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名家時評】從京張鐵路到京張高鐵 中國獨立自主行穩致遠

2019-01-03

許楨 博士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

投身教育後,其中一個回報,就是逢年過節,除了與親友共度外,還越來越多與一眾恩師、學生相聚。事實上,從師父、師母、弟子、徒孫這些稱謂可知,在中國人獨特的「擬親屬」文化當中,師生關係從來是重要環節。在舊雨新知中,總有些長輩或晚輩對區區的研究領域感到好奇。所謂術業有專攻,不少也真是慚愧,在這些方面可真夠雜的。

在青幼年時,由書畫入手,筆者醉心中國傳統文化。雖然天分有限,無法像好友徐沛之博士般成為大家,卻有幸養成比同齡人對中國文化更廣泛的興趣、更持久的關注。

以此緣起,筆者在港大修讀文學士時,自然而然地以中文、中史為基礎,旁及與中國相關的文化、地理、政經課程,逐步建立自身的中國研究基礎。到負笈海外後,隨蚞ヴ捸B老師專長的轉變,也有近10年時間,研究領域集中在中國與世界的連繫,也就是當代國際關係之上。

筆者在海外受業時專攻政經兩科,亦可謂由政治入、從經濟出。返港前後,就將中國現代化以及對外關係的視野,由傳統的政治、軍事、安全領域,拓闊到社會、經濟發展模式。當中,西式金融體系的建立、戰略基建的營造、現代化城市的規劃與運作,便成為近10年來,筆者學習、教研的重點。

今天,有學生、友人捧起筆者的論文研讀,會發現該粗成的作品涉及匯豐銀行、天津早期城市化,以及英、德、俄、日鐵路營造及營運方式引入中國的過程。為完成這篇粗陋的論文,筆者便須橫越金融史、科技史、城市規劃、工程學等諸多並不熟悉的領域。筆者作為不甚專業的鐵道迷,在這個孤單的探索過程中,能夠觀察、思考、感念百餘年來,中國人在京津要地建設鐵路的歷程,也算是精神上最大的滿足。

10餘年前筆者的研究,以貫通遼寧、北京、天津的山海關鐵路為本,從方向上講,是北京向東、再往北走向。其後,在1909年,滿清王朝即將崩塌之際,中國人建成了京張﹙家口﹚線,成為北京朝西北、通向冀北的另一條重要鐵路。京張線是中國首條鐵路,由設計到建造,皆由國人主導,主事者正是詹天佑。110年後,京張高鐵即將於今年初開通,兩地直通時間,由逾3小時縮短到50分鐘以內。憑藉中國動力、工程、管理技術,京張高鐵成為世界首條設計時速350公里以上的鐵路。

從筆者的學習經歷可知,建設大型鐵路是兩個層次的系統工程,第一層次是技術,第二層次是技術以外-─包括金融融資、現代管理、人力動員與組織等各方面。單論金融層面,一個世紀以前,涉足中國鐵路建設的現代銀行,清一色為外資所控,除前文所及的匯豐之外,還有俄國華道勝銀行、德國銀行、法國銀行,以及當時新崛起的日本橫濱正金銀行。

一個國家鐵路系統從無到有、從弱到強、從引入到自主再到出口,既是相關技術領域突破的總成,也是其政治、經濟、社會、金融、外交上了大台階的展現。沒有當代中國銀行及管治體系的支撐,社會資本的形成與流動,中國高鐵難以行穩致遠。

從詹天佑到今天,從建設鐵路的獨立自主到建國的獨立自主,中國人歷盡萬水千山才走到今天。且行且珍惜,要向更遠的他方進發。

下一篇,筆者將談談中國航天科技的探索與建設。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