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來論:靠反對派提名入閘 怎能獲得中央信任?

2017-02-26

文平理

特首參選人曾俊華昨日突然提前向選舉事務處提交160份選委提名,僅僅高於150票的門檻,消息指當中票源絕大部分屬反對派。獲得中央信任,是做特首的先決條件。反對派支持建制派參選人入閘,目的是為了「造王」攪局,甚至製造流選的危機,對「一國兩制」帶來前所未見的衝擊。有建制派參選人不問是非,放棄原則,依賴反對派的提名入閘,甘當反對派的代言人,給特首選舉乃至「一國兩制」落實埋下重大隱患,中央怎能信任這樣的特首參選人?香港的發展離不開國家,特首參選人依賴反對派支持提名,只求「入閘」,不顧大局,對香港毫無承擔,無助社會和諧,不利加強兩地融合發展,更不可能取信於中央、獲港人擁護,這樣的人絕不適合擔當特首重任。

依賴反對派入閘能不投桃報李?

有參選人竭力爭取反對派支持,終於衝閘成功,或許會自視為「爭取到不同政治光譜的人支持」,是「團結社會」、「化解對立」的好開始,有利日後管治。事實並非如此,反對派一直以來都反抗中央、反對愛國愛港陣營,建制派參選人要依賴反對派的選票才能入閘,如同成為「反對派的代理人」,和反對派綑綁一起,在大是大非問題、在關鍵時刻能不向反對派傾斜靠攏?能不投桃報李?

中央評估判斷參選人是否值得信任、是否愛國愛港,不但看其過去表現,更看其在大是大非問題的選擇。例如在基本法第23條立法、重啟政改是否堅持人大「8.31」決定這兩個原則問題,就是檢驗參選人是否真心誠意走愛國愛港路線的試金石。有參選人為拿到反對派提名,在第23條立法和「8.31」決定問題上,立場朝秦暮楚,反口覆舌,迎合了反對派的要求,最終取得反對派的支持而成功入閘。為了個人的政治利益、政治前途,連最基本的政治底線都守不住,甚至拿來當作籌碼,這還有什麼政治誠信、政治承擔可言? 如何能讓中央信任、市民放心?建制派參選人淪為「反對派代理人」,只會進一步製造對立,「團結社會」、「化解對立」只能淪為空談。

反對派推建制派入閘有政治陰謀

反對派不支持「自己友」梁國雄入閘,反而力挺建制派參選人入閘,不怕被薄u精神分裂」,不講政治倫理,其目的根本是司馬昭之心。民主黨胡志偉毫不掩飾道出目的,民主黨要「力抗中聯辦擾亂香港」,要盡力選擇「離西環最遠、離香港最近的人,製造最有力的對決」;練乙錚在《蘋果日報》的文章說得更「坦白」、更令人心寒。他提到,2012年「唐梁之爭」的經驗告訴港人,最好讓特首當選人低票當選,「下屆特首最好是601」。他聲稱,「民主派選委的策略應該保證曾俊華及葉劉淑儀獲提名,而不必顧慮政治潔癖,盡量應該讓當權派的候選人像2012年那次一樣讓他們『鬥個死活』」。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宋小莊則指出,坐擁300多張提名票的反對派,不推舉自己陣營的人出選,背後有政治陰謀,因為他們明知派自己人參選,是不可能贏,所以就轉而支持某些建制派,目的就是逼中央不任命他們支持的人選,或令選舉出現流選,製造憲制危機。

反對派不顧基本政治道德,竭盡所能讓建制派候選人鬥個你死我活,把特首選舉變成撕裂香港、對抗中央的「殺戮戰場」,甚至令香港出現特首選舉流選的憲制危機、出國際洋相。反對派支持建制派參選人入閘企圖彰彰明甚,作為建制派參選人,為何還要與反對派暗通款曲,不顧大局,不顧立場,仍要接受反對派的「保送入閘」?

「天下無免費的午餐」,反對派的票是不會白給的,建制派參選人因為反對派的提名才能入閘,日後能擺脫反對派的控制、能不代表反對派向中央「叫板」嗎?還能全心全意為愛國愛港陣營、為全港市民服務嗎?這樣的參選人,在愛國愛港和反對派陣營中,會選哪一邊站?這樣的參選人,還能算是名副其實的愛國愛港人士嗎?還能獲得中央的信任嗎?

頭腦清醒為香港作出明智抉擇

如今環球政經局勢複雜多變,香港作為細小的經濟體,很容易受到外圍不明朗因素的衝擊,背靠國家是香港的最大優勢,也是香港保持繁榮穩定、安居樂業的最重要保障,香港加強與內地的更緊密合作乃大勢所趨、前途所在。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今年的新年致辭中就表示,會積極參與中國推動的東南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香港一向喜歡與新加坡比較,新加坡重視與中國合作的重要性,香港是國家的一部分,任何特首參選人,怎可不獲中央信任和支持?不獲中央支持的參選人,又怎能帶領港人向前?希望能夠入閘的參選人,應看清世界、香港發展的大方向,在關鍵時刻、緊要關頭,必須頭腦清醒,為香港和個人前途作出明智抉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