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勿讓極端激進恐怖主義把香港「送終」 (下)

2019-07-06

陳文平 新加坡九龍會會長 新加坡香港商會會長

我今年55歲,學歷只是初中畢業,當年我最佩服和景仰香港的大學生,他們有知識有學識,文化水平又高,但現今大學生水平下降,很多大學學生會會長都是「港獨」支持者,粗言穢語,非法禁錮師長,無心向學,言行舉止唯我獨尊,反社會行為比黑社會更惡劣。這些學生生活在全世界最自由的地方,卻常說:「不自由、毋寧死!」;天下太平卻說:「生於亂世」,所以要「搞革命」;有大學法律教授大肆鼓吹「違法達義」,為人師表卻叫學生罷課上街遊行。當社會核心價值被扭曲、被摧毀,香港還有運行嗎?

香港更需要警惕的是,打荂u民主自由」旗號肆意破壞法治、滑向極端恐怖主義的苗頭。

以前的恐怖主義事件,主要是由極左翼、極右翼的恐怖組織,以及極端民族主義、種族主義組織策劃的。但如今,鼓吹極端民主主義的組織,也是恐怖組織。「佔中」、「旺角暴動」和「反送中」,都是屬於極端民主主義發動的行為。此次反修例風波中,特首和律政司司長都收到死亡恐嚇。只有恐怖分子才會那麼猖狂,這也證明香港引以為榮的法治正遭到嚴重衝擊,反映極端民主恐怖主義開始蔓延。

香港年輕人受誤導多年,累積一些怨氣,被人挑動容易作出激烈抗爭。不可否認,香港存在深層次矛盾,不容易解決。例如房屋問題,是英國管治時期高地價政策遺留下來的後患,並非回歸後才產生的;內地改革開放40年,經濟高速發展,香港反而原地踏步,港人失去優越感,心態難以平衡;近年香港政治爭拗不斷、泛政治化嚴重,一再錯失乘搭國家發展順風車的機遇,未能實現經濟轉型。但是,如果港人不自我檢討,只是把責任推給別人,甚至嫉妒別人的成功,難以走出困局。

我覺得,特區政府長期以來,在重大問題上只打「防守戰」,根本治標不治本,在司法、傳媒和教育三方面,都要想辦法扭轉劣勢。就如踢足球一樣,無攻只防,肯定死路一條。

反修例風波告訴廣大香港市民,必須堅持愛港愛國的初心,必須認識西方煽動的「顏色革命」,目的就是要製造動亂、分裂別人的國家,希望港人用智慧挫敗別有用心之人的企圖,天祐香港,天祐中華。 (續昨日,全文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