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戴耀廷違憲播「獨」罪不可恕

2018-04-06

梁立人 資深評論員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在台發表「港獨」言論,已經成為一宗嚴重的政治事件,不僅特區政府和各界予以痛斥,港澳辦和中聯辦亦罕有同時發聲譴責,指出其言行已嚴重違反國家憲法和特區基本法,是對「一國兩制」底線的嚴重挑戰。

戴耀廷在香港早已是臭名昭著,被民間稱為「戴妖」,他長期在報刊上公開發表「結束專制政權統治」的反華反共文章,鼓吹反政府,已經成了當前反對派抗中亂港活動的「白紙扇」和外部反華反共勢力的「紅棍」。是非法「佔中」的理論構建者和行動策劃人,是近年歷次選舉中推行「民間選舉」計劃,為反對派配票造勢的操盤人,最近並公然赴台「販獨」,提出香港可以考慮「獨立建國」的口號。

就是一個這樣甚囂塵上,大逆不道的妖孽,卻仍然可以頂茪j學教授的光環,長期衝擊、破壞社會秩序,所憑藉的是什麼?這是我們不能不重視的問題。

戴妖賴以自保的第一道屏障叫言論自由。他說,香港是民主社會,每個人都有其言論自由,只要不賦於實際行動,即使無法無天,妖言惑眾,也無須負上刑責。其實,言論自由並非全無界限的,言論自由若褻瀆了宗教信仰、破壞了民族團結、侮辱了國家尊嚴,侵犯了國家主權,那就是違法行為,戴妖對言論自由的範疇比誰都清楚,所以他才會隨時變臉,今天大放「港獨」厥詞,明天全盤否認,可見他是有意曲解言論自由,明知故犯,對「港獨」行為投石問路而已。

將危害香港社會安全的人驅逐出境

其次,他亦深知香港社會的軟肋,那就是特區政府為了維持社會和諧,對他們這種打蚞ЁN招牌的罪行有一定的寬容度;事實上,即使政府對他的「港獨」言論採取行動,香港法庭也不會將他入罪,大都以政治問題為由輕放輕縱;戴妖任教的大學不敢輕易招惹氣焰囂張的反華勢力,不願被他們扣上妨礙學術自由的帽子,惟有對他的惡行隻眼開隻眼閉;社會大眾雖然對戴妖的所為深惡痛絕,除了在輿論上痛斥,又奈何得了他什麼呢?由是戴妖洋洋得意,一邊享受納稅人的供養,一邊幹茩兢J面反碗底的勾當,任由千人咒萬人罵,大學教授的光環仍然戴在頭頂,高薪厚祿依然將他養得腦滿腸肥,令人痛心的是,除了表示震驚,憤怒,嚴重譴責,我們還可以幹什麼呢?

要斬魔除妖,唯一的方法是在言論之外尚需有實際行動,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戴妖不是口口聲聲講法治嗎?那我們就得用法來治他,今日,中國已有國歌法、國旗法,惟獨欠了一條維護國家主權法,中央政府應考慮立法制止所有分裂國土、鼓吹「獨立」、危害國家主權的行為,任何人主張「獨立」,即屬違法,予以嚴懲,此外,香港也可以引用公安條例,將危害香港社會安全的人驅逐出境,這才是霹靂手段,菩薩心腸。

當然,道理要講,但對荇筋v自重,橫下一條心與13億人為敵的妖孽,光講道理是不夠的,若不拔下他幾條毛,讓他感到肉痛,這種人是不會悔改的,特區政府奈何不了他,中央政府就應該出手教訓他;司法界有人同情他,法律卻不能輕縱他;大學管理層怕他,納稅人卻不能饒恕他;反共反華勢力支持他,愛國愛港陣營就要打倒他,總而言之,漢賊不兩立,對付戴妖這種惡貫滿盈的妖孽,絕對不能手軟。首先,大學管理層應革除戴妖的教授職位,免得他繼續誤人子弟;政府應以危害社會安全將他繩之以法。既然他連「香港人應考慮獨立建國」的狂言也說得出口,我們為什麼不能說:「香港人應考慮將這種誤人子弟,大逆不道的妖孽驅逐出境」!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