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梁詠康油畫反思「飄流」標記

2017-03-31
■梁詠康的油畫常描述天馬行空的故事,如《Universal Gravitation》。 張岳悅 攝■梁詠康的油畫常描述天馬行空的故事,如《Universal Gravitation》。 張岳悅 攝

每日遊走在繁忙的都市,我們可曾想像過自己如同漂流於茫茫大海之中?年輕藝術家梁詠康自述常有這樣的問題一直徘徊在腦海:我在何處?他以超現實手法創作的油畫作品既是對自己生活的記錄和表態,也試圖讓參觀者漂流在想像「空間」拋卻一切既定的日常,進行自我標記的反思。

a.m.space即日起於香港藝術中心15樓的CL3呈獻本地年輕藝術家梁詠康的個展《飄流標記》,展期由即日起至4月13日。與去年的首展《唯序》相同的是,作品同樣以抽離的意識觀看世界,對都市有獨特解讀。而今次更多了他畢業後觀察體驗都市的故事完結後,將一切的累積和理解內化為個體經驗,回歸生活、不時回溯且更多發掘內心感受的表達。

密集疏離的鮮明對比

梁詠康的油畫乍看是天馬行空的故事,也多用灰沉色調為背景對比出光怪陸離的都市生活,呈現一種不確定性,這種色調是他對孤獨的理解嗎?他反而表示這更偏向於「安靜」的表達,「與顏色鮮艷的畫面相比,我相信灰沉的色調更能讓觀者安靜地思考。因為工作的原因,我常要獨自在港九新界之間行走,一個人像在城市中漂流,也是在這個過程中不斷觀察身邊的人和事。川流不息的車輛、交通燈的運作、西裝革履的中環人......一切彷彿排列有序地無間斷運轉,人群密集卻人際關係疏離,成為這座城市的典型符號。於是我開始思考自己的存在,從哪裡來,到哪裡去,現在又身處哪裡?沒有他人可代為解答。」於是可以這樣理解,展出的10幅作品,便是他在城市「飄流」過程中的標記。

這些作品想像或荒誕、或無稽,卻又顯現出真實世界的詭譎,讓人產生共鳴。作品大部分以敘事繪畫,畫中的場景是安排好的故事舞台,畫中人物也只是屈指可數的一兩個。在《Universal Gravitation》裡,西裝白領的畫中人是他眼中香港大都市的形象,忠實地履行被賦予的角色,在一個廣闊空間漂流向前,畫中的雞蛋亦步步趨前,向茈k側前進;人和雞蛋都是生命的象徵,而手的地方似乎是畫中人和蛋的終點,提醒我們都在一個被自己定義的「盒中世界」尋尋覓覓。《Paper Slicing》靈感則來自他在寫字樓返工時期的體驗:「周圍總有同時在影印,我不斷聽到那些機器和紙張的聲音,便有了這樣『切紙』的想像。」《Up and Down》則源於他在葵涌工作室痡`聽到的車輛聲音,彷彿不斷運轉永不停歇。畫中人物是被這些壓得喘不過氣嗎?「你可以這樣理解,而我卻覺得人和車正在做遊戲。」他笑說。

探究空間與人的關係

梁詠康1991年生於中國廣東,次年移居香港。自2014年從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後,他選擇在工作室專注繪畫創作,並渴望在作品中表達日常觀察所得。他內斂而安靜,對周圍的世界常抱有好奇心,所以不停觀看和思考出現在他身邊的事物,彷彿所有東西的出現都有茼]由,而他則要從中尋求到屬於自己的提示。除專注創作的時間外,他喜愛教不同年齡層的人畫畫,也傾聽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故事,他認為:「藝術家不能沒有生活和人際交流,沒有輸入,便不會有輸出。但與自己推廣作品相比,我更傾向於這種與畫廊合作的方式,使我可以不用擔心市場的事情,全心投入創作。」

對他來說,環境是虛妄,真實的是自己,他在創作中力圖體現「空間」與「人」的概念,但空間的真實概念總是來自於人的定義:居住的場所叫家,工作的場所叫辦公室......他形容這個經驗與在無垠的大海航行相似,不時尋找標記,以了解自身的定位,同時決定前行的方向。能幫助辨認自己身在何方的可靠標記只有自己,雖然孤獨但必須前行。■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圖片由主辦方提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