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特赦換和解 不可行禍害深

2019-07-05

鄭剛

反修例風波餘波未了,甚至有極端激進分子借題發揮,搞出瘋狂衝擊、破壞立法會大樓的事件,令人震驚痛心,大多數愛香港、守法治的市民,強烈要求警方將目中無法的狂徒繩之以法,嚴懲不貸。但社會上也有一些意見認為,應該息事寧人,尤其出於體諒年輕人的考慮,建議特首在法庭審訊後作出特赦,這樣才能避免加劇矛盾,有利香港整體利益。特赦建議看似用心良苦,實際在法律上不可行,因為特首亦無權干預刑事檢控的決定,再者若有政治目的者犯法有特權,政治可凌駕法治之上,此例一開,後患無窮。 

民陣及多個反對派組織,至今死纏爛打,向特首和政府提出多個訴求,其中之一就是不檢控及釋放違法的示威者,這其實就是要求特赦。香港是法治社會,任何人、任何組織都必須依法辦事,特首也不例外。

基本法第63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律政司主管刑事檢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而第48條則明確指出行政長官「負責執行本法和依照本法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其他法律」。違法者應否被檢控、以什麼罪名檢控,由律政司根據證據、獨立決定;而應否定罪,量刑輕重,則由法庭審理裁定。

因此,對違法者是否作出檢控,並非特首職權範圍內的事。無論在警方拘捕、律政司檢控、法庭判決的任何一個階段,特首都不能插手。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指出,那些試圖要求特首林鄭月娥越權干預警方調查工作的人士,可能已經觸犯煽動妨礙司法公正,這是一項非常嚴重的罪行。

至於指特赦有利修補撕裂,就更不成理由,對香港長治久安,更有不可低估的傷害。行會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就指出,特赦權力多用於人道理由,絕少用於政治方面,否則或令從事政治、有政治立場及目的者,犯法時有特別權利,不符法治。

反修例風波中的暴徒,公然挑戰警方、破壞立法會大樓,他們之所以這麼囂張,就是自恃有「崇高」的政治訴求,打茷a冕堂皇的旗號,包括保障人權自由、為了年輕人的未來。如果因為有「崇高」的政治訴求,犯了嚴重刑事罪行,都可逍遙法外,意味茯F治可凌駕法律公義,「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將淪為空話。

未來,有人因為追求「港獨」而「勇武暴動」,搞「流血政變」,甚至引外力「解放香港」,即使失敗,但因為「理想崇高」、「避免激化矛盾」,是否也可獲特赦?

特赦反修例風波的暴徒,在法律上不可行,負面影響深遠,而且教唆特首違法,自身也有違法之嫌。尊重法治的有識之士,於法於理,都不應建議以特赦換和解。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