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抗擊新冠肺炎】停課不停宿 特校需特援

2020-03-12
■雖然主流學校停課,但特殊學校卻比平日更忙碌。 匡智松嶺第三校供圖■雖然主流學校停課,但特殊學校卻比平日更忙碌。 匡智松嶺第三校供圖

宿舍部維持運作更忙碌 特教界守望互助迎挑戰

新冠肺炎來勢洶洶,疫情比2003年沙士更嚴峻,教育局四度延後復課至不早於4月20日。當主流學校因停課而終有喘息機會,本港逾20所特殊學校的宿舍部卻比平日更加忙碌。由於學生面對各種身體及能力障礙,有些病情複雜,校方要在資源缺乏下,盡量減低學生感染機會;也有學生返回內地的家後,藥物用光,卻礙於速遞公司無法跨境送藥,校方唯有聯絡其他家長將藥物送到內地再轉寄給學生,以解燃眉之急。香港文匯報專訪了多所智障及視障童學校,以了解特殊學校在疫情下遇到的挑戰與困難,期望政府乃至社會人士可給予支援和幫助。■香港文匯報記者 詹漢基

對於特殊學校來說,抗疫物資除了口罩、酒精搓手液、體溫計,校方還要為宿生預備尿片、保護衣、眼罩、手套、被單及枕頭套等。本身為智障兒童學校校長的香港特殊學校議會主席梁永鴻說:「現在我們一定是以防疫為首,除了物資匱乏外,還要面對感染控制、人手編排等各種挑戰。」

宿舍空間窄 多人處一室

全港現時有逾20所特殊學校設有宿舍部,當中分為7日宿及5日宿,縱使全港停課,特校的宿舍仍然要運作。梁永鴻指,7日宿宿生毋須離校,感染風險較低;惟5日宿宿生有機會離港過年或曾走進社區,校方需要確保他們沒有病徵才能回宿,以免造成疫症爆發,「但有部分家庭無法照顧學生,又或由內地返港時將宿舍地址填報為其香港住址,學校只能安排獨立房間供其進行隔離。」

部分特校宿舍環境較擠迫,床與床只相隔數十厘米,梁永鴻指「學生睡覺時不會戴口罩,多人共處一室,也會增加感染風險」,學校只可盡力做好防疫工作,「原本8個學生圍茪@張桌子吃飯,現在就為他們安排獨立位置。」

起居改安排 人手更不足

因應疫情為學生設額外房間、改變起居飲食安排等,均會為學校人手造成壓力。梁永鴻苦笑指,「對學校而言,新冠肺炎疫情有如一次壓力測試」,不少特校人手不足,疫情期間所需人手更是平日的兩三倍。

至於取錄了嚴重智障學生的學校,當中不少屬「醫療情況複雜」(Medical Complexity),每個學生或需由五六個專科人員跟進情況,但學校無法聘請足夠駐宿護士,只能將空缺職位轉為現金津貼購買醫護服務,「但這些護士是替更,並不熟悉學生的情況。」

教師搶口罩 雨衣作防護

除了宿位空間及人手緊張,防疫物資不足亦讓學校頭疼。匡智松嶺第三校屬於嚴重智障兒童學校,校長周明遠表示,該校有93名學生,當中26人屬醫療情況複雜個案。在停課期間,不少宿生仍需到醫院抽血、覆診,而經常進出醫院,符合規格的口罩必不可少,「可是防疫物資供應不足,我們的教師只能到藥房搶購口罩。」

此外,患有濕疹的學生、教職員亦要穿上保護衣,減低在醫院受感染的機會,但防護衣裝備嚴重不足,「諮詢過衛生署的意見,暫時只能用透明雨衣替代吧。」

保護衣可以退而求其次,解決學生的藥物問題卻是刻不容緩。梁永鴻指,由於部分學生身處內地,無法返港覆診,「他們一踏入香港就要接受14天隔離令,另外有些藥物需要特別調配,例如紓緩敏感、抽搐等症狀,難以在當地醫院配齊。曾有教師主動聯繫衛生署醫生安排處方藥物,再請有內地兼香港車牌的司機運上去,但司機回港後只能接受隔離。」

學生困內地 藥物難跨境

由於香港的速遞公司無法處理跨境藥物,學校只好靠其他家長協助,將藥物送到內地再轉寄;而現在亦有立法會議員與政府正進行溝通,就藥物問題進行特別安排。

梁永鴻表示,雖然特殊教育界面對嚴峻問題,但仍能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以目前儲備而言,若各校宿舍維持有限度服務,大概可以撐一個月;復課後則大概能維持一兩個星期。特校議會會從中協調,教育局亦有聯繫不同捐贈者,為特殊學校提供必要物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