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長谷川和兒玉的和食器 從陶瓷碗盤看春天之美

2017-03-03

和食器最能展現日本工藝之美,在日本陶藝家長谷川泰子(Yasuko Hasegawa)和兒玉ノスノ(Kodama Minami)手中,和食器既是表達個人情感的載體,又是與使用者交流的器具。她們以個人風格鮮明的花紋和顏色,在日常使用的碗盤杯壺中講述鮮活的春天故事。

在香港藝穗會近日主辦的「日日和器」活動中,日本知名陶藝家二階堂明弘率一眾新銳陶藝家將此和食器之美帶給香港民眾,活動以四季為主題,以不同風格的食器以襯托四時食材的鮮美。與其他陶藝展不同的是,此次設於藝穗會冰窖的展覽中的展品不僅可碰觸感受,還可用於直接進餐和飲咖啡,近距離展示和食器的獨特魅力。■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 、攝:莫雪芝

長谷川:流動的春天躁動

長谷川泰子今次以春季藝術家的身份攜作品來港參與「日日和器」活動及展覽,一系列作品以充滿流動感覺而自由變化的圖案設計,帶來春天的高漲和喜悅心情的表達。今次是第三次來港的她,表示自己每次都有留心觀察,認為香港是個華洋雜處而充滿活力的地方,「香港人對外來事物和新文化藝術的接受程度很高,所以這次我也想把日本的和食器文化帶來香港,給香港人帶來全新感覺。和食器不僅僅可以代表飲食文化,更可以表達不同的心情,但香港的食肆通常不會因為配合不同的食物而轉換碗碟樣式,若可以將和食器藝術加入香港的食物中,或許會有錦上添花的效果。」她說。

長谷川泰子既做和食器,同時也會做一些裝置藝術品,在她心裡,兩類作品既相通又存異,「表達自由」的想法有時通過藝術直接表達,有時則藏在食器上的美麗花紋中,她表示:「當我有強烈的表達某種訊息的願望時,便會創作裝置藝術作品去訴說。而我平時也喜歡煮飯和茶道,則會做些食器和茶具,做時會換位思考,想像使用者會從中獲得怎樣的感受。當然,去考慮以何種方式去將這些器具配套也是一種藝術的表現,但更多的是試圖通過這些食器去和使用者溝通。」

出生於橫濱的長谷川曾任東北藝術工科大學art&design非定期講師一職。主修雕刻的她因通過器物可以拉近人與物的距離而愛上陶瓷創作,其作品近十年曾多次於日本、韓國、台灣等地獲優異獎項。對於有人用「神器」來形容她的作品,她解釋是由於自己視器物如祭壇般。她過往曾以「Barrier」為題,創作只有約0.2毫米厚度的白陶泥作品去探討和思考人的內心,從而帶出人類面對社會與世界各種現況所產生的不安與憂慮。她認為人的生命維持全賴植物與生物的付出,因此期望創作讓它們的美麗化為承載的食器。

兒玉:成熟的果實漸變紅

與長谷川一同來港的春季藝術家兒玉ノスノ則從果實的成熟過程汲取靈感,放棄過往使用釉藥的模式,以「紅」作為主體,憑蚇W特感性創作出充滿晶瑩透明感的「紅系列」和食器。「紅色也代表人們對即將冬去春來的期待,以美好而開朗的心情迎接春天。雖然這次在室內展覽,但也想給觀者一種春暖花開的感覺。由於成分的問題,紅色其實比較難做得好,這次的成品紅色食器是我心目中美的樣子,也希望在『五感』上吸引觀者和用家。」她說。

生於京都的兒玉深受本土文化熏陶,由於父母親分別從事茶葉與西陣織刺繡工作的關係,令她對茶、和服和傳統工藝品等十分嚮往。她初時在京都學習陶藝基礎,後於法國參與交流實習活動後,為她的作品帶來了風格上的改變,她回憶道:「在京都30年學習和工作的穩定,故在創作上也陷入了自己的思維定式,害怕改變和失敗。而到了法國接受到全新的觀念--失敗了大不了重新再做過,也接觸到很多之前未接觸過的製作方法,這種自由的創作思想使我有了很大的轉變,也明白扎實的基礎固然重要,但不應該被基礎綑綁住自己,自由發揮去做內心真正想做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做陶藝有點像愛情,完完全全投入未必是件好事,它並不是生命的全部,我們仍然有很多其他的事情可以嘗試,換一個角度去看和做,或許會有更好的結果。」她補充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