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教育 > 正文

【英論客座】年齡不同 感受有別

2018-07-04

筆者上期談到學習英文的心態,「對自己誠實」非常重要。這期筆者想談談「理解」(包括聽力理解、閱讀理解等)上的心態。

這使筆者想到最近一個網絡熱話。話說,內地天津一所高校舉行期末語文考試,內容是作家畢飛宇的《蘇北少年「堂吉訶德」》中的一個片段,不少中學生在作者的微博留言,問該文章的「厚重感」(原題所指)體現在哪裡。

畢飛宇事後接受採訪時直言,「不認為讓孩子們回答這個問題是合適的。」

他指出,所謂的「厚重感」可能是老師的閱讀感受,而老師和孩子的閱讀能力和感受力有別,這樣考對孩子有失公平。

題目原作者 幾乎不及格

語文類考試的題目,必定有閱讀理解部分,使不少同學聞風喪膽。

其中的「標準答案」,看似無可反駁,卻常常引起爭議。作家韓寒也做過針對自己文章的中學考題,卻鎩羽而歸,8題只答對3題,又竟選錯「作者想要表達的意思」,令人相當無語。

事實上,所謂的「理解」,是一項複雜的活動。在西方文學批評理論的範疇,有幾個重要的關鍵詞,分別是解讀(interpretation)、作者意圖(intention)、可確定性/不可確定性(determinacy/indeterminacy)。

批評家Steven Mailloux對interpretation一字作字源考究(etymologizing),指出其拉丁文的字源interpretatio有兩個意思,一為「解釋」(the action of expounding),二為「翻譯」(a translation/a rendering),於是定義該字有兩個「方向」:toward a text to be intrepreted and for an audience in need of the interpretation(「面向」一個文本,「為了」一個/群讀者)。

解讀即為讀者解釋一個文本。

Mailloux先生隨後提出了3個問題,筆者只簡單說明其中兩個,供大家思考:(1) Translating how? (怎樣翻譯?);(2) Acceptable to whom? (對誰來說可以接受?)對於第一個問題,Mailloux說明了幾種詮釋方法,包括我們常用的猜測作者意圖、考據文章的歷史背景等,其結論是,這些方法都「規定」(prescribe)並限制了閱讀的方式。

接下來他回答第二個問題:誰來決定這些解讀的正確性呢?他回答指,這和一個文本在一個群體裡所處的權力關係有關(about a reading's status within the power relations of a historical community)。

「標準答案」由權力者定義

結論顯而易見,文本的「正當理解」方式,以至於「正確結果」(例如以「標準答案」形式出現),是掌握在權力者手中的(以香港為例,便是教育當局、教師等)。

當然,筆者不認為這些理解方式本身有什麼問題,它們有其存在的理由和價值。筆者想強調的是,現在我們閱讀時採用的理解方法,大多數來自老師、課本,這些已經長期潛移默化了,以至於我們不易察覺。

所以,如果你在學校的閱讀理解測驗常常答錯,請先別懷疑自己的「閱讀能力」,可以多和同學討論不同的解讀方法,「照字面解」也好,不論「對錯」;嘗試了解標準答案裡,套用的是哪種權威的解讀方法。持續訓練對方法的敏感度,長期下來,既可以增加考試命中率,也能夠真正享受閱讀的樂趣。

接下來的數期,筆者想繼續介紹一些關鍵的英文字詞,一些簡單的文學理論,讓讀者走出學習英文的尋常套路,開拓更廣闊的思路。■特約作者:戚鈺峰

chikyukfung@hotmail.com

隔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