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教科書用語須精準 助學生建立正確歷史觀 

2018-05-08

張學修 全國政協委員 香港中華出入口商會會長 

近期,負責評審中學歷史教科書的教育局專家小組認為,部分教科書用字有欠準確清晰,例如以「中國收回香港主權」、「主權移交」等字眼表述香港回歸,措辭不恰當。這本來是一件小事,而且是教育事務,卻引起本港激進派的注意,藉此大做文章,頻頻向教育局官員表示質疑,更有興師問罪之意,指教育部門篡改教材,對學生洗腦。

事實上,不將香港回歸祖國講成「主權移交」,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胡漢清解釋,使用「主權移交」字眼,即承認英國對香港擁有主權,相關說法是「侮辱了民族和歷史」。曾經在立法會宣誓儀式上侮辱國家、被取消議員資格的游蕙禎,在其社交平台「批評」胡漢清的說法,謂九龍半島及以南是「永久割讓」,又質疑中國「迫人簽份新的合約,有幾合法」云云。

游的言論,暴露其對國家及香港的歷史無知,又公然散播顛倒黑白的言論,反映本港少數年輕一代的國家觀念淡薄、歷史知識缺乏,這也是本港國民教育嚴重不足的後果。少數年輕人的國民教育「先天不足」,又遭到「本土」、「港獨」等激進思潮的洗腦,後果堪憂。香港更加應查缺補漏,扭轉學生對國家、民族歷史的錯誤認識,以免「誤人子弟」、給香港埋下定時炸彈。本港歷史教科書必須採用準確的字眼,讓學生清楚明白歷史的真相,幫助學生建立正確的歷史觀、國家觀。

歷史教材須「咬文嚼字」 

歷史教科書作為教材,其文字表述有更高的要求。有人引述當年鄧小平的講話,指鄧小平當年也曾提出過「收回香港」的說法,因此,本港的歷史教科書形容「中國收回香港主權」沒有問題。對於未曾經歷過回歸而又需要正確認識這段歷史的學生來說,有關的表述將影響學生對香港回歸祖國的認識。為了幫助學生正確認識香港回歸的歷史和重大意義,在歷史教材上「咬文嚼字」是必要的,否則容易令學生產生誤解。

經歷過回歸過程的港人都清楚,中英政府就香港回歸的談判歷時多年,在談判過程中出現過「收回香港」的說法,但並不代表香港的主權可以在兩國之間任選其一。只要稍有歷史知識的人都清楚,香港在地理、民族、語言及文化上,從來都與祖國血脈相連。英國與滿清政府在不平等的情況下所簽訂的條約,並沒有合法性,中國歷屆政府都堅持擁有香港的主權,這一點任何時候都不能否認,香港由始至終都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回到祖國大家庭是必然的。

鄧小平在中英談判中反覆強調,談判要釐清的不是「香港是否能夠回歸」,而是怎樣回歸,如何確保香港平穩過渡,讓港人安居樂業。這是中國政府在談判過程中展現的智慧。如今本港有人玩弄文字遊戲,企圖曲解中英談判有關香港主權的定義,這是對國家和歷史的不尊重。

「剩餘權力」論混淆是非

另外,本港有學者聲稱,中國曾將香港的「主權」交給英國,英國在中英談判後,將大部分主權「歸還」中國,剩下的給予港人,故香港有「剩餘權力」。這更是混淆是非、挑撥離間的說法。香港在回歸前由英國政府管轄,並不代表英國擁有香港的主權。而香港自回歸之日起,中國政府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實施全面管治權,香港擁有所謂「剩餘權力」的說法根本是無中生有,其目的不過是為了削弱中央對港的全面管治,引起新的政爭和矛盾,對香港穩定發展、「一國兩制」成功落實有害無益。

如今,教育局專家小組對於中學歷史教科書有關「主權」字眼的意見很到位,教科書的用語需精準,避免產生歧義,確保學生準確了解。教科書的編寫需要不斷完善,過程中發現有不足之處,當然應及早更改。游蕙禎之流唯恐天下不亂,炒作歷史教科書字眼的更改,散佈不符合國情歷史的言論,社會理應保持警醒,教科書撥亂反正,為年輕一代樹立正確國家觀、歷史觀做好工作。香港是國家的一部分,香港的主權屬於中國,這是不容否定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