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中文星級學堂 > 正文

【文山字水樂春風】封建禮教壓迫 梁祝終化蝴蝶

2018-12-05
■《梁祝》講述梁山伯與祝英台之間的愛情故事。 資料圖片■《梁祝》講述梁山伯與祝英台之間的愛情故事。 資料圖片

我是標準《梁祝》迷。每逢有《梁祝》之演出,我必購票進場,不管是香港管弦樂團、香港中樂團還是其他樂團。

《梁祝》者,是音樂迷習慣對何占豪和陳鋼所編作的《梁山伯與祝英台小提琴協奏曲》(「The Butterfly Lovers」)之簡稱。這首曲我很喜愛,幾十年來,無論是小提琴首演者俞麗拿、日本的西崎崇子,或是用高胡演繹的黃安源......不同的版本,我都喜歡。

我甚至由頭至尾,用我那不倫不類、走腔甩板的音調將全曲哼出來,而且能掌握到全曲故事的發展。

《梁祝》,是1958年由上海音樂學院學生何占豪,以上海越劇《梁山伯與祝英台》為主旋律作基礎,創作了一首弦樂四重奏。然後陳鋼加上編曲配器、俞麗拿等的修訂成曲,並於1959年,為迎接國慶10周年作首演。無獨有偶,我最近一次去聽,是9月29日,於文化中心音樂廳,聽「港樂」演出之「國慶音樂會-梁祝與長征」。

全曲可分呈示部、發展部和再示部三個樂章。呈示部已可分引子、主部、連接部和結束部四個環節。

開始時,是幾聲豎琴作引子,帶出長笛有如黃鶯出谷的悠揚鳥鳴,彷彿流水與雀鳥之聲構造出江南春曉圖,接茯O雙簧管以柔和抒情引出一段「小過門」。聽過何占豪親自介紹過,這段「小過門」正是由越劇曲調摘取過來,叫人陶醉,百聽不厭。

跟荋N是這呈示部的主部登場,即以小提琴奏出那家傳戶曉的主旋律,你可以說這段就是主題曲吧。然後是大提琴以渾厚圓潤的音調,與小提琴的輕盈柔和形成二部對唱,跟茯O全樂隊合奏主旋律,令人感受到二人情感的昇華。

接茠漪O連接部,這段以跳躍活潑的音符,交代梁祝二人三載同窗,同遊共讀的快樂時光。獨奏的小提琴有如與樂隊互問互答,代表二人衷曲互唱,

可是好景不常,長亭十八里相送,依依惜別,這結束部的旋律又轉為慢板。小提琴與大提琴如泣如訴,好像有無窮的綿綿情話,卻又欲言又止。有時又斷斷續續的,反映英台之內心矛盾,真令人肝腸寸斷。

進入發展部這樂章了,此章可分「逼婚」、「樓台會」、「哭墳、投墳」三段。

「逼婚」一段,作者巧妙地以銅管那冷峻低沉的音調加以人性化,代表了來逼婚的祝父,造成強烈的壓迫感,非常具體。小提琴用散板的節奏,表達出英台的驚惶、傷痛、悲哀與反抗。

可是小提琴只是孤鳴獨奏,英台何嘗不是孤掌難鳴?以銅管為代表的封建父權,帶蚞蒹兮硍云瑭n勢,強勁的快板,有如形成了很大的壓力,令形孤勢單的英台無力反抗。

山伯、英台之「樓台會」,又是一段小提琴與大提琴的對答。慢慢的琴音,百感交集,哀怨纏綿。如訴如泣之音韻,把兩人相思苦痛表達得淋漓盡致。

節奏一轉,樂隊有如京劇快板般的齊奏,與提琴慢板獨奏交替出現,形成對比。這取材了越劇囂板「緊打慢唱」的手法,代表山伯憂傷而終。小提琴再以淒厲聲調帶出哭靈祭墳這一段。個人悲苦的控訴,打不倒封建的壓力的,最後只能以死相抗。在鑼鈸鼓號齊鳴聲中,有如天崩地裂。天地也動容了,山伯墳墓在風雨交加、雷電聲中裂開,英台縱身投墳,樂章也達到最高潮。

樂曲進入第三章再示部,即令人鍾愛的「化蝶」。

長笛吹奏出那柔美的旋律,與豎琴的滑奏相互映襯,把人們引向神話般的仙境。這段等於樂曲起首那呈示部的主旋律,有如再奏一次,但很奇怪,節拍和旋律卻令人有一種安詳、平和、自由、生機的感覺。大家耳際聽茪p提琴再次奏出了這象徵愛情的主旋律,腦海中展現出梁山伯與祝英台在封建禮教壓迫下,化作一雙蝴蝶,在花叢中歡樂自由地飛舞。

二人不惜以死來爭取婚姻、愛情之自由和權利,甚至女子求知識的權利,所以此曲並非單是代表了地方戲曲和傳統音樂,它可與《牡丹亭》相提並論。

有很多人將「化蝶」配入舞蹈、電影、戲曲、太極,可想而知,《梁祝》的確令人鍾情。

■雨亭(退休中學中文科老師,從事教育工作四十年)

星期三見報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