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名人舊居行

2018-01-12
■徐志摩雕像和其背後的詩。 作者提供■徐志摩雕像和其背後的詩。 作者提供

余 瀾

車子從杭州出發,細雨中往東南方向行, 紹興去過幾次,魯迅故居當然非去不可。記得上一次去,好像是七八年前的事了,記得那次在紹興午餐喝黃酒,喝茬嫆荂A突然,一個識途老馬大叫一聲:「這酒是假的!我喝過多少回了,真的假的還會分不出?你們在魯迅故鄉賣假酒就是不行!」我是外來客,不辨真假,自然無權發言,最後如何了結,我也不清楚。

當然,那回,所有的魯迅故居景點,從三味書屋,到百草園,都看個夠,此次重來,正值雨天,有點意興闌珊,走到大街盡處,同行的W邀我去一家飲食舖歇息,見那裡寂靜無人,正好聊天,叫了一杯咖啡,聽外頭滴滴答答的細雨聲,也正好打發時間。

第一次去烏鎮,是在二十世紀初,那時電視連續劇正熱播,紀曉嵐成了一時的熱門,當我看到紀曉嵐跟皇帝在河邊說話的鏡頭時,暗想,這豈不是就在烏鎮這河畔拍的嗎?那次,我在烏鎮的客棧住了幾晚,幾乎走遍烏鎮的景點,有一個晚上,飯後無聊,走到後街,黑乎乎的小巷,忽見一間咖啡室,頗有情調,跨進去,沒什麼客人,有兩座鞦韆,在暗影中輕輕搖盪。這回再去,不見那咖啡座,都市的步伐匆匆,滄海桑田,難道連小鎮也變幻莫測?但也許還在,只是我們太匆忙,無暇再仔細尋找,只好帶茪@點遺憾離去。

但茅盾故居是要再看的,也參觀了他走出烏鎮前的臥室,蚊帳讓人回到了往昔歲月;何況烏鎮又新添了「木心美術館」,我們在館內留連,只留下一聲嘆息。染布房也是重去,那些高高掛在上空的深色染布,隨風輕揚,好像在喊我們借景拍照,體味染布的誘惑。這時,遊人不多,小巷靜靜,長巷深處寂寞如山,盡頭只有一個老漢,戴茪瘝薊滬I影,正在愈來愈小,終於不見了。

奉化溪口,是蔣介石的老家,幾次想去,都沒成行。溪口,一進鎮內,就見到一座三層建築物,上面寫荂G「溪口1945」,地面是商舖,其中一個是「老香港」,應該是飲食店,另一個是「一點點」;還有一間是旅行社:「溪口山水」。「蔣氏故居」是個賣點,難怪旅遊團不斷。當然也還有圍繞蔣氏的推銷活動,走到「蔣氏故居」那邊,有一個身高和面貌均神似的漢子,拄茯b杖,立在那裡,乍一看,還真有幾分像蔣氏本人。再走過去,也有一個貌似蔣氏的人,身穿戎裝,左後邊是身穿綠軍服的女兵,右後邊是身穿灰軍裝、腰插手槍的女軍人。「蔣氏」也是手持著名的枴杖,一面用套茈掑漅M的右手揮手,只一會,見沒人理會,便踱茖B走開了,那兩個「女兵」也隨茖奎}了。他們後面有一間照相館,我估計是照相館的宣傳手法,如果有遊客放下零錢,大約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武嶺門在一九二九年前是小廟堂,蔣母篤信佛教,常來這裡唸經拜佛。一九三零年,蔣介石把它改建成三間兩層的武關式城門建築。門額兩面都鐫刻「武嶺」,正面為國民黨元老、書法家于右任所書,背面為蔣介石所寫。蔣介石曾任武嶺學校校長。蔣母在這裡被日軍炸死,蔣經國故居裡,還保存蚑掘g國為此寫下的「以血洗血」的碑刻字樣。

寧波是頭一次去,本應好好觀賞,可惜車到時,已是暮色四合之際,只見燈火燦爛,不見白天本色。人們都出去唱卡啦OK了,飯後我們也撐起雨傘出去,冒雨在酒店附近散步,可是街上寂靜,沒有見到有行人,大概都躲在室內了吧?只有像我這樣的陌生來客,才會有這般興致。雨中的寧波鬧市,只有霓虹廣告燈火孤寂閃亮,好像在相互默默打虓N味深長的眼色。我們也並不持久,走一小段路,也就廢然而止了。還來不及看清楚寧波白天的市容,我們次晨便匆匆上路,雖然天已大亮,街道卻似乎還在打盹,沒有完全醒過來,偶然有一輛摩托車從後頭馳過,嗚嗚聲中,遠去了。

而寧波帶魚最出名,車過跨海大橋,海堤由紅橙黃綠青藍紫顏色為記號區分,讓人有不同的感覺。工程由兩頭往中間建,一段段鋼板拼接起來,全長三十五公里,耗資一百一十億人民幣。東海海堤是黃色的,因為長江泥沙是黃的,由此類推。

終於來到海寧縣的嘉興,腦海裡立刻浮現出金庸的模樣,隨茈L筆下的刀光劍影。金庸,是我年輕時在南洋的偶像。那時讀得最多的,除《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之外,便是金庸的武俠小說了。記得第一部是《碧血劍》,此後就欲罷不能,直至我北上回北京讀書,當時在萬隆,《神雕俠侶》油印盜版書還未面世,不免讓我牽掛。金庸舊居,沒有我想像中的熱鬧,道路太窄小,車子開不進去,只得停下,我們徒步走進去。

路過田野,拐進去,見到牆壁上寫荂u金庸故里」幾個大字,配上金庸武俠小說中的畫意。再往前走,終於看到一座房子,由馮其庸題寫「金庸舊居」四個大字,原來是到了。門口沒什麼人把守,我們長驅直入,是一座院子,正中間的堂屋,正中掛荓d熙御筆「澹遠堂」,顯示金庸祖宗查姓與清朝皇帝的淵源。但室內比較冷清,參觀的人極少,也沒有專人介紹。走到偏廳,是展示改編自其著作的影視作品,可能因為有繽紛色彩和人物形象的關係,參觀的人幾乎都被吸引過去了。

相比之下,也同在海寧的、由金庸題字的「詩人徐志摩故居」,便顯得人頭不少了。故居正中,立荇}志摩半身雕像,背後展示他的名詩《偶然》,我們登堂入室,直趨徐志摩與陸小曼的臥室,旁邊還有梳妝^,令人想起他的《愛眉小札》。故居裡還展出徐志摩的許多作品。一位女講解員解說徐志摩和陸小曼的種種,講得相當不錯。走出來,街邊停茪@輛摩托車,它後面是一堵白牆,牆上的標語寫荂G「自由 平等 公正 法治」。

靜好時刻短暫,雨好像又要下了,說時遲那時快,秋風秋雨馬上就要鋪天蓋地灑在嘉興的大地上,我們只好跑步上車,躲雨去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