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副刊專題 > 正文

非華語學童中文差難入大學 戴文諾開補習中心冀助改變

2020-04-29
■導師指導學生完成功課。■導師指導學生完成功課。

現時戴文諾全情投入教育工作,不過,他並非教育界出身,原本從事銀行業,因工作關係二十年前移居香港。在港落地生根多年,他一直有個疑問:為何為數不少的少數族裔只能從事一些收入較低的體力勞動工作,如保安、清潔工等,卻不能成為專業人士,如醫生或大學教授?後來,他發現,造成這種原因的,是因為他們不懂中文。因中文成績欠佳,令少數族裔青年與大學無緣。他希望透過開辦補習社IBET,專門教授少數族裔孩子中文,冀他們能突破障礙,入讀本地大學,透過知識改變命運。

少數族裔學習中文頗難

「香港的non Chinese,大概可分為兩種,一是相對富裕的,父母有條件送孩子入讀國際學校。另一些收入較低的,只能送孩子入讀本地學校。」戴文諾說。然而,從幼稚園開始,這些孩子便因不諳中文,受到不公平待遇。「當他們報讀主流幼稚園,對方會說『你不是Chinese』,『你的父母也不能教你中文』,而被拒諸門外,唯有選擇英文幼稚園。」小一面試入學時,他們的競爭力往往不足,唯有選擇供少數族裔入讀的學校。這些學生中文底子本來就較弱,入讀這類以英文為主的學校,「結果中文成績越來越差。」因此,即使在公開考試中其他科目成績優異,也因中文科成績不符基本要求而未能升讀大學。事實上,少數族裔入讀大學的比率持續偏低。根據數字顯示,在2016/2017學年,共有17,891名學生升讀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所資助的本科一年級,當中只有265人為非華語學生,約為1.4%。

「我也會想入讀大學,不過未知想讀哪一間。」對於中一的Bhumi而言,談大學夢也許仍有點遙遠。「我覺得學習中文頗難,對我而言寫算是最易。」Bhumi會說流利英文,中文則基本能聽懂。在學校,Bhumi必須修讀法文、英文及中文,相比起中文,學校更重視法文。「她想入讀本地大學,學法文有何意義呢?」戴文諾說。眼見少數族裔的孩子學習中文倍感困難,因此,他在五年前成立非牟利機構IBET,開設專為少數族裔而設的補習中心。現時設有兩間分校,分別位於佐敦及深水鶠A共有由幼稚園K3至中學F4的200名學生。中心會提供每月30小時的輔導,學生逢星期一至五放學後均需出席,學費由900元至1,200元,是基層家庭能負擔的價錢。導師亦經嚴格挑選,據戴文諾介紹,現時約有15至20名導師,均是本地大學生,不乏來自港大及中大的。「希望學童能夠接觸本地大學生,了解入讀本地大學的條件,例如文憑試分數要求。」戴文諾坦言,IBET只是小型慈善團體,無法改變現行的教育制度,只希望能盡一點綿力,給予少數族裔學童一點支援。「我們應該給他們平等機會,像你或我,他們都是香港的一分子。」他說。

為了協助商戶應對疫情衝擊,政府早前推出兩輪防疫抗疫基金,資助各行各業受影響的商戶。戴文諾表示,其實一些私人營運的非牟利機構,也很需要支援。據他介紹,除了學費外,中心目前的營運資金來源,亦有來自個人及企業的捐款。他表示疫情對於中心的營運也有不少影響,希望政府的紓困措施能涵蓋像IBET這類規模較小的慈善機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