂A心裡就感覺乾淨、單純了。它比任何建築都偉大,沒有雕琢之氣,卻是素然、明淨、樸實可喜。爬山途中往往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隱匿在樹上的松鼠,偷偷舔我背包的母牛,在花間穿梭的蝴蝶和蜜蜂,儘管是萍水相逢,卻令人滿心歡喜。山間空氣澄澈,有溪澗的爽然與草木的清香,我獨自一人,信步而行,掬一捧河水,採一朵鮮花,一個人,在山間。

不過,爬山的經歷不一定次次美好。在香港爬過山的人都知道鳳凰山,它算是第二高的。我平時只爬一些小山丘,鳳凰山對我來說,未免勉強。可那次不知道發了什麼狠,找了一個朋友,兩人不知天高地厚就這樣爬鳳凰山看日出去了。

出發時是清晨三點,天還黑黑的,也沒有月光。從三點開始走,剛好可以趕得上七點爬到山頂。天氣很冷,呼出來都是一團團的白霧,把眼鏡也糊住了。地上還殘留茖Ё雨水,四處濕濕冷冷的,單是呼吸也十分困難。

我們背茧n山背包向山頂進發。沒有松鼠,沒有母牛,也沒有蝴蝶與蜜蜂,只有屬於夜的肅然和寂靜。剛下完了雨,山中仍是霧氣瀰漫 ,手電筒能照亮的,只有前方小小一塊,再遠處又復歸黑暗。

肩上背包 走一步重一分

朋友不小心滑了一跤,摔在泥濘裡,很是狼狽。我們肩上的背包,每走一步,就重一分,沉沉的墜在身後。我們很累,很冷,很疲乏。雙腿早已麻木,只是機械地無意識地挪動荂C路彷彿沒有盡頭,正如夜也沒有盡頭似的。說不清自己走到哪兒了,只知道身體裡每一根骨頭每一處關節都在叫囂茩n停下來。我們被包圍在濃霧中,看不見來路,也看不見去路。

我心裡開始沒有底了。我們真的可以看得到日出嗎?朋友凍得嘴唇發紫,卻仍樂觀地說: 「路只有一條,總會到頭的!」或許是受到鼓舞,我們又邁開沉重的步伐向前走去。

感動長夜逝去 領略絕頂風光

大概六點半左右吧,濃霧開始散去了,天色漸漸明亮起來。我們望茠麮{的景色,不由得感動於長夜的逝去。一個老人經過,看到我們一臉疲憊,笑蚖﹛G「加油,快到了!」我們腳下也不經意的輕快起來。太陽快要出來了,而我們也終於在七點整,登上了山頂。

站在山頂,從高處往下看,太陽從東邊冉冉升起。初升的太陽沒有刺眼的光芒,只有鵝黃色淡淡的一暈,疑幻似真。山腰處漫茪@層厚重重的霧,此刻也被陽光染上一抹色彩,光華流動,閃出點點金光。我站在山頂上,極目遠眺,腳下踩茠漪O山、是霧,是初升的旭日,是一步一步走來的艱辛。那一刻,我眼角不由得發酸。置身於天地中央的感覺,也不過如此吧!一股巨大的感動瞬間籠罩了我。竟可以那麼美-連那一片令人煩不勝煩的濃霧,也變得可愛起來了,像一片漫漫的雲海。

朋友指茪s腳處,笑蚖﹛G「我們是從那裡來的。」我感嘆道: 「真遠啊!」沒想到我們竟走了那麼遠!山腳處的涼亭和幾間農舍已經看不見了,剩下隱隱約約幾個小點而已。當時在山中只覺前路茫茫,只有真正站在山頂處,從高處往下看,眼前才豁然開朗。一切的艱難沮喪不過是只緣身在此山中,唯有走到山頂,才能感受到空氣多麼清冽,日出多麼壯麗 ;唯有走到山頂,才能真正領略到絕頂的風光。

人在途上,總會有失意沮喪的時候。有時前路一片黑暗,有時背上的負重快要壓斷脊樑,有時濃霧嗆得你透不過氣來。可是,也許肩上越是沉重,信念才越是巍峨。路總會到頭的,而路的盡處,有更絢爛的將來。

當有一天你站在山頂處,從高處往下看,過去的種種都不過是微枝末節而已。你看荍A的來路,回顧你的起點,會發現自己走了好遠。你站在高處,那是一個你以往不敢奢望的高度。在走了一段悠長的旅程後,你來到一個,很高很高的地方。

學生:孫遇晴(拔萃女書院)

獎項︰全國一等獎(高中組)

(標題和小題為編者所加)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