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勿讓極端激進恐怖主義把香港「送終」(上)

2019-07-05

陳文平 新加坡九龍會會長 新加坡香港商會會長

我於2014年11月2日在《聯合早報》發表過題為《勿讓明珠暗無光》的文章,表達我對「佔中」的看法,也提及中央堅持維護及信守「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方針。大家可曾想過,為什麼澳門落實「一國兩制」、「澳人治澳」無問題,民生與經濟大好,保持了持續發展和繁榮安定,但香港在同一制度下卻烏煙瘴氣、民怨四起?

香港的形勢錯綜複雜,我雖從香港移民來新加坡近30年,但一直關心香港發展。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認為,最根本的原因是,英國在香港回歸前,早有預謀地在司法、傳媒、教育等各方面暗伏大量「棋子」,出資收買並培養反對派打茈薔D旗號,把香港打造成反中亂港的基地。而葡萄牙政府無此歪心,沒有暗埋釘子,製造矛盾搞破壞。

特首林鄭月娥6月15日下午會見媒體時表示: 「去年2月,在台灣發生一宗令很多香港市民感到震驚和傷心的殺人案,一名香港少女被殺,嫌犯陳同佳逃回香港。這宗案件令受害人父母傷心欲絕,同時亦凸顯了香港在刑事互助和逃犯移交制度上的明顯漏洞,這漏洞即是因為現行法例中的『地理限制』,我們不能移交嫌犯到台灣,亦包括鄰近的內地及澳門,也不能對大約170個未與香港簽訂長期協議的國家和地區進行逃犯移交。作為負責任的政府,我認為我們需要盡力找出一個方法,一方面可以處理台灣殺人案,令公義得以彰顯,還死者一個公道,給死者父母一個交代。另一方面,盡力完善香港的法制,確保香港不會成為犯罪者逃避刑事責任的地方。這正是特區政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修例)建議的兩個初心。」

一條極簡單而毫無殺傷力的修訂《逃犯條例》,修例後可聯合其他國家和地區打擊及堵截跨境犯罪,避免香港成為「逃犯天堂」。沒想到,特區政府一心維護法紀、彰顯公義,卻引來反對派和外力鋪天蓋地的攻擊和抹黑。

在立法諮詢期,反對派在議會暴力抗爭,多個外國官員及使節不斷無理譴責和干預,加上法、政、學、媒全力煽動鼓吹罷課、罷工、罷市。民陣發動的兩場「反送中」遊行,引發大型佔領及暴動。此次反修例抗爭的動員、物資供應等各方面,比2014年「佔中」、2016年的「旺暴」更加周詳、更有計劃。

另一方面,美國全力封殺華為,美國總統特朗普也承認,扣押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是中美貿易戰談判籌碼之一。由此可見,香港反修例的抗爭,很可能是美國CIA幕後精心策劃。香港早已成為世界各國搜集中國情報的重要基地,也是CIA在美國境外最重要的中國情報搜集站。

美國好不容易在香港建立大型情報網絡,當然不想被瓦解。為什麼美國及台灣當局,一致支持反修例的示威抗爭活動?試想,一旦CIA駐港情報員在香港被抓,CIA在港的間諜網絡被瓦解,美國會甘心容許港府把CIA間諜送到中國受審嗎?

因此,反對派強詞奪理當真理,不僅反對修例,更反對特區政府制止暴動。明明暴徒手持鐵棍、磚頭攻擊警方,卻聲稱暴徒是「手無寸鐵的學生」、「無辜市民」。的確,大部分示威者手無寸鐵,但他們站在暴徒後面,替暴徒打氣,鼓動年輕人用鐵棍、磚頭攻擊警察。把暴徒形容為「手無寸鐵的學生」、「無辜市民」,把暴力衝擊定性為「和平示威」,那麼,殺人犯都可以逃之夭夭了。

從此次反修例風波,我認為香港的司法、傳媒、教育都有嚴重問題。

一,司法方面。我認為香港司法並不獨立,而是高度政治化。香港犯法的定罪門檻很高,代價卻很低。「佔中」的幕後黑手基本都無被繩之以法,繼續逍遙法外。法官對「佔中」違法者一般都輕判社會服務令或緩刑,真的坐牢也打折扣,但對維持治安的警察,執行任務時使用武力,很容易被認為是「暴力執法」,如被定罪則從嚴,除失去工作和退休金外,還要受牢獄之災。

之前幾位反對派立法會議員犯刑事罪,都「量身定制」判少於3個月的刑期,保住其議員資格。有兩名「旺角暴動」的主腦人物還獲保釋,結果棄保潛逃,獲德國政治庇護。特首、律政司、其他官員和警察天天被辱薄A唯獨法官高高在上,市民大眾批評法官動輒被警告蔑視法庭、干預司法公正。

二,傳媒方面。香港有傳媒是「無冕大帝」,對反修例的暴力視而不見,反刻意美化。有明顯政治傾向的傳媒,選擇性標籤化地報道,誤導大眾,散播仇恨,激化矛盾。例如將「佔中」美化為「雨傘運動」,把「旺角暴動」美化為「魚蛋運動」,修訂《逃犯條例》就醜化為「送中」條例。

對於反修例的遊行,警方點算人數是客觀真實。警方指6月16日遊行高峰人數為33萬人,民陣就吹成200萬人,有傳媒也大肆報道,就當成真的有200萬。(未完,明日待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