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神州大地 > 正文

解譯敦煌古譜四十載 滬教授重現千年仙樂

2018-05-06

對於百餘年前在敦煌莫高窟發現的唯一一卷古樂譜,坊間一直流傳荂u千年天書、百年解譯」的說法。世界各地的學者孜孜以求破譯古譜的鑰匙,其中屬上海音樂學院音樂學教授陳應時走得最遠,觀點尤為獨樹一幟。第35屆「上海之春」國際音樂節「古樂.新聲」--陳應時解譯敦煌古譜音樂會昨日在上海賀綠汀音樂廳舉行,用一台全民族樂器演奏音樂會,回應了陳應時半生的研究碩果,讓沉寂千年的古老音符在當代再次打動人心。 ■北青網

敦煌古譜是唐代世俗歌舞樂,抄寫於長興四年(933年)前,譜式為琵琶譜,封存於敦煌莫高窟。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重見天日,但又輾轉流落到法國巴黎國家圖書館。古譜共有25首樂曲,分別為:《品弄》、《傾杯樂》、《急曲子》、《長沙女引》、《撒金砂》、《伊州》、《水鼓子》等。古譜素有「千年天書,百年解譯」之謂,因為記譜使用的符號形似日文的假名,極其晦澀,解譯困難。千年以前的譜樂,百年間學者們皓首窮經,孜孜不倦。

最早致力於敦煌樂譜解讀的,有法國漢學家伯希和、日本人古譜學家林謙三,接茪什篨ヰ怳]開始茪漎膍s-任二北、饒宗頤等都先後發表過相關著作。樂器學家應有勤、作曲家趙曉生與譚盾等國內學者,後繼也進行過研究。

提出與前人不同「掣拍說」

其中,上海音樂學院教授陳應時老先生可謂獨樹一幟,從1979年關注《敦煌琵琶譜的解讀研究》,至今已有四十載。其間發表敦煌古譜研究論文50多篇,專著一部,成果斐然,享譽國內外。

陳應時發現,「這些譯譜無疑都各具價值,但仍沒有達到令人滿意的結果」,還有必要在解譯上下工夫。尤其是敦煌古譜中的符號,究竟代表什麼?任二北是詞學家而非音樂家,陳應時認為他的觀點值得商榷。陳應時開始了自己的研究,他從北宋沈括《夢溪筆談.補筆談》和南宋張炎《詞源》中得到啟發,於1988年發表了論文《敦煌樂譜新解》和25首譯譜,提出了與前人不同的「掣拍說」(指節拍節奏),對敦煌曲譜的定弦、節奏、同名曲重合等疑難問題作了合乎邏輯的解譯。而且他所解譯的旋律通順悅耳,調性調式感清晰,樂句結構嚴謹。

打破日學者壟斷話語權

20世紀以來,國際敦煌譜研究成就的最高話語權一直為日本學者壟斷,而陳應時憑藉一次次發人所未聞,終於讓世界看到了中國學者的後來居上。

他不僅潛心研究,還與日本東川清一、英國畢鏗、美國趙如蘭等國際學者互動,將海外學者研究成果中譯十餘篇。從1987年第一次跨出國門赴澳洲講演起,陳應時先後應邀任英國女皇大學訪問學者、應聘任英國劍橋大學基茲學院訪問教授,並赴日本東京藝術大學、國立音樂大學、大阪大學、慶應義塾大學、武藏野音樂大學、日本音樂學會和東洋音樂學聯席例會等世界各地巡迴講學。同時,他把流散到海外的敦煌文獻原件都找來細細研究。

此外,陳應時還傾力將古譜用舞台藝術呈現,給公眾更直接的感知了解。1989年,他發起成立中國古樂團,舉辦《唐朝傳存的音樂》音樂會,奏唱了日、英、德、中等國學者解譯的敦煌曲譜及其他唐傳古譜。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