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江學海 > 正文

【英語「筆欄」】搖滾唱出迷失藥海

2018-01-31

今期個人分享Comfortably Numb,是Pink Floyd的專輯The Wall內最受人矚目的歌曲。它能成為搖滾中的經典(classic),除了銷魂的旋律和震懾人心的結他獨奏,描述歌詞的主題更是鮮明-濫藥。

它可謂是描述用藥情緒的搖滾音樂歌曲中最有象徵式的。當然,筆者並非鼓吹這種不當行為,只是藉此窺探一下Pink Floyd迷惘的世界,以及伴隨而來的淒美歌詞,一種以音樂抒發感情的作品。

樂隊靈魂人物「喃喃自語」

先講述一下背景:上世紀70年代社會不公的環境令不少人用藥物麻醉自己,Pink Floyd作為當時英國紅極一時的殿堂級樂隊,亦是曾經沉淪的一分子。

然後,Comfortably Numb在當時誕生了。樂隊靈魂人物Roger Waters在歌裡寫出在毒海浮沉的虛幻感覺,以第一身和第二身的角色不停交錯,描寫出歌中主角跟自己喃喃自語的情境:

Is there anybody in there (有人在嗎)

Just nod if you can hear me(如果你聽到的話,點個頭吧)

Is there anyone home(有人在家嗎)

I hear you're feeling down(我知道你心情低落)

Well I can ease your pain(我可以減輕你的痛苦)

Get you on your feet again(讓你重新站起來)

以上都是歌曲第一段的節錄部分(excerpt)。讀者可以看到主角就像自問自答般,一方面吐露出迷惘,另一方面又用溫柔的口吻安撫自己(歌詞中「減輕痛苦」的方法就是使用藥物)。

再看看副歌的部分:

There is no pain, you are receding(沒有痛苦了,你慢慢遠去了)

A distant ship smoke on the horizon(有一艘船在地平線上)

You are only coming through in waves(是海浪帶荍A前進的)

Your lips move but I can't hear what you're saying(你的嘴巴在動,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透露安逸麻木情緒

這裡主角又回到第一身的角度,感覺就似躺在床上,有茪裗惘的望茼p幻似真的自己隨海浪而前進,不斷重複感受茬o樣無邊際的情感。

最後,主角用既享受又懺悔的口吻透露出「安逸麻木」的情緒,這亦是這首歌曲名稱的由來:

When I was a child I had a fever(小時候,我曾經大病一場)

My hands felt just like two balloons(那時候,我感覺我雙手就像氣球般無力)

Now I've got that feeling once again(現在我又有這種感覺了)

I can't explain you would not understand(我不知道怎麼解釋,反正你也不了解)

This is not how I am(我已經不是我了)

I have become comfortably numb(我迷失在安逸麻木中)

副歌的部分將用藥後的精神狀態寫得淋漓盡致:例如將之比喻成大病時軟弱無力,身體已不再屬於自己的感覺;或是像船一樣在海中浮沉,連聲音都聽不到的體驗。

這些歌詞,讓人感受到主角內心想抵抗藥物、反被它控制時卻只好接受它的無力感。Comfortably Numb就是一首情緒如此糾結、迷失的作品。

當然,筆者再一次奉勸大家,聽歌歸聽歌,千萬不要濫藥。

■香港專業進修學校語言通用教育學部講師 劉家喬

網址:www.hkct.edu.hk/

聯絡電郵:dlgs@hkct.edu.hk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