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兩地產經 > 正文

【特稿】陳德霖憶召集3御S 千億打大鱷

2019-09-12

下月退休的金管局總裁陳德霖昨在《匯思》撰文講述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的前因後果及發展過程,以及親身上場參與政府入市「千億打大鱷」的驚險經歷,其中包括在中環舊中銀大廈中國會會見這次戰役中有「御S」之稱的三家券商,以及在當時負責儲備管理的助理總裁葉約德的房間設立「交易作戰室」,指揮券商擊潰投機者的「雙邊操控」的進攻戰術。 ■香港文匯報記者 蔡競文

陳德霖表示,首輪攻防戰在1997年8月打響,投機者到10月被貨幣發行局設計的防禦機制將隔夜港元銀行同業拆息(Overnight HIBOR)挾上令人咋舌的300%,令做空港元因成本過高而收斂。1998年8月左右,投機者汲取1997年戰役的經驗,調整了策略,採用了後來所稱的「雙邊操控」戰術。

股市方面,投機者先行在現貨和期指市場建立大量空盤,當啟動針對港元的狙擊時,港元利率猛升,觸發股市和期指急挫,此前已部署的空盤必有斬獲。匯市方面,汲取了10月一役沽空成本被挾高的教訓,他們暗度陳倉,在市場較淡靜的時候,從貨幣市場以較低的成本逐步借入估計約300億港元儲備彈藥,令即使開戰時HIBOR上升也難損他們分毫。這個稱之為「雙邊操控」的策略很聰明,既能避過貨幣發行局的利率防禦機制,又能利用匯市和股市互相施壓。

陳德霖表示,港府意識到,任由這種投機活動持續而不作反擊,則香港的貨幣和金融體系必將受到嚴重威脅。問題是如何反制雙邊操控,結論是訴諸市場手段。

葉約德房間做交易作戰室

1998年8月14日,星期五,政府財經事務局出面臨時邀約香港最大三家證券商的主事人到中環舊中銀大廈的中國會出席早餐會。一進包間,只見到陳德霖單人匹馬恭候,那一刻大家滿臉錯愕狐疑的神情,因為外匯基金一向不涉足股票,故此金管局與香港的證券商並無交往。陳德霖請他們喝完杯中的咖啡,就請他們關掉手機,然後將他們引領往金管局的辦公室。在承諾嚴守秘密後,陳德霖告知他們特區政府已決定入市,在股票和期貨市場反擊雙邊操控,希望他們趕回辦公室,馬上為金管局開立股票和期貨交易賬戶,配合同一天開始的入市行動。

股市戰線隨即開打,琤肏數一洗頹勢,當天反彈564點,升幅8.5%。為了查證行動保密沒有曝光,陳德霖故意叫不知內情的交易室同事在市場上四處打探瓻反彈原因,回饋的訊息中絲毫沒有提及政府入市干預。直到當天收市後,時任財政司司長曾蔭權、財經事務局局長許仕仁和金管局總裁任志剛出現在新聞發佈會現場,大家才恍然大悟。

同時,入市行動具有高度的市場敏感性,在啟動前必須絕對保密,他們只能調派局內少數幾位同事參與其事,他們均承諾,對入市的準備工作守口如瓶。陳德霖召集了一個「戰事」小組,並徵召當時負責儲備管理的助理總裁葉約德,在她房間設立「交易作戰室」,安裝數條有錄音功能的電話線,可以直接向券商下達指令。

持續入市10日 股指升18%

入市的行動持續10個交易日,在1998年8月28日收兵。入市行動最後一天,來自投機者的沽售壓力達到高峰,當天的交易量創歷史新高的790億港元,金管局幾乎是一夫當關的唯一買家。同日,瓻期貨的未平倉合約高達15萬張以上。最終瓻收市報7,830點,較入市行動之初上升18%,幾乎倍於投機者鎖定的4,000點水平。投機者平倉撤退之舉也見於香港和其他亞洲市場,港元息率回歸正常,瓻回升,未平倉的期指合約數目回落。一場沒有硝煙的戰役結束了,香港隨後是艱巨的重建市場信心工作。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