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翠袖乾坤】不一樣的粵劇

2019-04-25
■如果特朗普演大戲...... 作者提供■如果特朗普演大戲...... 作者提供

連盈慧

朋友90後的小弟看了一場粵劇,感到十分有趣,從來沒聽過粵曲,對他來說便覺得有點新鮮感了,但吸引他進場的,竟是「特朗普」這個劇目,平日看新聞,他已視「侵侵」為別類「偶像」,這個智商被心理學家評定只有40分的美國總統,上任以來小學雞一樣的言行,不時就教他這個高中生提升不少優越感,在他眼中,老特比荷里活任何諧星都更多笑料,雖然這小丑笑中也令人氣憤。

大概他幾個同學都有同感,才好奇為這個《粵劇特朗普》買了票。據說這群小朋友進場後最大「安全感」是發覺吾道不孤,不至於有擠身婆婆姨姨團中那種尷尬,最開心是見到不少80後的哥哥姐姐的身影。

朋友說這現象大概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以後已少見了,不是常聽人說粵劇是老年人娛樂嗎?朋友自己就很少看粵劇,她喜愛粵劇的母親卻為這個特朗普對傳統粵劇的衝擊而擔心,怕風氣一轉,《紫釵記》、《紅梅記》今後年輕一輩就不認識了。

其實老戲迷也未免過分憂慮,查看過粵劇歷史,憑虒f語九聲的靈活基因,先天後天環境已促使粵劇不自覺走向多元化,先說拍和方面,除了中樂,還可融入小提琴,甚至電結他;可以大鑼大鼓,可以管絃絲竹,中西混合居然天衣無縫,連《魂斷藍橋》等西洋譜子填起曲詞來都可以變出「本土味」,每種戲曲源自同一血統,功架造手大同小異,劇種特色主要分別在於唱腔,京劇戲迷以「聽」戲為主,粵劇何獨不然,粵劇之所以成為粵劇,優越在九聲發腔,入耳平仄鏗鏘,只要伶人唱功了得,不同老倌獨家唱腔,才是粵劇的靈魂;題材宜古宜今,天馬行空亦無不可,一旦千人一腔,粵劇徒具形式便真正滅亡了,老輩戲迷對薛腔馬腔凡腔新馬腔的懷念,才是粵劇真正精神所在。

振興粵劇,認識到「唱做唸打」以「唱」先行,新一輩伶人真要吊好嗓子苦練唱功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