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魔爪撕爛議辦 摧毀區選公平

2019-10-14
■梁美芬議員位於石硤尾邨的辦事處被焚毀。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梁美芬議員位於石硤尾邨的辦事處被焚毀。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暴行嚇怕街坊驚遭毒打 建制倡政府出招確保市民可安心投票

黑衣魔過去數月侵襲香港,砸壞各式各樣被他們視為「死物」的公共設施、私人財產,同時摧毀香港的法治、秩序,現時其魔爪更已伸向對付「政治異己」,針對建制派議員去縱火焚燒議員辦事處,打破議辦裡的玻璃、電器。

到底情況有多嚴重?香港文匯報記者日前走訪了3個建制派的區議員辦事處。不少議員都指出,連日的暴力破壞行為,嚇怕街坊不敢像過往般上前支持,更遑論幫忙擺街站,就連有意參選的建制派,亦被家人「以死相逼」,威脅退選。

有街坊坦言對現時氣氛感到驚恐,已在擔心自己票投建制或會引起暴徒針對,但亦有街坊依然堅持,冀以自己的一票對黑衣魔說「不」。

這樣的情況,要參選人還是要選民去承受都不公平,不少建制議員都希望特區政府和選管會可以採取措施,確保區議會的換屆選舉,真的能在公平、公正及安全的情況下進行,讓選民能在免於恐懼、不受干擾的環境下,投下手中神聖的一票。 ■香港文匯報記者 郭家好

梁美芬 議辦付之一炬 暴行奪民自由

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因多次譴責黑衣暴徒的暴行,勸他們回頭是岸而遭受針對,其辦事處在3個月內共受到4次破壞,當中有兩次是連續縱火,令議辦變成一片廢墟,留下陣陣難以消散的燒焦味。

梁美芬痛斥暴徒口中要求言論自由和民主,實際上在用暴力的方式去剝奪他人的言論自由。

暴徒不准家人支持建制

梁美芬表示,其位於石硤尾邨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由7月至今受到4次破壞,包括被塗鴉噴漆、鑿壞閉路電視,及連續兩次縱火。她聽附近街坊講,黑衣魔當時並無查看或詢問過辦事處內是否有人,就連續往內投擲3個汽油彈,不單傳出爆炸聲,濃煙更一度燻至10層樓高,連對面大樹樹葉亦被燒焦,嚇到樓上老人家十分驚慌,「除了令街坊憎恨他們外,黑衣人什麼都表達不了,別人亦不會相信這些政見。」

不止不讓建制議員服務市民、窒礙其選舉工程,部分支持暴徒的人亦不准家人支持建制。梁美芬說,有長者向她投訴,家人在選民登記期間,竟替他取消選民資格,讓他不能投票支持建制議員。她續說,退休長者和義工身體仍十分壯健,自己會有很清晰的看法,知道香港是如何從困難中發展到今天,所以皆願意支持建制陣營的候選人和他們的工作,但有些家人卻千方百計讓他們在選舉中不能、不想或不敢去投票,造成選舉不公平的現象。

盼市民不受威嚇作選擇

梁美芬說,人人都有表達言論的自由,強調市民是有選擇權,並斥責黑衣魔口講要求言論自由和民主,實際上在用暴力的方式去剝奪他人的言論自由,「香港是否成為一個沒有文明和法治的民粹社會?」

梁美芬希望,區議會選舉由報名到投票日,能不受這些事影響如期進行,整個社會都能公平公正地容許不同候選人競選及做宣傳工作,讓市民了解他們的政綱,並在不受威嚇的情況下作出自己的選擇。她續說,如果這個前提做不到,特區政府就要研究是否真的如期舉行選舉。

【街訪有嘢講】

闖入縱火 不管居民死活

陳先生:一群非居民的黑衣人隨便闖入來,放火燒議員辦事處,不理其他居民安全,真的是非常危險,我住在附近都會覺得好驚。

暴力破壞 選舉有失公平

陳先生:幾次議辦被破壞時我都有見到,我覺得現在的香港年輕人如此激進暴力,讓市民一點安全感都沒有。他們這種針對建制派議員的暴力行為,包括亂印海報抹黑中傷議員,令是次選舉變得不光彩和不公平。另外,年輕人都不會去思考區議員主要是負責社區的民生問題,非政治啊!

何啟明 圖令選民恐慌 街坊返鄉避難

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黃國健、何啟明的橫頭磡邨辦事處,亦不能倖免地被黑衣魔放火焚燒,整個辦事處毀於一旦。何啟明認為,議辦被毀目的是想造成參選人和市民的心理威脅,令市民不敢表明立場去支持他,亦聽聞有市民要離開香港避開此亂局,變相令選舉不公平。

支持建制便遭侮辱

何啟明議員辦事處前後遭受兩次破壞,在10月1日國慶當晚,他正身處北京觀看煙花匯演,黑衣魔卻在橫頭磡邨投擲汽油彈燒其辦事處。幸好當天職員放假,及有街坊幫忙救火和報警,才及時將影響降低,沒有造成人命傷亡,但有住樓上的街坊都質疑︰「點解會玩到放火咁嚴重?」

