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看前路】憂藝術水準倒退 恐觀眾斷崖式流失

2020-04-22
■評論人曲飛■評論人曲飛

作為評論人、旁觀者,曲飛坦言,他最大的擔憂是在這段停滯期內,藝術家是否能保持住藝術水準並不斷自我增值。「場館關閉,業界全部停產,從業員需要轉型去維持生計,我最大的擔憂是這幫人恐怕很難再次回到這個領域。要創作、要醞釀、要埋班,藝術創作或者創意產業,需要時間。比如如果6、7月可以恢復正常,可能也需要花2、3個月給創作人去重回軌道。那從業者的創作力和心理質素是否可以配合呢?我很擔憂。」他認為,要解決問題,唯一的方法是如同戲曲大老倌般,就算沒有演出,也不斷練習。「如果不是這樣,香港的藝術水平可能會因為疫情而被拖垮。」

他亦擔憂疫情過後觀眾會進一步流失。「這3、4個月因為不能入劇場,觀眾自己已經找到其他方法吸收藝術的養分,例如外國大的國家劇院或者劇場都透過社交網絡讓觀眾免費看作品,保持與觀眾的聯繫。香港也有個別藝團在做,但是還不夠。」他認為當代表演藝術的觀眾不像戲曲觀眾,沒有那麼深的「根」;他們更為搖擺不定。疫情期間藉由互聯網免費接觸世界各地的表演藝術,觀眾眼界得以開闊,對戲劇和表演的想法和要求必定增加,他指出,如果到時劇場人還在用老掉牙的方式講故事,等疫情平復,「表演藝術的觀眾可能會出現斷崖式的流失。」

「香港劇團的運作的生態很單元,所有的藝術團體都太依附政府。曾經,鄧樹榮就說過,(大意是)香港的藝術團體某程度上都是社服機構,只是為政府服務,為政府負責。因為主要買作品的都是政府。劇團很少從私人平台、商業機構的角度去考慮。疫情完結後,業界的持份者要去想,是否可以令劇界的光譜更闊一點呢?」曲飛說。

有危就有機,大時代、大事件往往刺激藝術家在創作上爆發。曲飛觀察到,近一個月,有藝團嘗試突破新的表演方式,例如再構造劇場推出網上劇場《如何向外星人介紹瘟疫下的香港人感情生活》,讓演員在不同地點直播演出,又和觀眾實時溝通。「但可惜的是,不是痡`資助藝團在做這些。痡`資助的藝團相對有保障,有穩定的收入,是否更應該去想不同的創作路向呢?現在積極在轉型的反而都是獨立工作者、小劇團。」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