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聽見螻蛄叫 難道不種田?

2019-09-20

利曉

在網絡暴民的威嚇下,香港賽馬會宣佈取消前晚所有賽馬活動。代表香港50年不變的標誌「馬照跑」,在香港回歸22年零2個月後,突然間變成了「不敢跑」。馬會是香港最大的慈善機構之一,社會影響力巨大,難以想像幾個網絡暴民的威嚇,就能讓它不顧「馬照跑」這塊金漆招牌甩色,不顧經濟損失而取消賽事。

馬會原定星期三進行的夜馬賽中,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名下馬匹「天祿」也被安排出賽。故此煽暴分子在網上發起到馬場圍堵何君堯及騷擾其馬匹。馬會最終表示鑑於馬迷、騎師、員工,以及馬匹的安全受到威脅,因此決定取消當晚賽事。在藉反修例引發的持續暴力衝擊中,何君堯議員已經被縱暴派和暴徒視為眼中釘,不斷以各種無恥手段群起攻擊。有人更把取消賽事歸咎於何君堯,指責其馬匹只會帶來麻煩。這種說法顛倒是非,倒果為因,極為無恥。這些人顯然是希望藉此讓何君堯的馬匹不能出賽,以達到對其政治打擊和滅聲的目的。

中國民間有句老話:「聽見螻蛄叫,還不種莊稼啦?」這螻蛄不但長得醜,還是大害蟲,專門咬食莊稼種子和根莖,給農民造成很大破壞。不過即使如此,農民也絕不會因螻蛄叫得瘋狂,而不種莊稼。馬會以安全考慮為名取消賽事,表面看似乎是情理之中,不過細心一想:如果有人欲針對某一人士,就取消賽事;那麼下次再有人針對另一人士,又該如何處置?如果每逢賽馬日就有人號召圍堵馬場,賽馬會是不是從此關門大吉?

回歸以來,香港一直「馬照跑舞照跳」,賽馬活動從來沒有因為受到恐怖威脅而取消過,更不曾因為某個會員或人士遭受恐嚇而取消所有賽事。事實上,3個多月以來,暴徒們肆無忌憚地打砸破壞、到處放火,汽油彈磚頭滿天飛,到處襲擊無辜路人。市民不但每日生活受到極大影響,甚至連生命安危也受到威脅,其兇險程度早已遠遠超過這次針對何君堯的圍堵威嚇。更重要的是,難道有人發起堵路、發起破壞港鐵,市民就得趕快跑回家中躲避,不敢出街、不敢上班?難道有人打砸放火,整個社會的運作也只能就此停止,任由香港變成死港、臭港?

正如何君堯議員當天接受傳媒訪問時所言: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馬會亦不是一個政治團體,他不會因恐嚇說話而屈服,亦不會向惡勢力低頭。馬會作為政府特許經營的非牟利公司,得益於政府給予的「賭業」特權壟斷,成為香港最大的慈善機構之一,有責任堅定地維護香港整體利益,而不應該屈服於暴徒的威嚇,甚至縱容放任。否則暴徒慾壑難填,今天圍堵這個,明天針對那個,馬會屆時又如何應對?希望馬會主動和政府警方配合,做好部署,將企圖擾亂衝擊社會秩序的不法分子繩之以法,為香港恢復安寧發揮應有的作用,千萬別再讓「馬照跑」這塊金漆招牌掉色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