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要聞 > 正文

中國更加注重南京大屠殺微觀史研究

2017-12-13
■ 昨日,市民在南京利濟巷慰安所舊址陳列館內參觀。  中新社■ 昨日,市民在南京利濟巷慰安所舊址陳列館內參觀。 中新社

已成功搶救最後一批倖存者記憶

香港文匯報訊 據新華社報道,中國對南京大屠殺歷史的研究,正逐漸由對宏觀史實的論證,拓展到對個體命運的關注。2017年12月,由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和南京大a歷史a院合作完成、展現大屠殺倖存者人生經歷的兩本口述記錄文集《最後的證言:49位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口述歷史》和《被改變的人生: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口述生活史》,正式對外發佈。

這兩部搶救性記錄文集,以口述歷史的方式,記錄了最後一批倖存者的個體記憶。書中的主人公,有的因為參加南京保衛戰,生活軌跡從廣州轉至南京;有的本來生在小康之家,因為親人離世淪落到底層;還有的戰後努力工作,重新過上了好日子......記錄者把焦距拉長、茞援顙C個親歷者的人生,完整記錄下屠殺浩劫對倖存者一生的持續影響。

南大師生歷時半年採集「口述史」

為了跑贏時間,「打撈」出不足100名南京大屠殺倖存者的記憶,50多名來自南京大學的義工歷時半年,進行了超過150次走訪和採集,最終整理出124萬餘字的錄音實錄稿。多次參與口述史採集的「95後」大學生張益偲說,以前從沒想到,尋訪相隔80年的歷史,能對自己產生如此之大的情感觸動。「南京大屠殺對普通大學生,原本也許只意味蚞史書上的數字和紀念館裡的黑白照片。但有了一次次走訪,倖存者的影像一下從黑白照片拉回到我們尋常人家的祖輩,他們經歷過什麼、如何走向新生活,一舉一動都歷歷在目。」張益偲說。

「歷史既需要高屋建瓴的宏觀研究,也需要細微到個體,還原一個個時代背景下的真實個人。」口述史項目指導老師、南京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張生說,每個倖存者的口述記憶,都是一段溫熱的歷史,具有不可取代的價值。

相關研究已列入國家級科研計劃

國家愈來愈重視南京大屠殺微觀史研究。目前,由中國抗日戰爭史學會副會長朱成山主持申報的專項《基於微觀史學的「南京大屠殺」研究》已獲全國哲學社會科學規劃領導小組批准立項,並被列入國家「十三五」社科發展計劃。

在民間層面,越來越多的調查義工自發加入到大屠殺微觀史研究的隊伍中去。2004年起,南京退休教師費仲興等歷時3年、走訪了大約350名大屠殺倖存者,記錄他們的口述內容,為834名遇難同胞「找回姓名」。時隔10年後,費仲興等再次修訂名單,增補了近年來通過田野調查、查閱檔案等方式補充的約1000名遇難者姓名,並增添新的微觀史料。令費仲興欣慰的是,這一過程中,社會各界參與大屠殺微觀史研究的積極性日益增強。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張建軍說,宏觀研究與微觀探究相契合、歷史學與多學科相融合、學術研究與和平教育相結合,標誌茪什篧麉n京大屠殺歷史的研究進入一個新階段。

「過去中國史學界對南京大屠殺這段歷史,更注重『論證有無』,回應日本右翼分子否定歷史的挑釁。現在,我們也關注戰爭中個體生命的全過程,與全世界關注正義與文明的人們一起,建立關於和平與未來的話語。」張生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