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鄭雋孜 「頂硬上」至死方休

2017-07-28
■Dennis憑荈啎O和肯嘗試讓負債的飯店重回軌道。香港文匯報記者朱慧恩 攝■Dennis憑荈啎O和肯嘗試讓負債的飯店重回軌道。香港文匯報記者朱慧恩 攝

用青春與毅力 保家為鄉

來自台灣澎湖的和田大飯店董事長鄭雋孜(Dennis)明年便步入不惑之年了,除了髮鬢上有一小撮白髮外,樣子卻分明像個三十剛出頭的小伙子。人們常戲言過度思考會長白髮,但套用在Dennis身上,卻不合用了。自二十二歲那年中斷學業接手經營了家族生意後,他每天每時每刻腦子都不停運轉,連白頭髮也根本顧不得冒出來。接手經營飯店正值飯店最坎坷時期,為了保住家業他幾艱苦也是「頂硬上」。如今他不但將家業發揚光大,還在這十多二十年間致力推廣家鄉的旅遊業,目前挑起澎湖縣旅館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的重擔,為繁榮家鄉打拚,「我從來沒有想過放棄,我會做到死那天」這是他的心聲。他身上發放的這種堅毅正是與港人的獅子山精神同出一轍!■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朱慧恩 攝:焯羚

二十二歲的少年們,多還是正在步出「象牙塔」,準備踏入社會大學,在糾結到底要找一份有前途的工作,還是有「錢」途的工作時,同是二十二歲的Dennis,卻無權選擇,注定要回家接手經營飯店。那年未接手經營飯店前,Dennis還在研究所唸書,唸的專業是大眾傳播,他笑對記者說:「如果當年不是接手生意,那麼我們應是同業了。」可是,由於當年父母相繼離世,他不得不接手家業,當年家人因投資失利,令飯店欠下巨債,後來相繼遇上金融風暴、「沙士」,最壞的事都降臨在他身上,在這十幾二十年,他所背負的,實在很沉重。

接手經營 禍不單行

Dennis說自己是不好命的人。在Dennis唸大學三年級時,那年正值九七金融風暴,Dennis的爸爸因投資失利,欠下巨債。Dennis說,也許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打擊,爸爸身體便漸漸不好,後來就離世了,數年後,媽媽也因病去世了。父母的相繼離世,給Dennis留下的不僅是痛苦的回憶,還有飯店那高達一億三千萬台幣(約三千三百萬港元)的負債。

回去澎湖接手經營飯店後,固然要想辦法解決債台高築的問題,可是低處未算低,當年正值九七年金融風暴,經濟環境並不好,數年後又碰上了於2002年發生的中華航空611班機空難(又稱澎湖空難),當年由台灣中正國際機場(現為台灣桃園國際機場)飛往香港國際機場的客機於空中解體,機上全部人員罹難,隨後2003年「沙士」來襲,數年後又遇上金融海嘯,不幸的事接踵而至。

那年,陪伴Dennis的,除了是一大堆問題與煩事外,還有酒與安眠藥。「那時每天平均只睡四小時,每天都在處理錢的事情、老員工的事情、對外關係的事情,又要自己跑業務。那時情緒會爆發,會酗酒,必須吃安眠藥才能入睡,晚上沒人時心裡會很慌張,因為你不曉得明天還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事情過了多年,此刻面對記者,Dennis淡然說出了這番話。「最初確實很痛苦,因為債務很難處理,我用了超過十年的時間才把債務整理好。」去年Dennis有了自己獨立的房子,以前,他和家人一直住在飯店裡,他憶述說,當年一睜眼看見的就是飯店,起來便要處理飯店的棘手問題,根本沒法逃避。

推廣澎湖旅遊業

台灣一向是港人的熱門旅遊勝地,地點近、費用不高,好吃好玩的應有盡有。而澎湖是台灣的一個離島,相比台灣其他地區,澎湖算不上是港人的熱門首選,但來自澎湖的Dennis在這十多二十年間卻致力推廣澎湖的旅遊業,希望能有更多人願意走進這個離島,來體驗生活的意義,好好享受這裡的「不方便」。「不方便?」記者不禁追問。「香港這個地方實在太方便了,你說不是嗎?」他反問記者。記者想了想,心裡不禁默默認同。的確,若說擁有優秀的交通網絡的地方,香港當之無愧;便利店總有一間在附近;快餐店二十四小時營業,所有東西都仿似能信手拈來。「愈是先進的國家或地區,就愈沒有東西可看,香港人的生活太忙碌了。來澎湖,就是要感受何謂真正的生活,你來澎湖生活三天,再回去香港,整個感覺肯定不一樣。」Dennis說。

Dennis在澎湖所經營的和田大飯店,賣點是主打「舒適」、「休閒」、「清新」、「親切」。雖說澎湖的受歡迎程度及不上台灣其他熱門的旅遊地,但近年遊客數量也確實日漸上升,當地的飯店也愈來愈多,裝修和設施也愈來愈好。雖然面對激烈的競爭,但Dennis坦言仍是堅持固有的經營方針,務求令每一分錢都用得其所。「和田不是主打豪華,我們想要給客人一個家的感覺。我很喜歡到日本旅遊,日本的飯店也經營得很好,我們可以去學習。」他說。

最愛看偵探小說

這麼多年來,憑荈啎O和肯嘗試,當年還在唸書的二十出頭的小伙子,讓負債一億多台幣的飯店重回軌道,那他做生意的本領是在什麼時候學習的呢?「我家以前就是做生意的,所以我覺得做生意不難啊!從小媽媽就叫我在旁學習做生意,因為我是老大嘛,老大就是要接管家業。」Dennis說。Dennis有一個弟弟,他表示,遲些可能會把飯店暫時讓弟弟打理,自己放一個短暫的假期,到外面走走,做自己喜歡的事。

Dennis表示在弟弟接手打理飯店後,很想去學學英文,學學日文,「我很喜歡去日本啊,每次去日本都不會講日文,而英文倒是從以前到現在都學不好,所以現在真想把這兩種語言學好呢!」他說。Dennis表示自己不愛唸書,卻很喜歡看書。在交談的過程中,記者感覺他的思維很有邏輯,原來,他最喜歡看偵探小說,邏輯思維也是從那時開始培養的。他也愛看人物傳記,之前看過慈禧太后的,最近則在看鄧小平,「我喜歡看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他們如何作判斷和決定,我雙親很早已不在了,沒什麼參考的依據,而人每天都在做決定,所以我很喜歡看看他們如何做決定。」

Dennis的名字「雋」和「孜」,並不算是名字裡極常見的字,記者不禁好奇問問他名字的意思,「『雋』字意含美好的、源遠流長的,而『孜』則代表孜孜不倦、努力不懈,那就是如果想要好,就要一直不停地做不停地做!」Dennis說。「這真是一個很累的名字啊!」Dennis嘆了一口氣。這一聲嘆息,蘊含的感情有點兒複雜,但絕不是埋怨,也絕不是絕望,倒是因苦盡甘來而舒下的一口氣。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