由於影印機和電腦等電器已全部報銷,只剩下兩個櫃子還能用,何啟明初步估計修復辦事處要花費6萬至10萬元。

義工辭職倍感無奈

已報名競逐連任觀塘栢雅選區的何啟明認為,議辦被毀目的是想造成參選人和市民的心理威脅,「我第一次聽到有老人家說要回鄉下『避難』,因為在香港都不知會發生什麼事,又不能出街。只要支持建制派或沾有關係,都會被不同的方式去侮辱。」

選舉臨近,但建制派的街站明顯較以往選舉為少,部分義工怕助選會令自己及家人被暴徒「點相」,唯有不再幫忙。何啟明表示,他們曾經嘗試挽留過,如分配義工去不同的崗位,但始終有一些義工怯於黑衣魔的暴行,不敢站出來,是很無奈的現況。

他續說,上一屆區選即使有「佔中」事件,但社會主流的守法意識仍然存在,但今屆選舉根本不能預測黑衣魔會玩什麼花樣,所以他每一次出去宣傳前,都要先與義工做好心理準備,或安排更多人去幫忙。

何啟明直言,上述種種已經嚇到好多選民離開,尤其是支持建制的市民,變相令選舉不公平。他又指出,根據選舉規則,所謂「連儂牆」上很多助選的字句都是需要申報的,而現在也沒有任何申報。這使得一些議員在區選中有額外優勢,影響選舉公平,「好多市民都看到黑衣魔是高舉民主旗幟去反民主,如果他們是真心為香港好,就應該要收手,讓市民透過選票去表達政見。」

觀塘栢雅選區的同區參選人還有陳汶堅、陳宇明。

【街訪有嘢講】

議辦被燒 麻煩長者尋人

蘇小姐:我同老公當時都看到議辦被破壞的情況,火勢非常猛烈,濃煙都燻到上去民居,幸好救火救得快,另外我老公還看到有一群黑衣人經過呢。現在辦事處被燒,很多老人家要用打電話方式尋找議員協助,變得十分麻煩。

隨時被打 驚不敢去投票

呂小姐:現在黑衣人可以隨意進入社區中,我覺得好驚,害怕我看他們一眼都會被打一頓,驚到屆時都不敢去投票,因為在社區中其他人會認得你,你想選哪個參選人都不可以,所以現在的選舉根本就是不公平。

黃碧嬌 無懼暴行施壓 盼保投票安全

大埔區議會主席、民建聯黃碧嬌因為曾聯合其他區議員聯署,要求警方不要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予暴徒,而成為黑衣魔的目標,令其辦事處在過去兩個月4度受襲。不過,已報名競逐連任廣福及寶湖選區的她強調,會與參選承諾「無畏無懼,繼續前行」一樣,繼續與黑衣魔對抗,並希望選管會可以有協調措施,保障參選人及選民在選舉期間的人身安全。

黃碧嬌的議辦,由最初被黑衣魔在外牆塗鴉,到後來變成掟雞蛋、破壞閉路電視、玻璃和縱火焚燒壁報板等。黃碧嬌質疑︰「其實他們的政治訴求非常清晰,相信特首和政府都聽得好明白,不明白破壞辦事處可以表達他們什麼『政見』?......放火燒埋樓上,贏到什麼?其實是輸清光!」

昔上前握手 今點頭閃避

部分煽暴派揶揄有關情況是市民終於看穿建制不做事的「真面目」,黃碧嬌反問︰「為何會最近才來砸玻璃?難道我19年來做區議員都『不做事』嗎?」她認為,現在不能容納他人意見的是黑衣魔,形容他們簡直是「非我族類,全部滅絕」。

每屆選舉都是議員或有意參選的人接受民意檢驗的時候,但今屆區選未至,恐怖氣氛已經瀰漫。對於今屆區議員選舉,黃碧嬌覺得對比起往屆明顯冷淡很多,比如以往擺街站時,一些居民在街上見到她,都會抓住她的手對她說「嬌姐,真係多謝晒」,感激她為社區的服務和欣賞她的工作,但現在居民都驚走近她身邊時,會被「點相」,受到不必要攻擊及「起底」,只能用細小的聲音,拍一下她的肩膀,講句「加油」就離開,根本不敢多停留幾秒。

暴徒以死相逼家人退選

暴徒對外人不留手,支持暴徒的人亦威脅家人的參選決定。黃碧嬌說,得悉一名建制中人,因家人原因而被迫退選,因其家人很清楚地說明「如果你繼續去參選,我就自殺」。

今屆選舉面對種種不公平的情況,她坦言擔心投票日有選民被威脅,自己亦無從處理,冀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和選管會能有相應的協調措施,保障參選人及選民在選舉期間的人身安全。

參選廣福及寶湖選區的還有連桷璋。

【街訪有嘢講】

喪失人性 擔心投票被打

阿妮:我不想選舉被取消,但如果當日我照投建制派,他們就打我怎麼辦?作為一名市民,其實我好想發聲,但又驚出聲會被打,因為黑衣魔是沒有人性的,我們小市民對抗不了,也只有被欺負的份。

憤怒震驚 呼籲大膽投票

何先生:以往廣福邨一向都很太平,連小偷都不多,現在卻被黑衣魔入侵,令住在這裡的居民覺得害怕和憤怒。我會大搖大擺地投票,呼籲更多居民投票,用投票來讓那群黑衣魔知道我們才是香港的大多數。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