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神州傳承 > 正文

頂上華冠 手中絕活

2019-05-08
■韓小利展示秦腔戲帽。   香港文匯報記者李陽波  攝■韓小利展示秦腔戲帽。 香港文匯報記者李陽波 攝

三輩同守秦腔戲帽 西安帽子韓名揚西北

「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二十多年前,《大話西遊》裡至尊寶的這句告白,成就了香港電影的經典片段。鮮為人知的是,《大話西遊》背後,有荌╪閬閬w戲帽技藝非遺傳承人韓小利的精彩創作。如今,在西安城隍廟旁邊的一條小巷裡,韓小利仍不時會從工作室那台20寸的老電視裡看到這部電影。每逢此時,他都會停下手裡的活計,默默看上一會兒,回味那段為至尊寶、紫霞仙子,甚至眾多的各色小妖們製作戲帽的日子。 ■香港文匯報記者李陽波 西安報道

100多年前的清末,韓小利的爺爺在西安開始了家族的戲帽生意。後來,韓小利的父親將戲帽技藝發揚光大,大約在西安事變前後開辦了當時有名的「永興戲帽舖」。新中國成立後,永興公私合營,韓小利的父親也從老闆變為西安戲劇服裝社首任社長,一直到文革。

1978年的春天,中華大地上的一聲驚雷,在擊破十年浩劫桎梏的同時,也迎來了人們物質文化生活的百花齊放。「記得那一天好像是老戲(秦腔)封禁10年後重新開演的日子,西安城都沸騰了。父親興匆匆從外面回來告訴我:你開始學做戲帽吧。」韓小利說。

學藝「手滿傷痕」 學成名利雙收

初學的那段日子,韓小利可以說是吃盡了苦頭。秦腔戲帽六七十道複雜的工藝,再加上刻、畫、染、縫等純手工技巧,讓十幾歲的韓小利苦不堪言。「不僅不能和同齡的孩子在街上肆意玩耍,這門手藝還特別容易受傷。」幾十年過去了,韓小利的雙手「繡」滿了傷痕,他的食指因為長時間使用刻刀,而壓出一道永遠也無法彌合的「深溝」。雖然枯燥又艱苦,但當時正值改革開放初期,文藝市場全面復興,西安大街小巷一夜之間到處瀰漫荅陬襤版貜滿u吼」音。「那一年戲帽市場突然就紅火起來,一頂賣到100多元,這在當時高得嚇人,相當於一個縣團級幹部的月收入。」於是在傳承家族手藝和高收入的雙重影響下,韓小利慢慢步入正軌,開始了對戲帽製作技藝一生的癡迷。

受名角青睞 為《大話西遊》製帽

憑茪蓍磢熄Е峓甝壑峇j膽的現代化創新,韓小利贏得了西北秦腔名角們的青睞,一時間門庭若市。「我喜歡秦腔,我更了解演員們的表演心理和習慣。所以戴荍琲瑰葩U上台,他們總覺得表演順暢、心裡穩當,說我的帽子能壓得住戲。」

1992年,在父親鼓勵下,韓小利自立門戶,生意越做越大。兩年後,在行業中炙手可熱的韓小利加入《大話西遊》劇組,為周星馳、朱茵等明星製作了100多頂戲帽,還跨界製作「蜘蛛精」等大型道具。電影熱播之時,韓小利備感欣慰,自覺這是一種弘揚中華服飾文化的方式。

行業整體衰落 「帽子韓」冀「重生」

有了《大話西遊》的經典加持後,韓小利的事業一路直達巔峰,各地戲曲大腕都找他定製戲帽,一頂普通的戲帽可售2,000多元的天價。也正是這個時候,韓小利贏得「帽子韓」的美譽。然而好景不長,2000年世紀交替之際,當全世界的人都沉寂在跨世紀的狂歡中的時候,韓小利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時代也隨之而翻篇。

從2000年開始,全國戲曲行業衰漸,戲帽業隨之沒落。韓小利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當年最火的時候,陝西有100多個劇團,每個劇團動輒近千頂戲帽。2000年後,行業好景不再,劇團紛紛解散,目前陝西全省僅有20多個劇團。「戲帽行業受衝擊太大了,不僅產品沒有了出路,從業的人也越來越少了。」 雖然韓小利如今依然時常會接到一些戲曲名家的訂單,但行業大環境的整體衰落已是不爭的事實。

從15歲學習製作戲帽到名震西北,從供不應求到門可羅雀,見證行業興衰的韓小利,亦嘗盡生活的酸甜苦辣。面對目前行業的困境,韓小利看得很是淡然。因為他一直相信,只要自己堅守家傳技藝的初心不改,夢想不滅,艱難困苦之後,他也一定會如同電影裡紫霞仙子堅貞不渝的等待一樣,迎來又一個美好的未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