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 > 正文

【 隨想國】橄欖

2018-04-17

興 國

記憶中,應該有二三十年未曾吃過蜜餞式的橄欖了。要不是因為喉嚨感覺怪怪的,又有點輕微的咳嗽,朋友也不會叫我試試吃甘草橄欖。看茖爾辿b盒子內的甘草橄欖,就想起小時候吃的「和順欖」,更想起小時候看黑白粵語片時,賣橄欖的小販往二樓窗口或騎樓拋上去的「飛機欖」。如今高樓都很高,更少見騎樓,「飛機欖」自然就從生活中消失了。

吃茖漸怉騞鮿V,想起這個時節,該是橄欖花開的時候。奇怪的是,賞花人都會想到去日本觀賞櫻花,怎麼沒有人想到去嶺南地方觀賞純白純白的橄欖花?那應該也是一幅美景吧?嘴饞的人都會想到在夏季去採摘荔枝和龍眼,怎麼沒有遊人想到在秋冬時分去採摘橄欖?

吃甘草橄欖只吃到蜜漬過的甜味,一點也吃不出橄欖的原味。那原味大概是很多人不太喜歡的,因為是先苦澀然後才品嚐出那份特有的甘甜。就是這個原因,橄欖在古代也被稱為「忠果」和「諫果」,因為勸?的逆耳忠言如果聽得進去,都是先苦後甘的。

宋人詠《橄欖》的詩,蘇東坡說出味道:「紛紛青子落紅鹽,氣味森森苦且嚴。待得微甘回齒頰,已輸崖蜜十分甜。」王禹偁則道出寓意:「江東多果實,橄欖稱珍奇。北人將就酒,食之先顰眉。皮核苦且澀,歷口復棄遺。良久有回味,始覺甘如飴。我今何所喻,喻彼忠臣詞。直道逆君耳,斥逐投天涯。世亂思其言,噬臍焉能追。寄語採詩者,無輕橄欖詩。」

中美貿易戰正在醞釀,世人都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如果貿易戰真的打起來,那可是真真正正的狂風暴雨來臨啊!到時候,會有白鴿在風狂雨暴中啣蚞鮿V枝來宣示和解嗎?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