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香港專題 > 正文

堵塞喪拉 機不可失

2017-12-05
■梁美芬憶述,見證反對派過去10年變本加厲的拉布惡行,盼撥亂反正恢復議會莊嚴。 香港文匯報記者莫雪芝  攝■梁美芬憶述,見證反對派過去10年變本加厲的拉布惡行,盼撥亂反正恢復議會莊嚴。 香港文匯報記者莫雪芝 攝

梁美芬見證反對派惡行 盼撥亂反正恢復議會莊嚴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姚嘉華)反對派過去濫用《議事規則》喪拉布,癱瘓議會正常運作多年,令議會浪費大量公帑及時間,也令不少與民生相關的法案及撥款未能通過。經民聯立法會議員、議事規則委員會成員梁美芬昨日接受香港文匯報專訪,她憶述見證了反對派過去10年變本加厲的拉布惡行,強調今次建制派提出修改《議事規則》是有必要的,可制衡反對派的拉布伎倆,並指這是最好良機將立法會撥亂反正,恢復議會的莊嚴。

梁美芬說,自2008年加入議會後,見證茪牊麍ㄠq正常走到極端。一開始的一些極端表達,如以掟蕉、侮辱和冒犯他人的方式去「表達意見」,已是超越了《議事規則》的底線;但其後在2012年5月,由「人民力量」兩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與陳偉業,在《2012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會議裡,合共提出1,300條修訂拉布,「他們在全體委員會透過無限次的發言,搞事的議員輪住發言,雖然當時無響鐘(點算法定人數)。」

只狂點人數 開會全卸責

她續說,反對派過往拉布都是不希望流會,但後來卻連點算法定人數都用作拉布的手段,意圖製造流會,「自從用鐘聲點人數後,他們發覺點人數的招數慳水慳力,又不需要發言,直情是直接浪費議會時間,同時可以將絕大部分建制派綑綁於議事廳。似乎反對派對流會無感覺,不惜流會、浪費公帑,變了將維持會議進行的責任全卸予建制派。」

梁美芬強調,建制派當然需要肩負維持會議進行的責任,但認為開會的責任應是所有議員都有的,故在今次修改《議事規則》提出降低全體委員會的法定人數要求,希望市民明白︰「最玩得多的,其實就是全體委員會,除了不停發言之外,就是響鐘聲,並不是因為建制派坐入去開會都不行,而是不希望反對派濫用鐘聲,以為他們是沒有開會的責任,堂而皇之出去做自己的事,可以用很多時間去做地區工作,而我們建制派就無時間去見地區人士、被綑住了在立法會。」

主席擇時「重賽」 免浪費時間

除了降低全體委員會的法定人數要求外,她並指,建制派建議一旦出現「流會」,立法會主席可選擇何時重新開會,也是非常重要,可以節省很多時間,「這是無辦法的,只可以因時制宜。面對赤裸裸想浪費議會時間的反對派,我們只可見招拆招,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你用《議事規則》來拉布,我們只好修改《議事規則》來彌補漏洞。」

此外,建制派抗衡反對派拉布的招數,還包括提出表決議案鐘聲縮短是毋須辯論,梁美芬解釋指:「如果對方拉布,提出了幾百條、幾十條修訂要表決的話,縮短鳴鐘時間是可以差很遠。」

「只跟返正常議規」 非「自閹」

對於反對派聲言今次修改《議事規則》是「自閹」,她對此說法並不認同,強調現在是最好良機將立法會撥亂反正,恢復議會的莊嚴,「大家只是跟返正常的議事規則,跟返正常的秩序,不代表是大家不能有不同意見,仍然都是可以辯論、游說,不代表政府就可大安旨意、直搗黃龍通過所有議案。」

梁美芬又不認同這是建制派「乘人之危」、「偷襲」,「那幾個議員被DQ(裁定喪失資格),不是我們希望的,只是他們自己玩殘自己,自己連宣誓都做得不好,不能怪我們。過去八九年都改不到,經常停滯於議事規則委員會。現在有機會改到,我們為什麼不做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