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抗擊新冠肺炎】衝擊中暴露本地藝術行業痼疾 復甦路漫漫 補短待重振

2020-04-22
■自由工作者Kathy■自由工作者Kathy

新冠疫情下 表演藝術凜冬已至(三)

香港舞台藝術界中,超過80%的從業人員是自由職業者。疫情來襲,全面停產下,缺乏保障的他們成為了第一批被擊垮的人,而這也進而危及整個行業的存續和發展。然而有危就有機,一次疫情,如同強行剖開行業的血肉,於慘痛之中卻也讓人重新審視其內核。若能破釜沉舟,趁此機會補漏、重整、奮進,待到疫情平復,本地表演業界也許能長出更豐滿的羽翼。■採訪:香港文匯報記者 尉瑋、張美婷、陳儀雯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疫情衝擊下,各國都迅速推出自己的「抗疫基金」。早前被藝文界熱議的,是德國政府撥出500億歐元巨款,重點支援受疫情影響的小型/微型企業、個體經營者和自由身工作者。大部分藝術家都屬於自由身業者,自然受惠於該政策。有藝術家就在社交平台上分享,經由網絡提交簡單的基本材料後,短短兩日資助已經到賬。金額令人羨慕,效率令人垂涎,德國文化部長Monika Gr┤ters在聲明中如此說:「在文化領域,自由身業者的比例很高,而現在他們正面臨嚴重的生存問題......聯邦政府完全認同創意產業的重要性,會盡快給予支援,並盡量避免施行過程中的官僚主義。」

在疫情肆虐下,藝術,一不能打擊病毒,二不能為他人提供切實的生活援助,看似是閒暇時的「錦上添花」而非危急時的「雪中送炭」,為何仍需盡力保全與維護?Monika Gr┤ters的這番話令人動容:「有創造力的人的創造性勇氣能夠幫助我們度過危機,我們應該抓住每一個機會為未來創造美好的事物。這就是為什麼下面的表述是適用的:藝術家不僅是不可或缺的,而且是至關重要的,尤其對當下而言。」

幕後人員「被隱形」

在香港,自由身業者也是藝術界的主要組成部分,根據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3月發表的調查數據,超過82%的舞台從業員為自由身工作者。疫情影響下,他們生存困難,許多人甚至需要轉行謀生,而政府現有的資助框架對這一人群支援不足-前後兩輪防疫抗疫基金中,每輪僅7,500元的補助已經飽受詬病,更別說申請過程還限制重重。

畢業兩年的Kathy是自由職業者,不定時當舞台劇演員,現時也在一所小學的音樂劇班教唱歌以及從事電視製作。Kathy去年年底才剛剛決定全職投身演藝行業,沒想到很快就要面對疫症的來襲。她形容今年新年後,無論是電視台的工作還是小學的音樂劇課程都即時暫停,到現在仍復工無望。她只能偶爾在社交平台幫一些機構做直播來賺取微薄收入,也開始到求職網站找不同類型的兼職來維持生計。對未來事業的發展,Kathy充滿了憂慮,這段時間的經歷讓她充分感到從事表演行業的各種不穩定性。

有演出才有收入,演出叫停則可能顆粒無收,疫情來襲下,這一行業慣例對自由身業者的衝擊顯露無疑。

香港舞台技術及設計人員協會主席徐碩朋則補充道,疫情之下,大家比較容易觀察到的衝擊主要在「台前」,一班「幕後」工作人員則時常「被隱形」,難以被納入支援範圍。這些人包括演出的後台工作人員、設計師等,「還有一部分人,是康文署聘請在場館中工作的自由身舞台技工,例如燈光、音響技師、舞台技師等,即我們俗稱的『台燈聲』,以及駐場舞台監督等。康文署一般外判自由身業者來做,開騷前才會給他們更表告知下個禮拜什麼時候上班,場館關閉後,他們突然要停工,之後數月直接沒收入。」他建議政府能設立另一個補償範疇,針對非製作類技術人員,由外判公司提供名單和參考工時用以計算補償金額。他亦希望未來能在現有的舞台界別中增加科藝界別,反映這部分的業界聲音。

改善合約 組工會凝聚力量

另一對自由業者打擊甚大的行業慣例則是合約中保障機制的缺失。在香港舞台藝術從業員工會的調查中就指出,80%的受訪者表示,受疫情影響的工作當中有些並沒有訂立正式合約或只有口頭承諾、電郵確認、WhatsApp等文字協議記錄;更有29%的受訪者表示,所有受疫情影響的工作完全沒有與僱主簽訂合約。「以WhatsApp或口頭協議聘請散工是行內的普遍慣例。」當突發情況來襲,沒有合約作依歸,自由身業者難以獲得保障。而接受我們訪問的藝術工作者們亦表示,哪怕在正式簽訂的合約中,亦只有很小比例會在外部突發情況下仍支付部分酬勞以作補償。

資深評論人曲飛認為,從合約精神來說,沒有完成合約的確難以獲取全部報酬。但是,針對現有的行業情況,他認為可以檢討的是,僱主預支或已佔用了藝術家的時間,當突發情況發生時,是否仍可以支付部分報酬作為補償,這個可以討論。

凝聚業界力量,為從業員爭取更好的工作條件,業界成立工會來聚力發聲亦是刻不容緩。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立法會議員馬逢國就向香港文匯報記者指出,成立工會組織相當重要。「若組織大型的工會,代表以千或以萬計的藝術工作者,當他們向政府提出訴求時,也可更能引起政府的注意,在日後發生什麼事,也可以更容易去組織或聯繫。」

疫情之下,現有資助政策對自由身業者的忽視與支援不足,顯示出政府對業界情況未夠了解,卻也展露出社會對文化藝術業者重要性的認知共識未達成;另一方面,一次疫情的衝擊,也暴露出業界存在已久的痼疾,這些問題若不解決,恐怕下一次危機來臨時,還是會不堪一擊。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