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緣聚香江 中聯辦員工之窗】真情無限別夢雲

2018-05-14
■陳夢雲楊奇伉儷合影。作者供圖■陳夢雲楊奇伉儷合影。作者供圖

廣聯部 言霜霜 高玉婷

我們講一位值得尊敬的老前輩、老大姐的故事。

今年春節將至,當家家戶戶忙荈K春聯、買鮮花迎接新春到來之際,陳夢雲大姐卻在除夕前一天因病不幸離開了人世,享年96歲。聞此噩耗,很是惋惜,十幾天前我們剛剛拜訪了她和她的先生楊奇,大姐那天精神不錯,還客氣地為大家準備茶水,可轉眼間就傳來了她過世的消息。雖然與大姐接觸不多,但通過幾次接觸以及與她家人的聊天,我們能深深感受到她對所追求的事業的熱愛和嚴謹的工作作風,以及生活上的樸實善良。

陳夢雲大姐祖籍廣東省南海,1922年出生在香港的一個小康之家。父親在港島經營一間只有半邊舖位的找換店,因為出身貧寒,沒有機會接受好的教育,所以特別重視子女教育,勤儉持家,存下錢來供子女上最好的學校。她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於1938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中山大學歷史系。

畢業後,陳夢雲大姐到粵北陽山縣的陽山中學當教務主任,後來又在連縣(今連州市)的連州中學當語文、歷史教員,開始融入粵北山區人民貧苦艱辛的生活,這是她讀到的「社會學」的第一課,感觸很深,萌生了反抗黑暗社會、追求真理與光明的信念,終於在1942年1月走上了革命道路。日本投降後,大姐回到香港,先後在聖士提反女書院、真光中學、香島中學教書。她對待工作嚴肅認真,對待學生關心愛護,很多學生後來都參加了國家的建設事業,他們在畢業多年後還寫信給她,表達感謝之情。1953年到1973年,大姐一直在廣東省教育廳、省文教辦工作。1979年,陳夢雲調到新華社香港分社工作,由於大姐是香港本地人,熟悉社會情況,便於與各界人士進行溝通交流。1992年11月,大姐年滿七十,離開了工作崗位,但她對香港的人和事依然牽掛在心,默默無聞地甘當為內地和香港兩地服務的紐帶。

在抗日戰爭烽火歲月中,大姐因工作和楊奇相識,1945年11月在香港註冊結婚。當時條件比較艱苦,兩人只是到一家小店拍了一張合影,那便是他倆保存了70多年的「結婚照」。結為伉儷後,風風雨雨幾十年,兩人一直相親相愛,不論遇到怎樣的磨難,都不離不棄,恩愛如初。即使到了耄耋之年,倆人外出活動,依然相互攙扶,相互關懷。

大姐在廣東工作期間,經常出差在外,難得有時間陪伴兒女,往往十天半個月才能見一次面。但是只要回到家,大姐就會專心陪伴子女,對子女的教育十分嚴格,子女從小受到良好家風影響,學業有成,家庭幸福。她用柔美的大愛和真誠譜寫了人生的幸福樂章。

夫妻恩愛,子女孝順,可謂是大姐最大的驕傲。楊奇在家庭追思會上送別大姐時說:「我同你結為夫妻,相親相愛七十三年,我和你一樣,感到十分幸福。你曾經多次講過:我們這個大家庭,是一個民主、和睦、幸福的大家庭;父母子女之間、夫妻之間,互相愛護,互相尊重,互相支持,非常難得。今後,我們會努力保持和發揚這種良好的家風,請你放心。」

陳夢雲大姐為人善良,樂觀豁達。她對人的生死有荓q容客觀的認知,認為死亡是自然規律,既然人是本能地哭茖茖鴠@上,就更應理智地笑蚋鰶}人間。大姐夫婦早在2012年就立下遺囑:「當我倆病危處於『油盡燈枯』之際,請勿再作無效的搶救,以免浪費社會資源。」「一不要舉行任何告別儀式,也不要在家中設置靈堂,只由子女在事後將我倆這份遺囑印發親友便可。二不要保留骨灰,既不要佔用銀河革命公墓地方,也不要存放家裡,可由子女將骨灰送往白雲山麓永泰村思園,埋入樹下,作為綠化肥料;或帶去南沙,撒入珠江,流向大海。」遵從她的遺囑,喪事一切從簡。大姐用遺囑為她樸素無華、大公無私的思想做了最動人的詮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