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縱暴派根本就是暴徒,怎可能割席?

2019-08-17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反修例暴力衝擊不斷升級,已到達無差別襲擊平民的地步,周二晚的「機場襲擊事件」,一班暴徒單憑一己好惡、單憑個人感覺,就可以動輒濫用私刑,將平民禁錮、圍毆、搶劫,之後更拒絕救護員將傷者帶走。整個機場更猶如暴徒的「私家樂園」,想圍堵就圍堵,不讓旅客登機就不讓旅客登機,令到機場完全癱瘓,一眾旅客慘成暴徒「人質」,香港形象大受打擊。這不但是香港機場最黑暗的一天,更是香港民主自由最黑暗的一天。

「機場襲擊事件」引發民意巨大反響,暴徒的所作所為已經逾越了法律、道德、人倫的底線,成為「香港之恥」。然而,縱暴派依然堅持所謂「不割席不篤灰」原則,並沒有譴責暴徒,與暴徒以「契媽契仔」相稱的毛孟靜,聲言年輕人已知道做錯,並第一時間道歉,不會再發生同類事件云云。張超雄更指暴徒有「公民拘捕權」,拘捕之後就可以交給警方或機管局。如果認為對方做錯了事,是可以行使「公民拘捕」云云。

縱暴派續撈政治油水

這兩個反對派政客的言論,說明反對派不可能與暴徒割席,因為他們本身就是暴徒一分子,並期望繼續從暴徒身上撈取政治油水,這幾個月來反對派吃下不少「人血饅頭」,試問又可能與暴徒割席嗎?

毛孟靜說暴徒已經知道錯,並承諾不會再犯,毛孟靜憑什麼代暴徒承諾?難道她本身就是暴徒大台,可以代其發言?而且,說暴徒知錯,但外界看到的是,在機場襲擊事件後,暴徒仍沒有收手,繼續到深水囃絡p門外「燒衣」,以鐳射槍攻擊警察,挑起事端;發起所謂「擠提」銀行行動,企圖以暴徒的「龐大」資產衝擊香港金融穩定;至於周六日的所謂和平遊行集會,幾可肯定又會變成全港性大騷亂,暴徒已經摩拳擦掌,請問悔意何在?

至於張超雄指如果認為對方做錯了事,是可以行使「公民拘捕」云云,但「公民拘捕」僅限「可逮捕的嚴重罪行」、且不可搜查、盤問,並要及時報警,請問機場旅客做了什麼錯事?他們是在非法圍堵機場、恐嚇旅客嗎?真正做錯事的是一班暴徒,是張超雄之流的反對派政客,是否應該發起市民對張超雄等進行「公民拘捕」?張超雄以前講話也算是有紋有路,怎麼現在為了袒護暴徒,連基本的邏輯常識都不顧,為了政治油水不斷胡言亂語?

討好暴徒只為選舉利益

縱暴派堅持所謂「不割席不篤灰」原則,為的當然不是什麼公義正義,而是政治利益選舉利益。反對派這幾個月與暴徒合作無間,頗得到一些暴徒的肯定,這些暴徒不單成為了反對派反政府的棋子,而且有可能成為反對派之後選舉的票源,讓縱暴派平白得了大禮,自然不敢違逆暴徒心意,不敢對他們稍作批評,就算他們公然犯法,到處破壞、打人、縱火、堵路,縱暴派都不能批評半句,更要對他們拍手叫好,為的就是要討好暴徒。

看看民主黨林卓廷、許智萰旦嚗仵{「獻媚」的樣子就可看到,這充分暴露縱暴派擔心,如果此時割席,肯定遭到圍攻,於是唯有為暴徒死撐到底。

縱暴派這幾個月的所作所為,根本就是暴徒一分子,與暴徒一同策動、參與多場暴力衝擊,這些都有大量證據,完全可以作出追究。縱暴派既是暴徒一分子,又如何割席?然而,縱暴派「不割席不篤灰」,必定會引發中間民意反感,暴徒的所作所為都會算到縱暴派政客頭上,甚至其支持者亦不滿反對派的「縱暴」表現,是否真的可以撈取政治油水恐怕有待觀察。

而且,暴徒所犯的罪行,反對派也走不了廟,屆時反對派政客遭受檢控,不但賠了夫人又折兵,更是為暴徒「陪葬」。近日不少反對派政客如黎智英、羅冠聰、毛孟靜、楊岳橋等人已經紛紛離港,這恐怕是「春江水暖鴨先知」,留下來的暴徒還蒙在鼓裡,當了「炮灰」仍不自知。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